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Memory of 16 North Main St

因为看房的问题,和小崔开始聊起了各自向往的住宿环境。然后她说,不明白咱俩大四的时候怎么选的房子居然去住了那么屎的一个地儿。。。 然后最奇葩的是……那么屎的一个地儿,我们居然住的挺开心,基本没因为住的问题产生任何不愉快。 于是我和小崔说我要写篇文章纪念一下这个16 North Main St。很奇怪的是,虽然我们离开那里还大概不到一年,我回忆起那里的生活却有一种“老人回顾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只有“无忧无虑的少年”才会有那种随遇而安的心态吧。 因为我和小崔都承认……让我们现在再住在那种地方,我们肯定会郁闷死! --- 好了言归正传。16 North Main Street说难听一点基本上就是Lexington的贫民窟一样的地方,住的基本上不是穷学生就是穷移民,治安环境相对Lexington其他地方明显差很多(好在离学校只用过一条马路,所以总体还是不会有人身安全问题)。 在这个地址上站着的其实是一栋看上去摇摇欲坠的三层的小楼,每层大概有10个公寓吧。我和小崔就住在其中一个公寓里面。 一居,她住房我住客厅。最最不方便的是,厕所完全在她的房间里,所以我必须得“过五关斩六将”(她房间地上摊着各种东西。。。)才能上个厕所。如果我需要早上比较早去浴室的话,确定一定肯定会吵醒她。哦我还带男朋友来住过一周,更尴尬。。。 除了这点以外……我们窗户往外看,对面是个餐厅的厨房,所以会有一些油烟味。厨房和我们之间是一个大概一人宽的小道,刚好就在我窗户对面是三个大的垃圾箱。。。 也许因为到处都是垃圾箱,家里特别容易进虫子。我第一天搬进去的时候,一开门就是五六只干瘪的小强尸体。后来我和小崔频频战斗活小强——可惜的是战了这么多次依然没有减少我们对它的恶心感。。。 地板好像有一大块是掀起来的,然后哪哪都有脏裂缝。 哦忘了说了,我们还有个未曾谋面的拉美邻居,每天大晚上就大放拉美high歌……倒不能说是吵得难以忍受,但是觉得相当无语。。。 --- 那么这么脏乱差的房子房租是多少呢?$475。 就算加上水电网,每个人每个月也不超过三百。目前在付4倍以上房租住曼哈顿的我想到这个价格真的是内牛满面。。。 --- 忘记了那个时候具体是怎么想的了。当时看房的时候已经晚了,选择并不多。那时候小崔也还并没有买车,所以希望能离学校很近。 因为自己没有开始赚钱,所以也不好意思花钱。让我每个月租500刀以上我就会觉得,好贵啊能便宜点吗。那时候钱不能花完了再赚回来,只能一边和父母伸手一边默默鄙视自己。 同时,那毕竟是我第一次在校外租房子住。买了最便宜的床架最便宜的桌子最便宜的衣柜,自己借了一把斧头一个螺丝刀一件一件都拼了起来。用的时候成就感无敌。所以说这个过程对我而言还带了许多新鲜感。 可能也是觉得,反正只住一年,环境再怎么差,很快也就过去了。 生活方面嘛,其实也乏善可陈。早上就是赖床起床赶着上课咯。下午回来就是打着做作业的旗号刷网页。有时候在桌子前有时候趴在床上——趴床上写作业是我一个严重的恶习。会有些晚上小崔会坐在我的椅子上我坐在自己的床上两个人各种聊天,偶尔还会开啤酒(于是垃圾桶边上有一次堆了好多个空酒瓶)。每隔一周两周的周五和小涂出去吃个拉面,然后就回到这个小地方三个人接着聊。不方便的地方虽然不少,但好在我和小崔都是随和的人,于是好像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 毕业后七月初搬到菜师傅租的“豪宅”去住,并且陪他去宜家买了各种家具。看到他专门买了沙发,饭桌和椅子,还有一个电脑桌一个学习桌我都呆了——我觉得我完全不需要沙发,也不需要那么多桌椅,一桌一椅可以同时用来吃饭和学习啊。那时候就吐槽他,说你租这么贵的房子买这么多家具,又没必要又浪费钱。还和他说,你看我和小崔当时在那个小破屋条件那么糟糕,过的还不是很开心? 然后在这个豪宅住了一阵以后慢慢还是觉得,嗯大房子还是有好处的。至少有了个桌子吃饭有了个沙发看电影,这地方才真正有点家味而不只是一个栖身之所了。 当然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有了收入以后,花起钱来心里就有谱多了。每个月的工资如何分配心里有个数儿以后,自然就不会追求“房租越低越好”,而只是“不高过x刀就行”。这样我当然更愿意去租更贵更好一些的房子…… 但觉得还是解释不了“再让我住那种破破烂烂的屋子我会烦死”的感觉。 --- 只能说,虽然还过了不到一年。。。我真心很怀念那段很抠门却又很开心的日子。更羡慕那时候真的特别随遇而安的我们。 --- 本来是想回忆一下大四的那些美好的日子的,不知道最后怎么写成了这样。。。

