崽儿流浪记 之 在土澳飞——湿货篇【上】

本来以为写完【干货篇】就会趁热打铁把【湿货篇】也一起写好,结果拖了一个月,也真是我的风格。

于是离我的土澳行结束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嗯……其实半年了)。一起去土澳的小伙伴那时候和我说,过段时间要带父母去圣灵群岛,要去美国找她男朋友。现在姑娘都跑到我老家纽约玩去了,我还没把土澳攻略写完,也真是惭愧。不过呢时间久远也有个好处——时间会过滤掉不重要的记忆,而提炼出影响了我整个人的精华部分。

而我为什么说是我上大学以来最精彩最开心的旅行呢,之前其实一直没想通,三个月过去了答案就很自然的浮现了——

I jumped out of my comfort zone. I mean, at least I tried.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行,应该是2011年2月,去了纽约和费城。之后花了三年左右的时间熟悉各种旅行姿势——一个人去一个陌生城市,一个人去一个陌生国家,一个人去一个陌生文化。解锁了Amtrak,解锁了Greyhound和Megabus,解锁了自驾技能,解锁了青旅,解锁了Airbnb,还解锁了CouchSurfing.

一开始会因为这些觉得自己特别勇敢特别独立又特别少女(?),现在想一想也确实很为我当时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往外探的姿态而骄傲。但这个过程重复次数多了,就会慢慢有种错觉,觉得所有在他人看来“危险”的事都没什么了不起的啊,不就是胆大心细就能做到了么,回头劳资闷声发大财,别说骑行西藏了就算是穿短裤去南极也不是事儿啊……且不说上面这种想法会造成“淹死的都是会水的”这种悲剧,从心态上来讲就是,旅行这件事情对于我而言已经完全在舒适圈内了,所以很难再带来“突破自我”的成就感了。

应该说2013年,2月的墨西哥行和4月的古巴行算是我穷游侠生涯中一个难以逾越的巅峰(都是在不熟悉的文化环境中因为没钱而免费蹭住……),于是那之后的旅行好像再也没有给我带来过特别强烈的心灵冲击,更多的可能还是看风景看城市那种心旷神怡的感受。说到这一点,2013年8月去魁北克那次应该可以排第一,可能和低期望值也有点关系。之后去的地方,国家公园圈什么的,不是不好玩,但是好像去之前期望值都太高……

2017年目前的两次不对三次旅行,方式上都很不新奇。埃及是和父母,土澳是半自驾半跟团,霞浦直接全程跟团了就orz 但是目前这三次旅行,至少都给我带来了心灵冲击。可能是旅行的时候做的事情不一样了吧,应该说是另一种方式的突破了。

偏题了。讲讲我这次土澳行。


作为一个平时生活中从不开车,连去班芙都能刮蹭的新手司机,突然让我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靠左驾驶。本来没太当回事,直到所有有左驾经验的人都让我一定要买全险,我才真正重视起左驾的适应问题,租车的时候也确实眼睛都不眨就买了全险。

但再多的心理准备,上了路似乎都没什么用。刚从租车公司出来走单行道,我就因为太靠左(我总觉得驾驶位在车左嘛),把左边停着的一辆车的镜子给砸了。更高效的是

在到土澳的第二天,我就出了车祸。

那是一个上坡,坡顶有个环岛,环岛里面中心和外面都有绿化带。我准备直接90度左转,基本上等于是进了环岛就要马上出来的,又有那些绿化带的“掩护”——我竟然没意识到我正在进入一个环岛。再加上又要看gps还在和一起玩的小伙伴聊天,我完全没有看环岛来的方向。一声撞击,我车头和环岛方向开过来的一个车的车头就侧方碰上了,两辆车的角落都被压进去一截。

