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成熟

我从性格到思维方式都非常“单线程”。举例说就是思考自己的事情的话想不到其他人,观察一个人的时候观察不到另一个人,思考问题的时候除非有纸笔记录否则只能考虑到事情的一个层面一种后果,甚至看小说的时候都还是习惯性的把角色分为“好人”“坏人”两大阵营。因此,虽说我从来没觉得自己不成熟——我自认为自理能力和心理素质应该都达到了我这个年龄的标准了吧——当非常多人说我“不成熟”的时候,好吧,我认。 所谓“不成熟”最大一个表现就是不太会待人接物,至少我爸经常批评我这方面。几乎每次我参加我爸和他同事或亲戚的局,出来了我爸都会好好教育我一顿说我哪哪做的不对(比如和长辈聊天的时候总是“我觉得我认为”啊,有些话不该说的乱说啊等等)。教育完了我也都记得住,同样的错误也不会再犯第二次,但是又会出现别的各种错误。于是他自省说,我们对你这方面从小就疏于教育才导致这样!你妈这方面就不咋地,也就勉勉强强!你就更不行了! 他这么说的时候其实我是很疑惑的,因为我觉得我妈其实这方面不差啊,从小也确实都在教我啊,一直在教我“要有眼力价儿”,比如说一起吃饭的人茶杯空了要给满上啊,到别人家做客看到主人家在洗碗什么的上去帮个忙啊什么的。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我爸和几个朋友出去郊游其中另外两位叔叔也带了女儿,都比我大上几岁。在某个休息站我想去麦当劳买个冰激凌让我妈和我一起去(帮我付钱orz),于是问另外两个姐姐说要不给你们也带个冰激凌吧你们想要啥?两个人都要了甜筒,我还觉得为啥呀明明新地更好吃……结果到了麦当劳我妈给她俩买了新地,一杯草莓的一杯巧克力的。我说她们要的不是甜筒吗!你买新地你怎么确定她们想要这个口味的呢!我妈说这你都不知道,她们不好意思挑贵的呗!当时的我觉得我妈想太多了吧。很久以后开始有半生不熟的人请我吃东西,而我只敢从便宜的里面挑时,我才恍然大悟。 类似的情形不在少数。比如“你看你怎么怎么样你的朋友们肯定都笑话你/讨厌你”“不可能他们从来没和我说过”“他们哪里会跟你说呀!”这种对话发生的时候,我其实很不屑的觉得她想太多。那时候我上中学,而我中学那几个朋友各个互相都有话直说的,我早就被他们伤害成筛子了他们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怎么会不说!而我妈不了解我的情况瞎推测也是常有的事,比如到现在她都以为正常有文化的女孩子都不会说脏话……但是过后当我发现我“怎么怎么样”可能确实会让人笑话或让人讨厌的时候我明白了,也许当时我那些朋友确实没好意思对我说,也许他们确实对我有话就说只是对我妈批评我的事情没放在心上但这并不代表我之后交的朋友也会如此。 但最近接触了几个其他长辈后,我觉得我有点明白我爸的意思了——和另外一些中年大妈相比,我妈确实“不太能来事儿”。抢买单一般抢不过人家,有人送礼或请吃饭一概直接拒绝(而我爸会在并不损害对方利益的情况下“给个面子”)。对比别的长辈对我和我妈对别的晚辈,就更加明显了。 比如说我去同学家或菜师傅家,家长们一直在忙前忙后的张罗,烧水倒茶自不必说,一会儿给削个苹果一会儿给个梨的,我说我不饿他们还非要给我楞塞。上了饭桌更没话说各种给夹菜,还非要劝我“多吃一点”(拜托劳资想减肥好吗)。在沙发上坐下了就是“要不要看电视?我把我们家电影什么什么碟都给你找出来吧”。天气冷了一定让我披件衣服,干了一定拿护手霜啥的逼我抹,甚至要出门了看我除了外套啥都没有也会跑去给我找围巾手套,甚至“你的鞋太薄了,我有双鞋很好的你穿走吧!不要啊,我们再给你买双鞋吧!”咳嗽两声就是“哎呀我给你熬个雪梨汤”然后一般还真的会熬出来逼我吃掉……当然他们一定会说的话是“在我们家就和在自己家一样!”但问题来了,我在自己家所有事情都是自己亲手做的没人替我忙前忙后的张罗,还以为我真的不介意穿别人的鞋戴别人的手套…… 而我妈呢,就拿我高中某年生日举例子好了。请了5个基友,结果头4个先到了。我妈出来打了个招呼,认识的问问近况不认识的互相介绍一下,然后去烧了个水,我顺便给他们几个都倒了橙汁。然后我出门接第5个不认路的同学,我妈就直接回书房关门上网了,我几个同学自己翻抽屉翻出了一套American Pie就开始自己看……后来我带着同学5号回来了,吹蛋糕唱生日歌各种喧闹我妈也没来管我们,还是我切完了蛋糕往书房里送了一块进去…… 天哪。简直觉得我妈是模范家长。帅得没边。我觉得让20岁的人在这两个类型d额长辈中选一个相处的话,肯定都会选我妈这样的! 结果有一次当我和我妈吐槽哎呀那个什么什么阿姨好热情啊我好受不了的时候我妈居然开始自我反省了……原话不记得了,大概意思就是她每次也想好好招呼客人的,奈何自己实在是没什么经验,所以总是显得不够热情,非常高冷,很担心来咱家的客人会对她有想法。