Advertisements

Re-entry shock

这个词是大一去某个留学生会议一讲座的时候听到的,说适应re-entry shock比culture shock要难很多。我每次回国最大的感受就是。。。这话说的太对了!尤其是对于我这种无敌怀旧的人,就更加如此。去适应一个新环境,你虽然开始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是总还是有各种新鲜感的冲击。而当你回到一个地方。。。你以为这是你的家,你以为你回来可以有很多老朋友,你以为你比所有人都更了解这个地方。但事实上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就算是同样的东西,也不能拿同样的眼光再看待了。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逢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这首诗跨度是一辈子。而我只有四年,肯定无法体验到其中饱含的沧桑(倒是我和我妈回去看她的旧校舍的时候感觉她很沧桑)。但是在飞速发展的深圳,四年能够带来的改变,也许并不逊于古代的一辈子吧。大一想了一年家回国,和李东玥去仙踪林。两个人想好吃什么以后,等了10分钟也没见人来点单,才想起来我们要自己招手招呼服务员。然后上厕所,频频忘了纸巾需要自己带。每次回家一定会吃高中经常和同学吃的东西:味千拉面!的添加剂。每次看到菜单的感受就是,哇,价格怎么又翻了一番。每次回家都很难找到老朋友,因为能聊的来的老朋友都在外面读书。我自己的房间因为太长时间没有人住,导致我每次一进去就会难受。。。流鼻涕打喷嚏眼睛肿,各种症状。我这点确实很奇怪,高中的时候就发现了:就是我不能进太久没人住的房间,一进去就会难受。对于怀旧派如我,这简直是要命。。。。。。这次回家离上次大概是快要一年半,更是觉得适应了美国小镇一潭死水般的平静以后,中国的热闹喧哗只会让我头大。比如去西藏,都是二三线城市。烟鬼都在室内抽烟,烟味太难受我觉得我完全无法呼吸。去了北京香港要好一些,但我仍然能看到飞机场外"不准吸烟"的牌子下友人聚在一起抽烟。在美国的时候最爱吐槽什么呢,就是大家都很假,都很"nice",让人觉得一点都不真诚。结果这次我的感觉就是,安保人员服务人员态度怎么都那么差,我就是多问了一个问题你至于对我大吼大叫的吗?当然我知道,这不能怪他们。他们每天要面对的人,要面对的不讲理的人,比美国服务人员要多。我不能乞求他们有对等的耐心。只是我不习惯。不适应。尤其想到"这里不是我家吗"就更难以忍受。我不想也不能主观的批评中国这不好那不好。18岁刚到美国的时候我还觉得,为什么排队就不能前胸贴后背,为什么公共场合就不能再正(大)常(声)说(喧)话(哗)啊,为什么这里完全没有市井味没有人情味?深圳其实还是我想念的那个深圳,只是我不再是我。我觉得可能还是我小时候受到"热爱集体"概念影响过深,就是我需要花很长时间来适应一个新环境,但是一旦适应下来了,我就会对这个环境有无敌 归属感。比如18岁的深圳,还有现在的弗吉尼亚。。我到现在都无法接受弗吉尼亚的封闭和落后,但是我不得不说,我在那里生活的越来越舒服。好在还有一点安慰:深圳家楼下的"5号师傅"理发技术还是杠杠的,比西雅图那个高档理发店的"创意总监"来的厉害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