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离开后又重聚时,人情总是温柔的。 ”

昨天回了趟母校。由头是有一天和小涂聊天的时候她说有机会蛮想回来看看的,然后我刚好我感恩节要回Charlottesville,离Lexington近水楼台,就叫上了她一起。难为她拉着她们家周师傅一路从西海岸,横跨整个美国飞了过来。

当年无日不吐槽的母校,在“好久没回来了”这个光环的照耀下,竟然也变得温柔而可爱起来。

FullSizeRender

 

应该说回来这一趟还是有必要的。帮我搞定所有出入境手续,签了4年I-20的艾米娘退休了。教我弹月光奏鸣曲乐章三的钢琴老师也快退休了。总是需要打个招呼的。

学校最大的变化就是我大一住的那间宿舍楼被铲平了,然后BDG Quad(我现在居然还叫得出这个名字)前面那条路重新修了一下铺了好看一些的砖。其他地方还没变,Sweet Things的咖啡味冰激凌还是那个味儿。不过当年觉得Sweet Things味道真的很正的我,在纽约呆了一年多以后,终于明白了屎大粪吃Sweet Things时候嫌弃的心情。

不过村里的chili还是非常好吃。我并没有在纽约吃过chili,不过总觉得这种村里的食物,是不是还是在村里吃更带感?另外,村里餐厅的价格和服务态度总是非常感人的。

 

其实就Lexington这个地方,回不回来看,多久回来看一次,真的没什么区别。我相信就算让我十年后回来也不太可能觉得陌生。要知道这地方,两百年都没什么变化,何况这几年呢。

但我还是经常想回来看看。更多的是想好好梳理一下,我到底对我母校,还有这四年大学生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我还很喜欢在博客上写我的大学生活,其实也是为了同一个原因——我总觉得我好像欠我这大学四年一个解释,但是具体欠一个什么解释呢,我也说不清楚。

 

在Lexington的这几年,包括毕业以后远程看学弟学妹的生活,我都很清晰的看到在这个巨大的泡泡中,很多人都在挣扎。国际学生中有一半的学生上学上到抑郁,还有一半人实在不堪这种闭塞的环境,只能休半个学期回家喘口气,再回来接着上学。

客观上,这所有的挣扎都是有理由的——社交和观念与主流格格不入也就罢了,关键是这种小镇,无法给人提供任何突破自我的机会(除了在忍受孤独方面突破自我以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参加着同样的活动同样的社团,拉同一个帮派的人去同样的派对,厨房里煮着同样的菜,期末考完了去同一个bar庆祝,周围人男女之间的八卦(男男/女女的约等于没有)基本也就是那么几个人排列组合。一言以蔽之,就是你大四的生活和大一的生活基本没区别,如果这四年不抓住什么study abroad的机会的话,除了大四毕业后工作或读研以外,生活中根本看不到任何其他可能性。再说得简单点其实就是三个字——没,前,途。

应该说我也应该很挣扎才对。而且我现在回想起来,经历了纽约这种每天都有新的可能性的生活,我真的很想给那四年里的自己下跪磕头——我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虽然我不介意逢年过节回母校拜个年,但让我重新过一遍那个生活,我真的是想想就要抖三抖。

但真相是——其实我不是很愿意承认这一点——那四年,其实我每天过的都还挺开心的。

为什么开心呢,首先我有了几个自己的好朋友,可以一起吃饭一起吃冰激凌,聊的高兴了还能一起睡的。高中三年,怎么说呢,我过得很有点与世界为假想敌的意思,而这段经历搞得我在人际交往方面有点自卑,所以上了大学有那么几个我很欣赏的女孩子同样很欣赏我,连搭讪的男孩子也比以前多了(大于零……),我其实是挺受宠若惊的。

其次,懒惰如我,好像确实从来没想过“突破自我”这回事儿。能够不停突破自我的人确实很酷,但悲观主义者如我(哈,看不出来吧)一直坚信,世间从来没有完美,也没有绝对的进步。我把一件事做得更好以后我肯定还会发现其实我还做得不够好,然后我又想把它做得更好,然后……从小我妈一直在给我灌输“要做到最好”这种观念,然而我却觉得进入这种死循环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一开始就在这个循环外面歇着。当然,看到在这个循环里面打转的人确实每循环一次就会比我更好一截,我还是会感到羡慕嫉妒的,人性弱点使然……

