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列目标地时刻又到了!

大学时候基本上每年九月初都会发一篇博客,大致是学期/学年有什么想实施地计划或者想改掉地坏习惯

今年嘛因为不上学自然也就没想到要写。但还是赶在在九月的尾巴(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中午去买热巧地路上,发现一个计划需要写出来,供大家围观及监督。那就是

戒冷饮

不仅是冷饮,以后凉性饮食(西瓜螃蟹之类)统统不入口。学习一下小崔——谁看到我喝冷饮或者吃凉性饮食,我就给他五美刀。如果我自己偷偷吃了又良心发现那我就主动给菜某人上缴5美刀好了。
要不然的话,最近不仅是每个月痛经厉害,而且平时不明原因乱发抖。这样不好,不好。

Advertisements

实习一个月

以为当楼兰女(lv)实(si)习(thi)生(seng)第一周就会兴奋无比跑来写个博客,没想到到现在我都没有下笔的欲望。可能是因为,怎么说呢,这份工作的信息量并不大。或者说工作这件事情本身信息量就没有那么大。而且因为是非营利性质的小公司,所以我完全没有“脱离校园进入职场”的感觉。在我现在工作的公司呆了三个月以上都可以算是老资历员工了,自然很难想象某些职场糟粕会在这种环境下发生。

第一个星期我基本上除了试图摸清状况以外就什么也没做。因为是借了公司的公用电脑,所以一边装东西一边解决前人遗留下来的一些问题,最后在电脑上装公司的代码就装了有十几个小时。后来花了一天看了一个老板让我看的Flask教程,当然他叫我看那个也仅仅是因为那时候他还没想出让我去干嘛。当天星期五,我和一个新来的全职程序猿一起被派到了公司一个组,加上我们俩这组就总共有6个人了(其中一个是每周三来一次的volunteer,另外几个都是在公司做了三个月以上的“老员工”了)。这个组主要负责的是最近三个月兴起的一个新项目,好像是刚拿到一笔什么经费所以一下子比较缺人手吧,和公司做得其他事情关系不大。

于是那个中午,组里一个姐姐给我和另一个新旭媛派了任务,基本上就是一起修代码,或者是代码写的特别乱的文件我们就扔了自己重新写一份。

大概写了两三天代码,第二个星期开始我们组进入了一个奇特的阶段——开会。真的是我们一进办公室就开会,开到晚上五点多下班。对我而言这段日子算是比较糟糕,因为他们开会的内容都和这个project还有公司在做的项目息息相关,而且需要各种图书馆相关知识(和我一起进来那个全职旭媛姐姐其实是Library专业毕业的),我就基本上听不懂,慢慢听懂了也完全无法发表意见。我只能帮一些力所能及的小忙,比如偶尔修一下之前写的那堆乱七八糟的代码啊或者大家一起在google doc上七手八脚的画ppt的时候也插上一笔。。。

这样过了一个星期,组里该开的会都开完了需要真正开始动手写程序了,才发现我和组里那个只有每周三来的volunteer真的是啥都干不了,因为背景知识知道的太少了。于是我又被调去给公司已经上架的项目找bug和debug。这个工作总算让我觉得可以大展拳脚了,至少我知道该从哪里入手,而不是像之前一样完全睁眼瞎了。两周内涉猎了不少新鲜的前端编程姿势,还有提高的最快的两点——

  1. Linux terminal使用技术大大提升。至少简单的bash script比如删除文件夹啊或者chmod啦都可以直接上手打;去年暑假实习的时候我完全是连新建文件夹都要google一下才知道是mkdir…在学校用过多少次了就是完全记不住、
  2. 发现了GitHub的好玩之处。我现在把我写的iOS app也开源了,然后在terminal上各种变着花儿的调戏github,觉得无比有趣