很好。自打学开车以来的第一起交通事故。非常讽刺的是,几秒钟前,我的驴友姑娘还在对我说,你开左驾越来越顺手了耶~

本来我对于解决突发事件就很缺乏经验,更别说我本来就不太会开车。我还记得我当时的反应是——咦,发生什么了?等等为什么不能往前开啊?等等我好像是撞车了,我擦?好好好,我先后退先后退。嗯,好了我打好了倒档,可是车怎么没退后啊?怎么没退后啊没退后啊没退后啊?怎么我猛踩都没退后啊?过了估计有几个世纪那么长我才发现,噢,踩的是闸。

估计对方车主也忍我好久了,我一退后她就接着前进,很快在附近一块比较大的空地(不是停车场)停下来。我觉得我当时是脑子一片空白,好像是旁边姑娘一直在告诉我你该做什么该做什么,我就跟进去了。进去以后那边车停了下来,车主没走出来。

这时候我又犯傻了,开始思考一个死循环的问题——这里不是停车场,不能停车吧,所以我不能熄火,要是待会警察来了不就又被抓现行了?可是如果不熄火的话车主下车,不是更是违反了交通规则吗?我对我旁边姑娘说让她先去和对方车主去说点啥,可姑娘英文不太好不说,关键是这车也不是她撞的她能说啥……果然她下去没一会就冲我招手。我最后好像也没熄火,直接下车了。

一看,车主是个瘸腿小老太太。老太太一上来就要我的驾照,我自然就去拿了,因为紧张还找了好半天。其间和我一起的姑娘就站在那,后来听她说在我找驾照的时候这位老太太一直在说,你们特么肯定根本没有驾照,你们都是骗子……什么的

后来我把驾照找了给她看了,她说你们国家也是任性,给你们这种也会发驾照(给祖国丢脸了TAT)。然后说了一大堆,什么我在这里开了几十年车一次事儿都没出过。还说要报警,要把我们交给警察处理。我倒不是特别怕警察,毕竟买了保险什么的,就等着她叫呗。我这边既然已经坐实了责任在我,那就真的是各种花式道歉,当然对方也明确说了你道歉没用云云。应该还说了不少脏话,明显是在气头上,不过还好都是文化人,没有一言不合就人身攻击……到后来看她气儿消了,她就说,现在警察估计都下班了,我明天再找警察(估计她的意思就是真的不想叫警察了吧,谁听说过警察还能下班的……)。本来我是想直接就开走的,不过一起的姑娘觉得我们最好一路给送回去,问问她我们还有没有什么后续的事情要做,于是就又给一路送回了家。

因为当时留下了对方车主老太太名字电话驾照号等等,车被撞到的地方也都拍了照片,于是最后还车的时候就在租车公司根据这些信息填了事故单,租车公司的小姐姐直接当着我面和老太太交涉,基本上也算是圆满解决了吧,果然买的ldw是包这个事儿的!

但在事发之后的几个小时吧,我们都一直在后怕和纠结的情绪中。我心里很担心留下了不良记录会不会对我以后在各种地方租车都留下不好的影响,现在想想已经觉得有点过虑了。但同行的姑娘想的比我还多——签证会不会办?如果要叫警察的话我们之后是不是得一直呆在菲利普岛上啊,那还能不能继续玩下去啊?我直觉认为她想的这些都不可能,但毕竟没有自己经历过,土澳也是第一次来也不是什么都和美国一样,所以她这些问题一问,我还是心里很忐忑的,万一真的有影响咋办……还好有老司机小伙伴们问,很快就确认了确实我们是多虑了……

而当下最重要的问题是——之后几天怎么办?小伙伴明确表示她不可能开全程,但她也不放心我再继续开车。我其实倒是有点想接着开的,但是毕竟不想拿命开玩笑。当时我和她好像还认真商量了一下再找个小伙伴或者马上参个团的可能性,然后好像没找到合适的团,也没找到合适的小伙伴……我承认当我发现都找不到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小开心的,毕竟还是想好好过把车瘾……

