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苦短,想去哪,就去哪

还记得大概是在2010年秋天,被一篇文章狠狠安利了一个地方——耶路撒冷。自此它就占据了我想去的地方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六年,却一直害怕签证冲突而没有行动。

一直想的是,护照快过期了再走,免得之后想去什么地方麻烦。这两天突然良心发现,觉得如果能耐心等到那时候,为什么不能现在走呢。

更何况,过了今年生日,我也25岁了。


【转自携程icebeer】耶路撒冷:当人生走到三分之一

(这哥们文笔很赞,有种铁汉柔情之感,但英文太差了里面我给他改了好多拼写错误……)

如果说,人生是一根香烟,
那么,我今年25岁,这根香烟抽到了三分之一。
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我冒着被炸弹炸死,流弹射死,暴徒踩死,坦克压死,刺刀捅死,啤酒醉死,姑娘迷死的巨大危险。
怀揣一本<<飞狐外传>>,穿过大马士革门,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耶路撒冷。
… …
一座终生难忘的城市,
一段终生难忘的经历,
一群终生难忘的人.

想走进这个城市,需要一整包香烟和许多耐心,
好象有一部电影,叫<<罗马,不设防的城市>>
觉得应该拍一部电影,叫<<耶路撒冷,步步设防的城市>>
从约旦坐公共汽车去耶路撒冷,其实不算很远,
但俺历尽了千辛万苦.受尽了非人待遇.
尤其是以色列边境的安全检查,堪称一绝.
… …
如果说日本因为领土狭窄,充满了危机感.
那么请看看地图,和以色列比较一下,
… …
日本周围起码还是大海.
以色列周围全是仇敌.
可人家就偏能活下来,小日子还过的有声有色.

终于暂时离开了阿拉伯世界,有酒喝啦~!
在边境的DUTY FREE,我买了很多啤酒.
在等车的时候,被检查护照的时候,等行李的时候,排队的时候…
俺一直在喝.我为什么就这些喜欢喝酒呢?
其实在旅行时,我经常遇到一些真正的独行侠.
真正的大侠.
旅行的长度用年计算,旅行的地点用大陆计算.
很多老外喜欢在旅行的时候吸大麻.
其实,大麻是种很奇妙的东西…算了,不深说了.

以色列的人口不多,所以强制性地要求年轻的国民服兵役.
一路上,到处都是背着M16的年轻人,
犹太人是个独特的人种,男孩子非常帅,女孩子非常漂亮.
传统的JewISH PeOPLE,都留了一个长长的,弯弯曲曲的鬓角,
穿着黑色的袍子,带着黑色的礼帽.
有点象<<大烟枪>>中的BRAD PITT.

上帝给了世界十分美丽:九分给了耶路撒冷,剩下的一分给了世界上的其他地方;

耶路撒冷老城分为三个QUARTER.
分别是基督教,犹太教,ISLAMIC的圣地.
怎么形容呢,打个粗俗的比喻吧.
如果一个女孩子有三个女孩的美丽加在一起那么美丽.
哪个小伙子能不动心呢?
结果就是这些小伙子为了争夺她,付出了非常残酷的代价,同时也深深地伤害了她.
所以,她的美丽是极沧桑的.

关于犹太人的传说已经太多了.
非常神秘的民族.
不过,其实你不觉得么?
其实俺们东北爷们也挺神秘的,
当入境时,一个长发披肩,嬉皮笑脸的以色列大姑娘,睁着好奇的大眼睛,好奇地问我.
“Where you from? Japanese? Korean? Taiwan?”
无数次被问到这个经典的选择题.
可惜总没有我想要的选项.
于是我Flirt她说.
“I’m a Russia KGB,from Moscow with love.”
没想到她的坦率回答噎的我说不出话.
“Oh Russia! you shall meet a lot of Russian prostitutes in jerusalem…
…Russians always problems.”
… …
你这姑娘,你说你咋就能这么虎捏? 你跟我抬杠哪?
半天我才想好一句狠话.也反噎你一下.
我看着她的眼睛,微笑着对她说.
“You know what? I’m a shy guy…but, i’ve got a big DICK!”
终于把她说脸红了,扭头看别处去了.
哈-哈-哈,太高兴了.

后来吧,我发现了一件事情,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从来不从同一个城门进耶路撒冷.
在扎法门,我充满期待地问一个犹太,
“哥们,跟你打听个道儿,那个啥,那个你们哭墙在那儿啊?”
“呵呵呵呵,哭墙!”
他有点轻蔑的笑了,
“我们从来都不管那叫哭墙,”
“哎呀,对不起啊大哥,…那…你们管那叫啥呀”
“jewish quarter,our quarter,or,just the quarter.”