总之这份工作本身我是非常喜欢的。一起工作的人吧感觉和我本科几年遇到的一些人也差不多。倒没有什么让人不爽的bitch,不过大多人在我看来都是那种没出过家门没看过世界的人。而且我不得不说虽然他们代码写的比我熟,但脑子实在不是很灵光,很多时候智商实在是让我很捉急(一帮搞计算机的人,算“总共要填5个字母有多少种排列组合”居然能众口一词地认为是5^26而不是26^5)……不过嘛都是好人,虽然玩不到一块去,但是一起愉快地工作还是可以滴。而且已经在VA呆了4年,美国人这智商又不是第一次见了= =

然后就是我也要反省一下这一个月做的不对的一些地方,目前我觉得自己做得最不好的地方就是太死要面子不爱吭声。虽然说工作中没有人会手把手教我这个那个的,但是毕竟大家人都还挺好,我真的主动去问的话他们也不至于完全不愿意帮我。但是我一声不吭,导致一开始我天天跟着那个组开会的时候基本上等于每天啥事干不了啥东西学不了,说俗一点就是日子过得很没意义……然后后来开始debug了,经常遇到不会的就自己吭哧吭哧去google一上午也不肯去找同事问问,怕被人觉得没能力。结果就是我一看github上公司的数据,就发现我debug效率似乎比其他人要低。后来有那么几次鼓起勇气去找懂行的同事问了,然后感觉他们也没多鄙视我,反而觉得我一教就会挺聪明的(希望这不是我的幻觉)

总结——对于这份工作我是四星半好评,对我自己的表现给三星评价。然后我自己是很愿意在这家公司接着干一段时间的,要不是这家公司多半没法帮我办工签的话,这工作体验估计也不会比FLAG之类的大公司差。所以我会接着加油努力的,哟西~!

每逢佳节不思亲

白天紧张兮兮地等代码的运行结果的时候,手机出现一条FB提示: Wenda Tu mentioned you in a comment. 打开后赫然出现这样一条状态:

Pandora recommended this piece to me while I was doing homework today. And it really reminded me of my best two friends in college and all the old good days we spent together. Today is the the mid-autumn festival, a traditional Chinese festival meant for family reunions. For the past four years, I’ve spent this holiday without the company of families. However, I’ve never felt lonely on this special occasion because of the friends that I met in the U.S. Just wanna say HAPPY MID-AUTUMN FESTIVAL to everyone. Do enjoy your moon cakes as well as the beautiful moon tonight

 

下面的评论圈了我和崔海宝。看到的时候自然是非常感动。当她有家人有那么多朋友的时候,她在团圆的节日想起来的是我和小崔,是我们之前一起指天画地的时光,怎能不感动呢。

看完后自然是接着头疼我面前的一团乱码,下班后自己在办公室里和(其实是听)几个同事们聊天玩吉他一直到七点,最后跟在老板屁股后面下班了。下班后出公司后门,想在C’ville最出名的那条步行街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于是拿出手机和菜师傅聊天,他和我说他们系的中秋派对已经开始了。想到他们十几个人一起吃火锅喝酒的样子,我抬起头看看小清新的街景摸着咕咕叫的肚子,突然就特别特别想回Lexington。特别特别想回学校,找一帮人一起聚个餐,即使是找橘子园的老板我都没意见。然后这阵莫名其妙的乡愁就纠缠了我一晚上。

其实我还真没想到我还会想回W&L,尤其是回去过中秋节。虽说在那生活了四年,不可能说一点感情都没有,但我无法勉强自己去接受并欣赏它地理上的偏远和文化上的闭塞。事实上,不说别的,就连每年的中秋节都是乏善可陈:大一那年中秋很开心,刚来美国的新鲜劲儿还没过,中国人比较多,若隐若现的八卦很多,聚会起来自然很有搞头。大三那年也还算凑合吧,本来是我们届和16届的几个中国人一起去孙秋池家喝酒玩耍,但是两届的人也没有聊得很熟,最后变成了三个中国人加一个非洲人打大富翁,打完以后我一路围观小刘童鞋和小邱童鞋一起回宿舍。。。大二和大四的中秋节怎么过的已经完全不记得了,而且老实说,也越来越不觉得所谓中国节日是有多了不起一定要过的日子了。也就是大学这几年真正领悟到了所谓节日,说白了也就是个噱头,商家借此赚钱,我们借此给自己一个理由放假一下罢了。而我们既然没有假放,那日子还是和平时一样,该怎么过怎么过。

