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orityQueue

【异客集】小粉红和大粉蓝

上大学的时候养成一个非常好的习惯,就是把周围觉得有趣的奇葩的人都当成潜在的小说素材撰文写成博客,聊以自遣。毕业以后,也许是认识的人少了很多,似乎慢慢就没有这个动力了。直到上周写了一篇自己的大学生活,开始想起来我在大学四年中还认识了好多好多奇葩,好玩的有趣的人。不将他们一个个写下来,似乎就不能算完整的回忆了我四年的大学生活。 那么,这篇文章就来写我们的屎大粪吧。 德国波恩人Stefan,W&L的德语课TA。总是说着一口特地装逼的英式英语。我大学四年最好的非中国人朋友,没有之一。以及,最好的男生朋友,没有之一。 认识他的时候,我把他的名字音译为“屎大粪”。那时候我并没有想到,这个名字有多么的传神…… 如果说18岁的我是一个根红苗正的小粉红,那么奔三之年的屎大粪童鞋(……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年龄,罪过罪过),应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粉蓝。 嗯,大粉蓝这个词是我刚刚发明的,对应的当然是小粉红,指的大概就是那些满脑子小资政治思想的欧洲白左们。他们站在民主自由的道德制高点上人云亦云的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鄙视俄罗斯中国朝鲜政府等等,并无一例外又毫无道理的支持这个独那个独,好像这些地方从中国独立出来了,就不会有贫穷和压迫了一样。 那么作为大粉蓝的屎大粪和当时作为小粉红的我,必然是势不两立的。于是就发生了到现在都让艾米娘津津乐道的那次台湾问题辩论。就是在Int’l Students’ Orientation第二天晚上,请我们这一届所有国际学生和TA们吃饭。吃完饭有个小活动——每桌发了一张画着24国国旗的纸,看哪桌能认出最多国家。当然,人家美国人搞这种活动的话,必然会把台湾国旗提出来和中国国旗并列放着…… 那时候小粉红的我发现台湾国旗和中国国旗居然并列的放在一张纸上不由分说大怒——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啊这根本就是个原则问题啊!于是伙同了另外几个中国小伙伴去和艾米娘理论。艾米娘估计见多了中国小粉红,就敷衍我们说这只是认认国旗而已无关主权问题,想把我们打发走。 这时候,我们的搅屎棍屎大粪童鞋闪亮登场! 他听到我们的争吵就凑了过来,带着一股令人发疯的优越感说什么,台湾素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你们这从小都被中国政府洗脑了,等等。这下子瞬间炸开了锅,我想没有任何人听别人说自己“被洗脑了”会不怒的吧…… 最后局势是怎么化解的我忘了。后来屎大粪回忆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说,you’re literally BARKING at me…还说来学校第二天就特么树了4个敌人,压力山大…… 后来怎么成为的好朋友,我已经不记得了,应该挺神奇的。甚至我和他成为了好朋友以后,也有过不止一次这样的政治争论。比如有次提到伟大领袖毛主席嘛。我说不管他做过什么事情,他的军事天分和文学造诣,我都是一个大写的服字。这时候屎大粪一副鄙视的要死的表情,说,我们说到毛都说他和斯大林是一类人,邪恶的专制主义者,云云。这说的简直和童话故事里的的黑女巫一样啊,我也是一脸黑人问号啊,要是中国俄罗斯什么真有你说的这么惨,还能这么多人出来留学?再说了人家好歹打赢了仗,说他军事很牛没什么问题吧? 除了政治上不对付,饮食习惯上我们也经常闹矛盾,而且这种差异绝对可以秒杀甜党咸党之争…… 他的经典语录里面有一句,Why do you Chinese eat chicken feet… They are always walking on shit! 