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orityQueue

【异客集】小粉红和大粉蓝

上大学的时候养成一个非常好的习惯,就是把周围觉得有趣的奇葩的人都当成潜在的小说素材撰文写成博客,聊以自遣。毕业以后,也许是认识的人少了很多,似乎慢慢就没有这个动力了。直到上周写了一篇自己的大学生活,开始想起来我在大学四年中还认识了好多好多奇葩,好玩的有趣的人。不将他们一个个写下来,似乎就不能算完整的回忆了我四年的大学生活。

那么,这篇文章就来写我们的屎大粪吧。

德国波恩人Stefan,W&L的德语课TA。总是说着一口特地装逼的英式英语。我大学四年最好的非中国人朋友,没有之一。以及,最好的男生朋友,没有之一。

认识他的时候,我把他的名字音译为“屎大粪”。那时候我并没有想到,这个名字有多么的传神……


如果说18岁的我是一个根红苗正的小粉红,那么奔三之年的屎大粪童鞋(……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年龄,罪过罪过),应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粉蓝。

嗯,大粉蓝这个词是我刚刚发明的,对应的当然是小粉红,指的大概就是那些满脑子小资政治思想的欧洲白左们。他们站在民主自由的道德制高点上人云亦云的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鄙视俄罗斯中国朝鲜政府等等,并无一例外又毫无道理的支持这个独那个独,好像这些地方从中国独立出来了,就不会有贫穷和压迫了一样。

那么作为大粉蓝的屎大粪和当时作为小粉红的我,必然是势不两立的。于是就发生了到现在都让艾米娘津津乐道的那次台湾问题辩论。就是在Int’l Students’ Orientation第二天晚上,请我们这一届所有国际学生和TA们吃饭。吃完饭有个小活动——每桌发了一张画着24国国旗的纸,看哪桌能认出最多国家。当然,人家美国人搞这种活动的话,必然会把台湾国旗提出来和中国国旗并列放着……

那时候小粉红的我发现台湾国旗和中国国旗居然并列的放在一张纸上不由分说大怒——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啊这根本就是个原则问题啊!于是伙同了另外几个中国小伙伴去和艾米娘理论。艾米娘估计见多了中国小粉红,就敷衍我们说这只是认认国旗而已无关主权问题,想把我们打发走。

这时候,我们的搅屎棍屎大粪童鞋闪亮登场!

他听到我们的争吵就凑了过来,带着一股令人发疯的优越感说什么,台湾素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你们这从小都被中国政府洗脑了,等等。这下子瞬间炸开了锅,我想没有任何人听别人说自己“被洗脑了”会不怒的吧……

最后局势是怎么化解的我忘了。后来屎大粪回忆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说,you’re literally BARKING at me…还说来学校第二天就特么树了4个敌人,压力山大……

后来怎么成为的好朋友,我已经不记得了,应该挺神奇的。甚至我和他成为了好朋友以后,也有过不止一次这样的政治争论。比如有次提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嘛。我说不管他做过什么事情,他的军事天分和文学造诣,我都是一个大写的服字。这时候屎大粪一副鄙视的要死的表情,说,我们说到毛都说他和斯大林是一类人,邪恶的专制主义者,云云。这说的简直和童话故事里的的黑女巫一样啊,我也是一脸黑人问号啊,要是中国俄罗斯什么真有你说的这么惨,还能这么多人出来留学?再说了人家好歹打赢了仗,说他军事很牛没什么问题吧?


除了政治上不对付,饮食习惯上我们也经常闹矛盾,而且这种差异绝对可以秒杀甜党咸党之争……

他的经典语录里面有一句,Why do you Chinese eat chicken feet… They are always walking on shit! 我:呵呵。

后来还有一次我好不容易去C’ville买了一盒子皮蛋,凉拌吃了发照片。他又来了:You eat these a-thousand-years-old eggs!!!!?