之后的那天两个人在路上精神都高度紧张。一开始我们每次觉得车“太靠左边了”或者“你怎么还不拐弯”的时候都会直接说出来,结果她提出来说,这样经常容易起到反效果,因为集中在路况上的注意力会瞬间分神嘛,我也是非常赞成(这点一定要给她点赞👍在不涉及原则性问题的时候特别照顾别人,吃饭吃什么景点玩什么这些问题也都尽量让着我,但是一旦涉及到安全问题原则问题就会一针见血直截了当开诚布公地指出来)。这下子果然当驾驶是变爽了,但是当副驾反而更紧张了——我看着我就要撞到左边了,我看着你就要走错道了,我是告诉你呢告诉你呢还是告诉你呢!简直心累。

练了几天状态稍微好了一点,最后一天早上是我自己要从墨尔本市中心一路开到机场附近还车,姑娘不能和我去。我自己反正是特别紧张,她还问我说方不方便找人送送我什么的。本来研究了一下地图我说不用了路好像都是直的,结果后来从停车场方向走其实还是各种曲里拐弯的。最关键的是,在去机场的岔路口面前的红绿灯,我其实开错车道了,还好在机场道上那位出租司机人好,绿灯了看我打转向灯,他停在斑马线后面专门等我(无道理)超车orz

车还回Eastcoast Rentals,交了钱,我心里大大的舒了一口气——妈的,终于活着回来了,我发誓我再也不开车了!(虽然很快回了深圳又开起来了……)


玩完大洋路回墨尔本,住了一晚上Airbnb。房主是个看着很chic的大姐接,洗漱用品什么也给我们准备的挺齐全的,还教我们用洗衣机把衣服都洗了。

结果很诡异的是第三天我都已经去圣灵群岛坐上船了,同行姑娘突然微信问我,我是不是打碎了一个花瓶?因为房主说厕所有个花瓶被打碎了,问她是谁打碎的,她觉得她自己没打碎,就以为是我。当时她还说哦一个花瓶啊我出去给你赔一个呗。结果这位姐接表示花瓶是古董店里买的,一百刀呢什么的……

我当场就懵逼了,我连有个花瓶都不知道更何况是碎花瓶了,于是马上Airbnb私信房主姐姐。来来回回大概她的意思是,我和我电话上的小伙伴都听到东西碎了,然后我看到了碎片,还有清理过的痕迹,然后你朋友说是你打破的,所以你要赔钱。我就一直是,我真不知道这事儿啊,你让我帮你什么我帮你可是我没打碎东西钱我不赔……

然后她说那只能用法律手段了。我当时有点给吓到了觉得这么点小事儿你不至于上法庭吧……原来她是想找Airbnb resolution center. 我不知道她和resolution center的人说了什么,我就把我和房主的谈话记录截图一股脑儿发了过去,然后把我自己当时在干什么等等也写成文字发了邮件过去。其实那时候对这事儿是悲观的,觉得对方有图有真相,而我完全没有证据(除非他们上门去查花瓶上的指纹)。

过两天收到邮件,房主直接在我profile上留了个差评。又过了几个小时,收到resolution center邮件说事情已经处理完毕,说房主申请赔款已然被拒,我不用赔钱什么的。喜出望外之余,我也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出这个决定的。当然并没有问,觉得可能越问越糟糕。

我一直都深知自己应对冲突时一向怂包,为了省麻烦而做退让割地赔款更加像是我风格,可能也和我妈教我的有关吧。这次在自己条件不利的情况下一直撑到最后,我还是挺高兴的。当然在高兴之余,不可避免的也就会在想事实真相到底如何……

  1. 可能是同行姑娘打碎了甩锅给我,但是我当时和她说要一起承担可能的赔款时她答应的很干脆
  2. 也有很大可能是房东自导自演了整出戏,resolution center说不准是知道她以前和其他房客的冲突这次才没有让我们赔款。但是从在她家的交流和事后airbnb私信里她的措辞,又觉得不像那种人,当然也可能是我天性容易相信别人吧。
  3.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是真的就是一阵风吹掉到地上了什么的……主要是房主说的“有打扫过的痕迹”,又让这事儿非常扑朔迷离orz

嗯,下一篇着重写写圣灵群岛参加的那个船队吧。就冲着那对帅基佬我就总有一天要把这个坑填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