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orityQueue

除夕例行篇

又到了一年黑魔王生日也就是12.31了。2015年实在是近几年中最顺利的一年,找到工作搬了家,谈恋爱,交了新朋友同时和旧朋友交集也频繁很多,想去的西藏夏威夷都去了,最神奇的是终于见到了十年来关系最好却一直没见过的网友第一名第二名。。。从初二就心心念念想见面的两个人儿啊,居然在同一年这么见到了。 去年今天我许了以下愿望: 1.找到一份可以给我办H-1B的全职工作:Check.在贵司工作真是蛮开心的,觉得找了那么长时间工作还是挺值! 2.参加李东玥的毕业典礼,用行动来讲一讲“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故事:Check.虽然后来被Spirit Airline坑了…… 3.回一次深圳:Check. 4.实现第3条后,给我妈做一顿饭:Check,四月份蒸了个鸡蛋羹,本来以为之后就没机会了,结果10月份来纽约,如愿给她做了碗汤面~ 5.和菜师傅继续相亲相爱相杀且不被宠成公主病病患:Check…虽然越来越有公主病驱使了。人类的劣根性啊,就是会慢慢对把其他人对自己好作为理所当然,尽管他其实没有任何义务为你做任何事情。道理都懂但是实现起来需要毅力,同志仍需努力orz 于是今年今天,我再许下2016年愿望: 拍星轨 在我的国家公园pass过期之前自驾以下线路:Yosemite — Death Valley — Las Vegas — Bryce — Zion — Antelope Canyon 继续和菜师傅继续相亲相爱相杀且不被宠成公主病病患 ……好吧这个比较俗,那就是抽中h1b= =

The Hashmap

[崽儿流浪记]迟到的夏威夷游记

去年没出门,今年还是去了几个地方的。可是居然一篇游记都没有。从夏威夷回来就打算着赶快写篇游记的,为什么拖到现在我也搞不清楚,明天我就要出发去佛罗里达了= =走前赶快写好! 总的来说,夏威夷超出了我的预期。当然我也是没明白我去之前为啥期望值不高,可能是因为去的土豪太多了?也可能是之前坎昆让我失望了……好吧看来看海还是要去土豪一点的地方,要不然人多真难受 ------- 首先呢还是很俗套很旅行团风的贴个行程: Day 0: 下午3点到达檀香山机场,入住Airbnb,晚上跟着host去吃饭和买水果 Day 1: Wakiki Beach,下午坐了个滑翔伞,晚上陪着瓜姐去Ala Moana Center搞她的电话+买爱疯去了。。。 Day 2: Diamond head Crater, Hanauma Bay(很不巧的是它周二关门) Day 3: North Shore看大乌龟,晚上貌似跑免税店去了。。。 Day 4: 早上飞到大岛Kona机场开车去岛东边的Pahoa入住Airbnb,然后基本上就是在Pahoa和Hilo那块儿转了转,没啥特别 Day 5: Akaka Falls,顺便看了几个Hilo附近的海滩。晚上八点多直接开了一小时到火山公园去看火山夜景了 Day 6: 白天火山公园,晚上Mauna Kea观星 Day 7: 开车回到Kona,去周围几个小海滩看了看,还差点私闯民宅。。。 Day 8: 看海滩,下午晚上浮潜看魔鬼鱼 Day 9: 开到大岛最南边看了Green Sand Beach,本来还想去Black sand beach的结果没空了。。。晚上飞回檀香山 Day 10: 回纽约 比较值得一提的是。。。头几天我都在来姨妈,瓜姐更惨,她只有最后两三天是没带着姨妈的。要不然的话在Oahu岛我肯定会去参加浮潜看鲨鱼那个活动啊,现在觉得好可惜好可惜! ------------ 然后贴个flickr——我觉得那几张照片才是真正的夏威夷游记,那几张照片拍的实在是比我这篇用来交差的文章要直观太多,表现力也强太多了:… Continue reading [崽儿流浪记]迟到的夏威夷游记