但承认自己在Lexington这种没前途的环境中依然能过的不错,等于间接承认自己就他妈的安于现状,等于间接承认自己甘心当一只井底之蛙,懒惰而懦弱。

没有人会觉得井底之蛙很知足很开心,我也不会。我只会嘲笑井底之蛙没见过世面。我不想成为连自己都会嘲笑的人。

FullSizeRender 2

所以我这次得出的结论大概是,我大学四年确实没觉得怎么样,因为我可以在自己的舒适圈里过着不用努力也不需要进步的生活,还不需要为此承担责任,所有黑锅都可以推给Lexington这破地方的闭塞来背。

而现在开始慢慢努力拓宽自己舒适圈的我,每次回首都觉得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姑且也是一件好事,因为我终于开始慢慢适应自己作为“社会人”的新身份了。

……当然,还是像我前面说的一样,如果说我十几年的学生时代真的有令我不堪回首的日子的话,那绝对是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再怎么说,也比我高中那三年过的好多了,有这么个对比就很容易找到inner peace了……

Advertisements

崽儿流浪记 之 在土澳飞——湿货篇【下】

本来以为需要花一整夜修的代码居然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于是开始研究南美亚马逊丛林的短途tour。研究了半天蛮兴奋的,脑洞大开从此短途tour想到彼短途tour,于是决定不睡了赶快填个坑……

首先,上传送门:https://wings.com.au/tours/PAGAKQ

简单来说,就是20多个人(基本都是20岁左右),在第一天下午1点在Airlie Beach码头上船,绕着圣灵群岛走一圈。船上提供一日三餐和青旅上下铺床,经过4次浮潜和白沙滩3小时游以后,在第三天早上11点回到码头。

咦,看上面这个介绍,我好像漏了最重要的内容?

嗯,看到20多个20岁左右的人在海上飘(半)流(裸)两天,不说你也想得到——每个人可以自己带酒登船,船上有专门的地方给放。

所以这个船的画风吧其实是这样:

——天亮时一群人在甲板上卖肉,天黑后一群人在甲板上喝酒玩drinking game。船上都是上下铺而且空间很小,下了船的当晚一般船友们都会找个bar接着续摊儿到半夜,然后(消音

 

首先呢白沙滩多美我就不说了,请随意google图片。亮点主要自然还是在于一群人。

我这条船吧,除了我以外,清一色的白人。我印象中有不少欧洲非英语国家的,什么丹麦瑞典瑞士捷克等等。这帮人要不然英语差点事儿,要不然就都是以情侣为单位来的,不太喜欢和大部队混。

我印(经)象(常)比(一)较(起)深(玩)的几个人大概是,一对加拿大闺蜜,一对帅基佬,一个嘴挺碎的英国小妹儿,然后就是一对英国情侣。

先说帅基佬们,俩人都是意大利裔(所以理论上应该都很会撩妹),一个大我一岁一个大我两岁,据说在一起三年了(噢如果现在还在一起的话估计有4年了),长相风格完全完全不同但都很养眼。其中一个金发碧眼一米九,典型的颀长无赘肉的欧美标准身材(不过并没有明显的n块腹肌),另一个长得很有点像Josh Gad,就那种养眼无公害的胖子。刚上船认识这俩人的时候以为就是一对(广义的)基友,结果后来看到这俩人互相帮着擦背,然后让我给他们拍照的时候直接cuddle在一起了。于是我就很开心的看着帅哥们都内部消化了,因为他们就算不内部消化也轮不到我……(打住打住

