这周末我颠三倒四

这周末基本算是我印象中最刺激的周末吧,加上周五,真的是天天爆脑浆,分分钟都在被毁三观。暂且写下来纪念一下。 简单点说就是: 周五从Sterling倒了三班车,终于晚上和范一宁从晚上六点多走到半夜一点半,双脚走了三个州,主要是意外发现以前的海岸线边上的繁华酒店区和酒吧区。晚上一点半到青旅,没充电器没换洗衣服没,反正什么都没有,半睡半醒过了一夜。 周六下午在DC意外从乔治城骑单车五分多钟就到了阿灵顿公墓和林肯纪念堂,然后和宁从林肯纪念堂骑到Smithonian的路上我意外发现居然多了反映池两边新修的小路和华盛顿碑后面刚修好的喷泉和柱子。 晚上回到Sterling却通过和人聊天知道了本来要工作的地方的一些恶心的事儿,然后一晚上网找资料,睡不着。 今天周日。上午果断先让菜师傅开车来找我,然后在和家人交换意见以后,直接打包上了他的Chevy走人,从此又回到了待业状态,有种幸好我没掉坑里的感/觉。故事还挺长的,想知道的可以单独来问我。 下午在Cville想着那篇名为《德意志今生你欠我一个冠军》的文章看球。然后。 德国战车赢了。 终于赢了。 在连续进了3次四强后,在连续3次进入四强被所有人看好却遭遇"大热必死"后。 在克神无法再参加世界杯之前, 终于,真的,赢了。 兴奋是一方面。更多的是什么感觉呢,就是, 我可以瞑目了。 的感觉。

第四个博客

第一个真正当博客用的博客是初中用的活力圈,第二个是高中用的网易。第三个,一开始用的BlogBus,不过因为它出了个bug我就全部迁移到了网易,算是第3.5个。马上又要开始人生另一个新阶段了,于是再换个博客。模版啥的我会慢慢改进的,最好它能让我自己来写css。 今天我22岁。特地选了这个下午来了马上要做人生中第一次全职工作的公司报道,下周一开始上班。公司分的宿舍是两房一厅外带顶上有一层专门放床,于是我就被分到了顶上这间。没有自己的厕所还好说,主要让我比较不爽的是没有衣柜。 下午过来的时候就一直有一种紧张感和不适感。就是那种看一本侦探小说可是作者偏偏没有写结局的感觉。一直都在不知所措,怕自己不认路,怕自己忘记了什么,怕自己做错了什么,连和人说话的气压都低了下来。曾觉得自己什么都hold得住,而现在却觉得我是不小心在家门口迷了路的孩子,什么都hold不住。 和菜师傅吃完了一顿很棒的生日餐回来后就一直躺在床上无所适从地发呆。我长这么大,应该说换过很多次环境。小升初初升高都是小意思,不值一提。但即使是从深圳来到美国乡村,英语还说的打结,我都没有这么强烈的无所适从的感觉。 房间很舒服,可是没有了意料中的衣柜,我就不知道该如何放置自己。同样,几个室友似乎都挺热心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该和他们说什么。和她们中的两个交谈了一会,但是都记不住名字,于是觉得挺窘迫的。尤其是她们自己互相都很熟,于是等到基本上大家都回家了,她们就全都聚在同一个房间里面了。我坐在楼上的床上可以听到她们各种嬉笑打闹的声音,然后自己盯着手机觉得特别孤独。 还有一件让我挺耿耿于怀的事情就是,公司似乎临时给我换组了,从一个比较难的组换到了一个没有那么难的组。我问了一下其中一个室友,发现她们大多数都是硕士毕业的,但都不是CS科班出身。大家都和我境况相若,基本上都是找工作无门最后不知道怎么的来的这家公司。于是我总有一种高考考砸了只能去保底学校的不甘。我希望等我真正开始工作后发现组里会有一些比我要牛逼的人,让我觉得舒服一些。有时候我觉得我对于很多所谓“世俗”的东西毫不关心——无所谓自己成绩好不好,无所谓自己是否非常牛逼,无所谓自己未来是否有钱……但是偶尔我又觉得我证明自己的欲望已经强到一种“利欲熏心”的程度。发现自己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就会和自己怄气很久。 刚才和菜师傅视频了一下,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当然,估计今天晚上还是会睡不着吧。 不管怎么说,22岁的我比前21年的我总是要迈出了一大步——待解锁成就:自己养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