我:呵呵。 后来还有一次我好不容易去C’ville买了一盒子皮蛋,凉拌吃了发照片。他又来了:You eat these a-thousand-years-old eggs!!!!? 最经典的是我和他一块在西雅图玩的时候嘛(很神奇,根本不是一起计划的,就是非常巧的发现那天居然两个人都在西雅图),准备吃中午饭了。我的想法是哇啊啊啊啊在村里呆久了我要吃亚洲餐亚洲餐亚洲餐!他说不行啊,自己的胃吃不动亚洲餐,还是想吃点熟悉的。我觉得好吧去吃个西餐也无所谓,结果一问他想吃什么我顿时就疯了……麦当劳……Excuse me!?? 最后我们分头行动,他去吃了麦当劳,我去美美的吃了一顿越南面,然后两个人吃的很满足的会和了。这事儿后来给我感触良多,甚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人际关系的看法——不管是家人情人还是闺蜜,越是不强求整天粘在一起或者同化对方,保鲜期就越长。顿时我又想吐槽我妈了……“你好不容易回趟家,怎么还老往外跑!”可是黏在您身边不说话您就会开心一点么…… 除了文化差异嘛……老实说这位屎大粪童鞋的人品也经常被我们几个妹子私下吐槽。 首先呢,他整个儿一装逼犯。不信你去fb上看所有他的照片,都是……全身,双腿叉开,自信微笑,背景永远是名胜古迹,或者美女成群,或者西装革履一看就好像很厉害的人物。这样的照片看多了真的觉得他有点low… 然后呢特别直男癌。癌不癌其实见仁见智,不过特别直男是肯定的。比如说特别喜欢对我们几个妹子的身高体重穿着打扮评头论足,什么哎呀她太瘦了还是胖一点好看,什么哎呀她怎么穿的跟个男的一样(废话她本来就是个T),如果和谁谁谁一样穿低胸装的话会好看好多……这种话题吧,也许在男生宿舍里面说说无所谓,但是你跑来和我吐槽我闺蜜太瘦了什么的(那么可以想像他应该也去和我闺蜜吐槽过我),是不是有点过分…… 随着直男癌的是他的蜜汁自信,老觉得自己请谁去舞会都肯定请的到。反正那年的fancy dress先请我,我没答应(倒不是嫌弃他或者另有人选,纯粹是对我校社交场合没兴趣),然后就去请小涂,没想到小涂先被别的高富帅请走了(好像是,我不太记得了)。屎大粪于是很惊讶,自己这么有魅力怎么请两个单身妹子都请不动!我和小涂的反应都是,呵呵……最搞笑的是他还煞有介事的和秋池姐说,对不起你啊我不能带你去party,因为你是德文系的,跟我去party影响不好什么的。。。科科,就算人家是直的应该也不会鸟你吧…… 还有一个就是好像特别爱贪小便宜。具体不记得了,好像是有次他和小涂出去吃饭,结果给小涂上错东西了。小涂本来是想将就着吃那个错的结果……屎大粪非要服务员重新上一盘,然后他自己把新上的那盘和之前他自己点的那一盘都吃了,我们的小涂妹妹还是吃的那盘原来上错的。。。 吐槽完了一遍,觉得好吧应该写写他的优点了,然后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好像我真没发现他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优点。 除了“挺有趣”以外,想到的能形容他的形容词不外乎是……装逼犯,直男癌,爱吃垃圾食品,还是个无脑大粉蓝。 而且对我也没什么特殊的恩情——初中的时候如果张大圣不坐我后面如果范一宁没和我聊他的莲花北见闻,我想我根本就不会有所谓的“初中生活”。但是大学四年,有没有屎大粪,好像没有太大区别。上课依然抱着同样几个学霸的大腿,课余还是和那几个好姑娘一起玩。 而我和屎大粪如此三观不合甚至联系不多,还依然保持铁一般杠杠的交情,感觉很大一部分是……臭味相投。 我说话从来不考虑他的感受,因为没关系,他也不会考虑我的。我在他一起花钱的时候很抠门,算钱算到cent,因为没关系,他比我还抠。我在他面前可以随意耍流氓,因为没关系,他比我还流氓。两个性格随和又不清高的人,应该是很容易成为朋友的吧。 从未问过他为什么他喜欢和我混。不知道除了因为我是个不那么瘦,穿着又不走T路线的妹子以外,是不是也因为我在他面前做人挺没底线的。现在想想,当年没问过他这件事情,有点后悔。