在Lexington连过中秋节都是这么普通,我就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很想过中秋节了,而且居然完全不想在深圳过,就是想在Lexington过。而且我脑子里想得也不是我们哪次过中秋的场景。想的都是大二大三的时候,我们仨加秋池姐姐被帆姐拉到人均消费$20的西餐厅,吃完了再去Macado’s陪她喝一杯,可惜那时候我们自己都没满21岁;或者是我们大四的时候经常在老庞家小聚打三国杀,老庞带着我和小涂一起打结果打三盘输三盘,也有一两次是带着三个大一学妹两辆车风风火火的开到C’ville吃Peter Chang,吃完后去步行街走走,想买甜品可是甜品店关门了。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这四年虽然没有正经过过一个什么节日,虽然遇到过不少挫折抱怨过不少烦心事也经常觉得无法好好和周围人相处,但我真的从来没有缺过朋友。有基本上每周五都会一起去吃拉面吃完就天南海北的胡侃的小涂小崔,有那么几个中国学妹虽然关系没那么亲但是真要坐在一张桌子上也不会有什么拘束感,还有不少很多美国人和各国国际生都是可以划入“朋友”这个大圈的。和父母虽然可以保证相亲相爱一辈子,但是心里距离越来越远是无法避免的,所以总觉得还是和好朋友在一起的日子才是真正的日子。

 

一直在和别人说,我这个夏天真的是我这辈子过过的最糟糕的夏天,没有之一。找工作受挫当然是主要的,但是更要命的还是那种“天大地大没有我容身之处”的感觉。一般想不到这些,但是这种感觉一直隐隐埋在那里像一颗炸弹,一旦被碰到就不可收拾。

曾经,因为喜欢到处旅行,因为非常喜欢旅行中那种上顿不知道下顿吃啥,今天不知道明天住哪的这种不确定感,所以总觉得其实我是一个不需要“家”的人。但是那个在旅途中自信地可以腾云驾雾的我,并不是今天夏天只能赖在男朋友家玩命刷题玩命开小差,想花一个周末出去散散心都怕因此挂掉一个面试的我。我在旅途中时之所以可以享受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不是因为没有家,而恰恰是因为,全世界都可以是我家,相信我想去的游历的地方都会接纳我。

而我夏天的时候——这么大的UVA这么大的C’ville,我只有一个朋友(如果男朋友算朋友的话)。老朋友全都散在天南海北,新朋友因为暑假学校也没什么人,所以也无从交起。当然我还可以安慰自己这并不是最坏的情况,有个能说话的人在身边,总比一个都没有来的强太多太多。但还是在我每次受到挫折,哪怕是很小的挫折的时候,心里都会有那种,很多文章里都写过的,独自一人艰难地在异乡闯荡的感觉。(艰难个屁,我妈说过,我就是那个“当年工作不努力,现在努力找工作”)一想到就心酸的想哭。

 

至于现在——虽然说我想回Lexington,但是其实今天晚上我拿着车钥匙,我如果真的很想回去的话并不难。会想回去然后会感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知道自己回不去了。最好的两个朋友已经不在那里了。虽然还有老庞两口子还有其他同学们,但是小涂小崔一缺席,其他这些人对我似乎也就没有了那么大意义,至少不值得我专门往回跑一趟。好在我觉得在我现在工作的地方蛮开心的,那希望我能借这个契机,能够把C’ville从“我走投无路只好来投奔男朋友”的地方,变成我真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