其实严格来说,哭墙是个宽大的小广场.
哭墙原是所罗门王为供奉“十诫”法柜而建造的圣殿的一部分.
在圣殿先后几度被摧毁后,只留下了这段当年庭院西边的围墙。
相传,当年罗马人焚城时,有6位天使坐在墙上哭泣,泪水粘结石缝,大墙得以不倒。
这也只是演绎的传说而已。

但长久以来,流放至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会回到这面象征着犹太信仰和苦难的墙前低声祈祷,为缅怀昔日的民族光荣和历史沧桑而悲泣.
长而久之,这段墙壁便被称做“哭墙”。
头戴高帽的老者,背诵着经文,反复用手抚摩着同样沧桑的墙面。
一位祈祷的男子,哭泣着把写满愿望的纸条塞入墙壁石缝间。纸条上的愿望是寄给上帝的密信,而哭墙则是通达天国的邮局。
隔开男女信徒的屏风两边,传来的祈祷声一样的沉重低回。犹太人经历了长达千年的流离失所,哭墙始终是他们的精神家园。
墙上有数不清的小纸条,有人个子矮,纸条就插的比较低,有人个子高,纸条插的就高一点,
不过我一直没想明白,怎么那5米多高的地方,咋还有纸条呢?
姚明? 爬梯子? 竹竿子?

在老城里面,很容易迷路.简直就是个迷宫,我转了半天,又回到之前的地方去了.
老城有好多门,好象有9个门,什么大马士革门,什么英雄门,什么狮子门,什么加法门啥的.

人们说,在耶路撒冷,每走一步都是历史,这种感觉在旧城区尤其明显,
《圣经》中记载的地名,在这里都能找到对应。
穿行在旧城的仄仄石巷里,也就相当于沿着耶稣的脚步回访了一遍天主教的史书。

悲哀之路是一条长长的崎岖小路,相传耶稣被叛徒出卖、被当局处死之前曾背着十字架在这条路上游街示众。
今天,依然有大队的信徒结队行走在当年的路上,切身感受着主所遭受的磨难。
路边的拐角处,是耶稣被鞭打、被戴上荆冠的地方,再往前,是他背负十字架游街时几次跌倒的处所,每处都有纪念标记。
在他游街遇到母亲玛丽亚的小街口上有一个浮雕,两人的眼神坦然而悲怆。
山坡上的圣墓教堂,是基督教世代供奉的圣地。
它就修建在耶稣的墓地之上,曾目睹耶稣从墓中复活,也目睹了他在40天后升天。

三大宗教都把自己的精神重心集中到这里,它实在超重得气喘吁吁了。
不同的文明本可多元共处,但当它们的终端性存在近距离碰撞时,却会产生悲剧。
耶路撒冷的不幸,在于它被迫收纳了太多的终端。

世界上没有另一座城市遭受到过这么多次的灾难。
它曾在战争中毁灭过八次,即便已经成了废墟,毁城者还要用犁再铲一遍,不留任何让人怀念的痕迹。
但它又一次次的重建,终于又成了世界上被投注信仰最多的城市。
犹太教说,这是古代犹太王国的首都,也是他们的宗教圣殿所在;
基督教说,这是耶稣诞生、传教、牺牲、复活的地方,当然是无可替代的圣地;
伊斯兰教说,这是穆罕默德登天聆听真主安拉祝福和启示的圣城,因此有世界上第一等的清真寺。

“你们的神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人民;
要对耶路撒冷说安慰的话,并且对她大声说,她征战的日子满了,她的罪孽赦免了。
她为她的一切罪孽,从我手中加倍受罚。”
——《旧约·以赛亚书》

都说犹太人聪明,又能挣钱,又能搞发明,啥俄罗斯寡头,华尔街大鳄,钻石大亨,中东特种兵啥的.
咋一个个的,都这么狠呢?
为啥呀?

后来我想明白了,他们聪明,是因为他们每天都吃FARAH
啥呀,啥是FARAH呀.

FARAH是一种卷饼.
我以后就想开个小摊,把这玩意引进中国大陆.
肉多,油多,太辣,太香,咋吃,它就是吃不够.

后来吧,我遇到了一个人,
是怎么回事呢,我逛了一天,晚上很累,正要去买FARAH,但我走着走着就碰见了那么一个中餐馆.
就是叫<<君子堂>>的.

我觉得可亲切了,我就走进去了。
迎面就迎上来了个黄皮肤,黑眼睛的小伙子.