我赶快和她说噢天请您千万保持这样我代表我的好基友们爱死您。但是…… 是不是对于他们那一代人来讲,或者是对于所有“懂得待人接物”的人来讲,那些让我浑身拧巴的热情家长才是“成熟”或者说“中国式成熟”的呢?说“中国是成熟”是因为我其实很少和不是教授的外国长辈打交道,就算打交道的时候,说错做错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人反馈给我……而且西方文化中人与人之间的界限也确实比中国文化要明确一些,所以我猜在待人接物方面达到西方文化的标准应该是更容易一些吧? 细细想来,真觉得所谓“成熟”的待人接物里面有不少文化陋习(至少我认为是陋习)。诚然,有眼力价儿是好事,不以自我为中心也是好事,但是总是给别人塞自以为的“好意”则有剥夺对方的选择权的嫌疑,抢买单这种毫无道理地逼对方欠自己人情的行为则更让我无语,可当和我同桌吃饭的人非要和我抢买单,我也不太可能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跟着抢(如果是和同龄人的话我可能还会提出来大家AA,如果我带着我妈对方也有长辈的话就更……)。其实就算是最基本的“茶杯空了给满上”这一点,我也觉得槽点满满毫无意义——为啥我一边吃饭还要一边随时关注你茶杯空了没有好帮你倒?你杯子空了想喝茶你自己倒也不是很难的事吧? 我想我外公应该是很鄙视这种文化陋习的。外婆后来和我说她当时和我外公是偷偷结的婚,近几年非常时髦的“裸婚”——俩人各自偷了户口本去登记的,登记完了家里不知道。并不是因为哪方有谁不同意两人的婚事,而是因为我外公——不希望有人送礼!第一次听这故事的时候我有些无法理解,觉得因为这个理由竟然要偷偷结婚也是画风太清奇了,瞒着父母结婚给父母带来的打击远远超过了几份贺礼的价值啊!(果然,据说我曾祖奶奶听说俩人瞒着自己结婚给气生病了)但后来开始有朋友结婚了,认识的人很多开始讨论“结婚的时候谁给多少彩礼”这种问题后我开始猜想,或许我外公讨厌的不是收礼,他讨厌的是结婚就要备嫁妆这种俗套的习俗。有这样的外公外婆,也难怪能养出我妈和我这对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公举orz 但是后来我们认识了更多人处理更多复杂的事情,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外公外婆这样画风清奇。尤其对于我妈来讲,嫁给了我爹这种传统农村家庭就更需要适应,人情世故整个体系都需要重新学习。当我慢慢了解我在待人接物方面确实需要多学习一个的时候我开始刻意观察周围“会来事儿”的人并记在心里,于是现在慢慢掌握了一些比较简单的技能:吃饭的时候要随时关注大家茶杯空了没有好满上;做客的时候要随时关注主人是否有做家务的倾向,有就起来帮忙做。说话尽量少提自己的事情要多问对方的事情(鉴于我实在无法装做对不感兴趣的事情感兴趣,我决定干脆不说话了)。但我也只会把能记得住的这几件事情当程序一样定期引发。单线程的我没有办法做到在做自己的事情同时,还思考周围其他所有人的需求。可能真的是从小环境单纯,需要我操心别人的事情太少了;也可能是我从小都笃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信条,懒得去理会别人的事但也不希望别人理会我的事。 那么前面说了待人接物很成熟的人会相对显得“成熟”,但怎样才能做到成熟的待人接物呢,怎样才能“有眼力价儿”随时想到周围人可能的需求并提供呢,感觉真的是好需要随机应变能力啊……可能是天生的,可能是经验多了总结的。打个比方就是某些资深蛤丝,不管对方说什么都能quote蛤三篇,好事一颗赛艇坏事图样图森破,有什么变动就是于是我念了两首诗…… 前面写了那么多,确实是想替自己辩解说我真不是幼稚不成熟,我只是个单线程思维又没有应变能力的普通人而已哇……那么问题又来了,我需要更努力学习一下“待人接物”让行为更加“成熟”符合年龄吗?答案看似是肯定的,不管成熟时好时坏,谁都希望能让周围的人感到舒服不是?眼力价儿提高一点总是好的,至少能随时感知到周围人的需求,可是感知到需求后该怎么响应才是真正“成熟”而不只是“中国式成熟”呢?中国的语境下的“成熟”所包括的各种文化陋习已经让我不堪其扰,我又如何愿意将同样的压力施与他人呢。曾经想过也许可以把握一个“度”,在热情的同时不要让人感到有压力……但看现在这状况感觉把握这个“度”实在很难,谁知道当对方推辞你的热忱时只是“客气客气”还是真心厌恶呢。做人真是一门大学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