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养和富养,自我与责任

这两天一直在翻阅垠神的博客(见我博客的链接)。虽然对于他自视那么高我实在是持保留意见,但对于他“活在当下”的观念我非常认同。而他关于有些人生活“目的性太强”的抨击让我想到了我毕业那天我爸和我说了很多话。当时听的让我有些小不爽,但是就算是我不爽也得承认,很多都是对的。 其中一段话的大意就是,从小他们俩为了我长大以后能够拥有更加独立的人格,所以一直采取民主的培养方式。结果我长到现在发现我太“自我”,没有什么“责任”感,所以他们觉得有点后悔。然后我爸就谈到了“自我”和“责任”的对立关系,举个例子就是比如说我年(少)轻(狂)可能会更倾向于凭感觉去做很多事情,会觉得“这样对我的成长有好处”。而不会考虑父母的一些心理压力,云云。 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觉得“这样对我的成长有好处”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觉得,既然对我的成长有好处,那么我爹妈肯定也是支持的。。。可能确实因为他俩以前态度比较民主,比较倾向于让我自己来决定自己的事情。同时,我内心里也不是说不想对我父母负责任,但是我可能并没有搞清楚怎么样才是“负责任”。我觉得多陪陪父母,多带爸爸妈妈出去玩,在家多给他们做做家务,是一种负责任的方式。但是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小时候觉得乌鸦反哺什么的很感人,觉得我以后有钱了要赡养父母。但是我越长大越觉得他们根本不需要我提供任何经济方面的支持,反而是我不用他们支持就不错了,可能我多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才是对他们好。就连“帮爸妈做做家务”这点我都觉得很难做到,因为家里请得起阿姨,我爹妈自己根本就不做家务。 然后我老爸还和我提到说,他公司也有新来的90后的职员,那些人对于生活的目的性就比我强得多,这里的“目的性”大概就是以后想赚多少钱,进入什么社会阶层。而我作为一个“自我”的人,我的所谓“目的”就是,啊,自己开心就好,生活把我带到哪我就跟着去哪,怎么过,有多少钱,一概比较无所谓。对于这些“目的性强”的人来讲,我这个想法就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但是我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哦还有我开头提到过的这位垠神,他们好像就很鄙视“目的性强”而崇尚“随性”“自我”的生活。那么这种生活方式真的是一种聪明智慧的生活方式呢,还是只是没经历过世事的年轻人的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的,在现实面前一下就会被打出原形的乌托邦呢,可能只能被现实多敲打敲打才能证明了。(当然这个估计也会因人而异,比如垠神这样的,智商高的出奇而且还能有那种逆天的自信真的是什么都不用怕。不过对于我这种是真的图样图森破的人就说不准了T.T) 不过话说我根据我知道的比较有限的sample发现一个特点,就是“自我还是责任”和“富养还是穷养”非常分不开。从一个比较贴标签的角度来看,这年头“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这个理论大行其道,很多父母也都深以为然,于是我接触到的绝大多数男生在规划未来的时候会着重考虑“立业”这方面,也更加看重财富和社会地位,立意也是出于“责任”,对父母的责任对未来老婆孩子的责任(昨天刚有个哥们儿对我们灌输赚钱有多重要,因为“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个穷爸爸”)。反之,女生则没太多这方面的想法(不过我接触的女生种类也比较单一啦,感觉现在社会上很多姑娘其实找对象的时候很看重这点……)而且这个“穷养”和“富养”,虽然和家庭的经济状况大致呈正比,但感觉其实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关系。举例,我二次元最好的盆友HP飞天猪童鞋,感觉就是不富裕的人家富养出来的女孩儿。不富裕的人家意思就是,生长在二三线城市,母亲是中小学人民教师父亲不知道。大学后北漂,几年来也在北京打拼出了比较舒服的日子。她也是个蛮自我的人,对金钱名利看的淡,而非常重视个人享受,对于择偶也是完全从情感角度出发不肯参杂现实因素等等——主要是她的交友圈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人(我),而且!基本上都真的是相对富裕的家庭富养出来的女孩儿。 而且我还发现一个规律,就是越是富养的孩子,越是过的起穷日子。比如说从小出远门就坐得起飞机的人,长大了当遇到经济压力的时候坐长途火车颠簸一路其实也不会太觉得怎么样。反而是从小坐不起飞机,出远门只能颠一路的人,长大了都会觉得“穷怕了”,所以很努力赚钱攒钱希望能次次出门都坐上飞机。当然我不排除现在的公路修的比以前要好很多这个情况= =但是排开这个例子,更加宏观的来讲,我个人刚刚初步得出的理论是这样的:穷孩子们的问题基本上都可以且必须用钱来解决,所以长大了就会想有钱;富孩子们从小有钱,但是肯定还是会遇到很多不顺心的事,所以会更相信“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调整心态才是王道。 至于好的心态是否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呢,我记得为了这个问题我和菜师傅有过争论。他的观点(我觉得其实也没错)是,我们一定要有多少多少钱才能过上比较舒服的生活(具体多少不记得了),但是就在那个数量,还是有更多,还是有多得多得多,其实对于生活质量和人们心态的影响就基本为零了。但他还是不相信有人过的特别穷但是很幸福,我就表示反对,当然我这个观点也是非常严重受到的小崔经常跟我提的她在Austin遇到一位同学的生活的影响。同时我也记得我在西雅图大半夜看到各种乞丐很嗨皮的样子,然后一起玩耍的地头蛇和我说其实这帮人就是喜欢这种生活方式orz……所以也有可能是,每个人的心态水平不同,每个人对于“财富” 的要求都有一个底线,到达了这个底线就像菜师傅说的,多多少都没问题,但不到这个底线就不行。心态越好的人,这个底线就越低,但是心态无限好财富底线无限低的人是否存在,就只有当我真正见过并且了解这种人才能有发言权了。 扯远了,现在再回到我和(被)我爸聊(教)天(育),觉得我爹妈可能心里也挺矛盾的。尤其是我爸,他就是典型的“农村非出来的金凤凰”,从小过着天天走个几百里挑大粪的穷日子,在展示出自己的智商和学习能力后就背负着全村人的期待考上大学(15岁!),每次逃一路的票去学校,功成名就以后再花钱把全村人从山沟沟里给挖出来,所以一路成长起来“责任”的分量肯定很大很大。。。但是他又摒弃了农村人的很多守旧的观念,而是接受了很多现代化的新思想(我外公的评价),对于金钱啊教育啊很多东西又采取着一种开明的态度(比如基本不关心我的学习成绩,更注意我学的开不开心),可能我小时候他真的是希望把我培养成我现在这样,比较自我比较不容易随波逐流这样的人。但等我真的成为了这样的人,他又开始怀疑我能否承担责任,能否适应社会艰险——这是他作为一个“穷养的孩子”的成长历程中经历太多而“富养”的我却完全没有经历的东西。他肯定希望我能活的开心一些自我一些,但他不可能完全脱离儿时被灌输的所有观念,更不可能忘记生存曾经带给他的巨大压力。所以肯定挺矛盾的。至于我以后会成为怎样的人,会让他骄傲还是让他失望——作为一个很“自我”,不想考虑未来只想活在当下的年轻人来说,还是以后再看吧。 终于写完了,发现老跑题……orz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