最经典的是我和他一块在西雅图玩的时候嘛(很神奇,根本不是一起计划的,就是非常巧的发现那天居然两个人都在西雅图),准备吃中午饭了。我的想法是哇啊啊啊啊在村里呆久了我要吃亚洲餐亚洲餐亚洲餐!他说不行啊,自己的胃吃不动亚洲餐,还是想吃点熟悉的。我觉得好吧去吃个西餐也无所谓,结果一问他想吃什么我顿时就疯了……麦当劳……Excuse me!??

最后我们分头行动,他去吃了麦当劳,我去美美的吃了一顿越南面,然后两个人吃的很满足的会和了。这事儿后来给我感触良多,甚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人际关系的看法——不管是家人情人还是闺蜜,越是不强求整天粘在一起或者同化对方,保鲜期就越长。顿时我又想吐槽我妈了……“你好不容易回趟家,怎么还老往外跑!”可是黏在您身边不说话您就会开心一点么……


除了文化差异嘛……老实说这位屎大粪童鞋的人品也经常被我们几个妹子私下吐槽。

首先呢,他整个儿一装逼犯。不信你去fb上看所有他的照片,都是……全身,双腿叉开,自信微笑,背景永远是名胜古迹,或者美女成群,或者西装革履一看就好像很厉害的人物。这样的照片看多了真的觉得他有点low…

然后呢特别直男癌。癌不癌其实见仁见智,不过特别直男是肯定的。比如说特别喜欢对我们几个妹子的身高体重穿着打扮评头论足,什么哎呀她太瘦了还是胖一点好看,什么哎呀她怎么穿的跟个男的一样(废话她本来就是个T),如果和谁谁谁一样穿低胸装的话会好看好多……这种话题吧,也许在男生宿舍里面说说无所谓,但是你跑来和我吐槽我闺蜜太瘦了什么的(那么可以想像他应该也去和我闺蜜吐槽过我),是不是有点过分……

随着直男癌的是他的蜜汁自信,老觉得自己请谁去舞会都肯定请的到。反正那年的fancy dress先请我,我没答应(倒不是嫌弃他或者另有人选,纯粹是对我校社交场合没兴趣),然后就去请小涂,没想到小涂先被别的高富帅请走了(好像是,我不太记得了)。屎大粪于是很惊讶,自己这么有魅力怎么请两个单身妹子都请不动!我和小涂的反应都是,呵呵……最搞笑的是他还煞有介事的和秋池姐说,对不起你啊我不能带你去party,因为你是德文系的,跟我去party影响不好什么的。。。科科,就算人家是直的应该也不会鸟你吧……

还有一个就是好像特别爱贪小便宜。具体不记得了,好像是有次他和小涂出去吃饭,结果给小涂上错东西了。小涂本来是想将就着吃那个错的结果……屎大粪非要服务员重新上一盘,然后他自己把新上的那盘和之前他自己点的那一盘都吃了,我们的小涂妹妹还是吃的那盘原来上错的。。。


吐槽完了一遍,觉得好吧应该写写他的优点了,然后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好像我真没发现他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优点。

除了“挺有趣”以外,想到的能形容他的形容词不外乎是……装逼犯,直男癌,爱吃垃圾食品,还是个无脑大粉蓝。

而且对我也没什么特殊的恩情——初中的时候如果张大圣不坐我后面如果范一宁没和我聊他的莲花北见闻,我想我根本就不会有所谓的“初中生活”。但是大学四年,有没有屎大粪,好像没有太大区别。上课依然抱着同样几个学霸的大腿,课余还是和那几个好姑娘一起玩。

而我和屎大粪如此三观不合甚至联系不多,还依然保持铁一般杠杠的交情,感觉很大一部分是……臭味相投。

我说话从来不考虑他的感受,因为没关系,他也不会考虑我的。我在他一起花钱的时候很抠门,算钱算到cent,因为没关系,他比我还抠。我在他面前可以随意耍流氓,因为没关系,他比我还流氓。两个性格随和又不清高的人,应该是很容易成为朋友的吧。

从未问过他为什么他喜欢和我混。不知道除了因为我是个不那么瘦,穿着又不走T路线的妹子以外,是不是也因为我在他面前做人挺没底线的。现在想想,当年没问过他这件事情,有点后悔。

Advertisements

雁过请留痕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