他先是张着嘴,盯着我看了5秒种,确定了我没有可能是国内来考察先进技术的官员之后.他问到。
“哦你是…你是从哪里来的?”
“中国大陆,过来溜达溜达”
“?旅游?..你怎么拿到签证的?”
“忽悠呗,别说我了,能看看你们的菜单么?”
“我一看菜单,说老实话,我有点后悔了,咋这么贵哪?”
我点了个2个炒饭,一模一样的,为啥捏,
一个是便宜,另外一个,主要是因为吧…还是便宜.

我边吃边和他聊天,那小子开口就管我要毛主席像章。
“大哥,我觉得你好象是火星人.”
“大陆现在政策好了吧?”
“对啊,你去北京,想买啥买啥,三里屯小姐比这儿多多了,比上天安门广场练法轮功就行,剩下的,愿意干啥你就干啥。”
我们一直在扯淡。
直到后来出来个老太太,上海华裔,一直在跟我扯过去的事情。
那天我为啥就那么心烦呢,主要是到晚上了,我着急买酒,急匆匆的就告辞了.
后来我有那么一点后悔了,这地方碰见个同胞,多不容易啊。

来到MUSLIM QUARTER,是在一个早晨,我照着地图找了将近一个小时,楞是找不到地图上的入口.
我着急了.
“Where is the god damn it entrance of muslin quarter?”
那老外瞅了我一眼.
“you are already there.”
我扭头望旁边一看.
啊?原来个小胡同通往…我以为里面是公共厕所呢.

MUSLIM QUARTER算是个令我格外难忘的那么一个地方吧.
因为那天天特别蓝。
其实每天天都挺蓝的,但那天不知道怎么的,就那么蓝。
因为从那个狭窄的,唯一的胡同进去以后.
眼前一下子就亮了.

穆斯林是一个挺豪迈,挺执着的那么一个民族.
虽然说吧,咋说呢.
我个人感觉,如果说
大和精神,是一种坚忍,含蓄的精神.
美国精神,是一种乐观,豁达的精神。
那么穆斯林精神,就是一种执着,信赖,开阔的精神。

阳光的照射下,金顶清真寺熠熠生辉,灿烂夺目。
这座建于公元前687年的美丽建筑,堪称耶路撒冷的地标,不论从任何角度远眺,都能够看见真金箔贴成的圆形寺顶上闪烁的金光。
铜制栏杆守护的栅栏里,一块白色的岩石接受着众多穆斯林的朝拜。
传说中,先知穆罕默德就是由此处飞升上天接受上天启示的。
所以,这里是仅次馀麦加禁寺和麦地那圣寺的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寺。

我怎么形容呢,
漫步在开阔的广场,耳边传来教会学校的学生踢球和叫喊声。
清晨阳光照在我身上。
一切是那么和谐,温暖,宽容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曾经有个女孩,喝醉以后对我说,她每到高潮,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想哭。
… …
那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第一次。
…当一切结束以后,我默默地把香皂涂满全身,闭上眼睛,让喷涌而出的热水,滑过逐渐变冷的身躯.
心中充满了人生的虚无感,罪恶感以及绝望感。
那次高潮虽然很美好,可惜只有那么一瞬间。

高潮这个东西吧,它不能勉强。
可谁又没经历过高潮呢?
…她仿佛是个高傲的,难以捉摸的姑娘,
有时,在开往北京的火车,启动的那一刹那,她涌上心头.
有时,在秋天的第一片黄叶,缓缓飘落在脚边,她伴我左右.
有时,当我举起酒杯,透过那一片金色,望着明天就各奔东西的同学,她萦绕心头.

有时候,她来的就是那么突然.
有时候,不管你怎么酝酿,她就是不来。
有的人,被生活蹂躏以后,就很难来高潮了.就再也不会感动了.
其实,你不来高潮了,生活也还是那样。
一天一天过.今天和明天没啥区别,在哪儿过,都是一天。

我始终相信,高潮,不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场面。
往往都是一些细节,一直在温暖着我们心灵。

我想我永远也不会理解JERUSALEM.
他太深了;
倒是我,站在这里,仿佛是面透明的镜子,所有的一切,都被他一眼看穿。

但是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在人生的三分之一处,同你相遇。
其实早熟的人,都晚熟。
这几乎是一个真理。
人都需要一点沉重的东西,让自己快速地长大,成熟,但是经历了这个痛苦的过程之后,
有的人获得了冷酷的嘴角,有的人获得了茫然的眼神。
这就是长大的代价么?
离开JELUSALEM之前,我静静地站在老城墙角,抽一根烟,
抽到三分之一处时,耳边又响起了熟悉的旋律,那是这几天反复听的一首歌。

掌声响起来

罗文

孤独站在这舞台
听到掌声响起来
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
多少青春不在
多少情怀已更改
……

Advertisements

雁过请留痕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