英国小妹子比我小两岁好像是,然后也是把男朋友扔家里一个人出来玩的(囧)。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是和上面那对基佬在船上的吸烟区抽烟嘛,我去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聊半个多小时了然后姑娘突然说,诶聊了这么久还没问你们叫什么呢。交换名字以后姑娘Oh my gosh! You both have the names of my ex-boyfriends!… 这人和我印象中比较端着的英国人完全不一样,关键是她嘴里说英国人和美国人的区别的时候居然说,美国人比英国人要端着?我exo me?姑娘话特别多,走到哪个圈子都是她眉飞色舞的不停说说说,配上丰富而生动的颜艺,反正基本上到哪都在圈子中心,应该说是大家能很快想象出来的一种人设吧。

加拿大塑料姐妹花据说是五六岁就认识的发小,俩人的长相刚好一个像Prim一个像Katniss。像Katniss的那个在脚上有一个中文的纹身“虎”,加上长相和打扮,我一直以为她是86年的,回去一看fb发现诶怎么这俩人都只有高中学历啊而且是2013年才加入的fb…才意识到好像是98年的……为什么觉得她那么大呢,因为发现这妹子的号召力和领导能力真的是非常强啊,基本上玩什么游戏都是她决定的,各类活动也是她在组织,包括大家筹钱买船上的照片等等。一看就是从小到大都在小团体里当头头的……

那对英国情侣话不多但应该说是船上最有意思的人了。这俩人据说一开始是分别在凸凹玩,上船前一周才认识。两个人的画风也确实差不多,能纹身的地方都是大面积纹身,能穿洞的地方都挂满了各种这个环那个环,从各种drinking game得到的消息看来应该是吃喝嫖赌玩的最全的,老司机中的教练员。男生稍微外向一点点,女生永远是酷酷的黑衣服烟熏妆少言寡语的蕾丝边范儿。一开始我以为这俩人的人设就这么定下来了,后来加了fb一看,我勒个去啊这女生发的各种自拍怎么都是美图秀秀b612风格的呢……是的,这个世界在时刻提醒我,千万千万不能给人贴标签。

基本上,这种环境完全完全脱离我的comfort zone。像我这种对于人际交往毫无门路的人,基本上和不认识的人尬聊都需要花很大精力,更何况是和一群完全不认识文化背景也不同的人开趴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在派对学校呆了四年,或许是因为我总是有小范围的舒适圈可以呆着吧,很多让我会觉得“不太舒服”的事情,我其实并没有试过,比如大尺度的drinking game我就基本没玩过。

但是这次,我毕竟是一个人登船。如果不想一个人三天不说话,只能看别人的热闹默默羡慕嫉妒恨,我只能拿出行动来了。

于是我摒弃了一贯坚持的“做自己”的行事原则,默默给自己安了一个无脑交际花人设,然后在那三天用尽最大力气拿出全部演技把这个角色演好。虽然最后我觉得其实演的不怎么样……但……至少我努力了而且目的也达到了……

之所以这么卖力,除了不想在船上自个和三天西北风以外,更多的是想回答一个自己的问题:我所判定为“不好不适合我”的那种喝酒装逼尬聊打炮的欧美有钱年轻人的主流生活方式,是否真的不适合我?还是只是因为我不愿意为尝试一下这种生活而付出代价,所以就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

其实吧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对于这个吃葡萄的人来讲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减少内心里后悔啊遗憾啊这种情绪,有利于人活的更快乐更心安。但我又觉得不管是使用东西还是体验生活,只有亲自试过才有权评价,没吃过葡萄,我有资格说葡萄什么味儿吗?

结论是:真的还是不太适合我,演戏太累,尬聊更累。但是收获很多。一个是认识了更多和自己不一样的有趣的人,未来要写小说的话有了更多素材。二来是能够把一个和自己不太相符的人设演上整整三天,我还挺有成就感的。

最重要的是,终于努力冲破了一次自己的舒适圈,怎么着都算是一种收获。

 

最后还是不能不很老套的总结一下全文中心思想,不过我觉得下面这一句应该是我这篇小学生流水账里写的最有深度的话了吧……?

——冲破舒适圈这件事对于我而言,就像是一件一直待在to-do list最顶上一直没有打勾的一个条目,一直想做,却一直败给惰性。

——这时候,我需要的,其实也就是外力轻轻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