PriorityQueue

一个特殊的朋友

又是好久没发博了。自从买了智能手机可以随时上网,我用电脑的时间骤减,博客更是落灰了,惭愧。 既然好不容易写个博,本来呢是不想用这么直白没文采的标题的。但是在大致构思这篇博文以后,觉得我这位特殊的朋友呢,真的是非常非常难描述。只能用最直白最浅显的语句,至少让自己明白一些。难描述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在高中的时候就并没有什么深交,毕业后更是毫无联系。不记录下来,只怕日子久了,就将这个人,这段经历忘记了。 于是,这里要说的是一个高中同学。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剪着小平头,身材微矫健。高中嘛,穿的又都是清一色的毫无剪裁可言的运动服。总之,是需要稍微反应一下,才会想“哦,是个女生”的造型。 认识的过程相当奇特,可以说是我目前经历过的第二奇特的。高一我在13班她在12班,宿舍在同一层,用同一个卫生间。每到晚上十点多晚自习结束了,卫生间那个长条形的水池边上就会挤满穿着睡衣洗脸刷牙的姑娘们,现在想想那个景象还是挺亲切挺美好的。 那年的10月份,哈利波特的最后一本书中译本终于出版,但是大多数同学还没来得及看。当然嘛,我作为多半是全年级最铁杆的哈迷,那时候早就把英文版来来去去翻了几百遍。某天晚上大家刷牙的时候好像是有谁提了个头,我立即滔滔不绝地大谈特谈哈利波特,以及哈七各种不厚道剧透。。。然后可能是过了一段时间吧,我发现我一直在和同一个人聊这个话题。我现在已经不太记得那时候她有没有开始看哈7了,只记得聊到哈利波特,她和我一样一样的热情兴奋滔滔不绝。后来睡觉铃打起来,大家各自回宿舍睡觉,连名字好像互相都没有问。。。而且因为她的发型,我那时候完全把她归类为假小子了。。。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就成为朋友了。现在回想一下,感觉她倒是更主动拉近关系的那方。我高中没有什么朋友,有人主动来和我交朋友,当然我是感激不尽的。 关键是,在后来的一次聊天中,我们又发现,除了哈利波特以外,我俩居然还都很爱很爱金庸。原因也一样:大气。(后来我们还发现我们注意到了语文课本里面的同一篇课文,文风也是气势磅礴的类型,当然也就不奇怪了。。。)她还和我吐槽她如何顶撞她班上的语文老师,因为语文老师认定哈利波特是“小孩子看的书”,语文老师否定金庸的大气而太高古龙的风情…… 因为这些共同喜欢的书让我们发现互相的三观很有些相通之处,高中三年内,除了有那么几个初中就和我很要好的同学以外,就数她和我最最有话聊。也不是说我高中没有交别的朋友,但是即使是聊天也都是一些琐事八卦,完全不像和她的聊天一样说的全都是些脚不沾地的事又如此舒心自然。嗯,也许不是说她和我最有话聊,而是比起其他人,我最最喜欢和她说话,感觉如沐春风。 所以,总觉得我们其实是很好的朋友。但是问题来了——我们其实真的没有说过几次话。大多时间都呆在各自的班级或宿舍里,即使走廊上碰到也是随便打个招呼,也没有机会互相深入了解,事实上交情应该是比君子之交还要淡如水。事实上,除了刚认识的时候聊哈利波特聊的火热意外,我印象中只有一次和她聊天是特别有质量的。那个下午我们是一聊一个小时,就在两个班教室外面。从哈利波特聊到金庸,然后聊到她的家庭她的性格。这时候她给我展现出我平素看不到的,非常细腻而柔软的一面——她跟我说她的善感她的脆弱,她如何思念她过世的外公外婆并总是觉得他们还会回来……(好像还导致我当晚做噩梦了)最后还和我说她已经完全信任我了所以把她真实的一面告诉我。因为我其实真的真的不了解她,所以也只是那么一听,虽然听的很感动但对她其人增进的了解也就只有“哦好吧看来不是假小子。”就算是现在回想,我也不能保证她就是真心和我说那些话。主要吧,我还是真的觉得没有到那么熟的地步,至少如果当时角色调换过来,我是不会对她这个完全不了解的人敞开心扉什么都说的。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那一个小时,我过得很有意义。 说起来,其实这种友谊这种相处,说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但这个姑娘多年来总是让我有些无法释怀,不知道如何给她归类。说关系好吧,觉得完全完全不熟不了解,甚至不会完全信任;说只是普通朋友吧,我内心最感性那部分却一直在暗示我,她是一个真正能和我心照不宣的知己。 怎么说呢,有点类似我和大多数网友的交情。因为喜欢同一本书同一个角色而认识并且可以无话不谈,但是互相又了解甚少。除了有一点——大多数相熟的网友后来都升级到2.5次元了,因为好奇心会产生强烈的互相了解的冲动。 或者说像是古龙那本《欢乐英雄》里面几个人。脾气中那“视金钱名利如粪土”一部分相投,就住在一起,互相的背景一概不知,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但就成为了关键时刻可以互相卖命的生死至交。用个比较奇怪但似乎还挺合景的比喻就是,三次元里的二次元朋友吧。想来想去,我交过的这么些朋友里面,也只有她一个是这样的,所谓特殊就特殊在这里了吧。 最后想说,庆幸的一点是,毕业典礼那天,特地找她拍了张合影,多半现在还能找到。这样,就不至于一边写这篇文章,一边空自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