PriorityQueue

Forever, 1749

每次看到这篇文章https://www.douban.com/note/581877141/ 就会有想写自己大学生活的冲动。 六年前的8月底,我从Roanoke机场下飞机,第一次见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几位新同学新学长。坐上了小面包车,从此被拉往一个时间停滞的地方。 那是1749年的秋天。草坪正绿,落叶金黄,一条一条的白色柱子映着红色的砖墙。抬头看到乔治华盛顿跨着大步如行云流水俯视四方;低头看到绿色大斜坡上金黄色头发的女孩子们抻着大长腿讨论着文学艺术宗教,一身的风华正茂。偶尔有三两个隔壁军校的男生,制服笔挺从画面中小步跑过。 然后大雪一下,瞬间金色的树木绿色的草坪都被银白色覆盖,天地之大只有白色和砖红色相间,偶尔路过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靴子却光着膝盖的勇士。然后,冬去春来,草长莺飞,太阳慢慢升高把浅绿变成深绿色,入夏的时候学生们成群结队的离开回家放暑假。 等过两个月,从Roanoke坐着小面包车回来,迎接我们的又是一个1749年的秋天。 几个轮回后,我从1749年突然快进到2015年(嗯,虽然我是14年毕业的,但在Virginia呆到了15年3月份……)仿佛是在那个平行世界里突然按错一个什么键,瞬间从二次元瞬移到三次元,时间的维度突然的延展开来。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我几个小伙伴,还有1749年多少甩着长腿躺在树下的人们,到底有多么的荒谬——在18-22岁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离开了给“青春”一词赋予意义的第四维度,从现实生活中失踪。 本该是时间流动最快的几年,我们身上的时间突然无处安放。 于是,先是大家开始努力寻找出口逃离这个二维空间。谈恋爱的出双入对上演排列组合狗血剧情,想打入Greek life的人开始学会喝酒装逼高谈阔论,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贵圈真乱”。其实贵圈一点都不乱。只是一群横冲直撞找不到出口的人撞到一起去了而已。 后来经历了一段也许是最黑暗的时期以后,大家与其是慢慢接受了现状,不如说是被现状渐渐消磨掉了自身带的时间这一维度。为什么要为了“融入”而接受我们并不能完全认同的价值观,为什么要为了有人陪伴而爱上一群根本配不上自己的男生,我们已经不需要这些出口了。就连大一时经常被提起的“转学”,慢慢也没人提起了。我们自己慢慢也成为了一群画中人,坐在图书馆小房间里啃着笔头写18世纪男作家女作家的差别,挤在冰激凌店的小桌子边如看客般吐槽前赴后继的往自己身上贴标签的同学们,然后大聊特聊脱离了实际的人生理想爱情。看着每年又有一批人回到现实世界心生羡慕,然后看着又有一批18岁带着青春模样的人,来到了这个二次元,然后一个个开始抑郁然后去找Student Counceling。周而复始。 后来,学士服穿上又脱掉,毕业帽往天上一扬,经历了一段暗无天日的找工作时光后我去了纽约。一切新鲜刺激,在工作中能感到自己一天一天长大。于是,从城市中来的我,就这样又回到了城市里。而那几个1749年的轮回,竟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好像从我的人生中失踪而没有留下任何烙印,一切感觉像个梦,甚至好像不是印象很深的一个梦。 在纽约,我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高高的金发的浑身洋溢着自信的新来的男同事。对,就是那种我完全可以想象在我们学校操场上打球的那种男生。当我们交流曾经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时候我说我学校你不一定知道,Washington and Lee Unviersity. 他说,唉,我知道啊,当年还把我录取了,觉得人太少就没有去。 又一次感觉到美国人选校有先天的文化优势,到底占了多大便宜。但同时,也许是因为对母校的感情吧,心里又有点替他可惜。也就是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明白了我放弃四年青春年华换回来了什么—— 对于从城市中来回城市中去的我,这4个1749年,是一段再也不会发生的,独特的人生体验。 不得不说这个收获算是很大的。但值不值得我赌上四年青春,我……不知道。 在这四年内,我养成最大的爱好是旅行。 W&L令我很欣慰的一点是假期比较多。秋假冬假春假。每次坐着火车离开,都不免有种从监狱中逃出生天的感觉。 每次都要经历非常繁琐的步骤。在Campus Notices上发广告或者看广告,希望能有个顺路的小伙伴给个ride。如果能求到ride的话,坐车45分钟去Staunton的Amtrak站,或者一个半小时以外的Charlottesville Amtrak站坐火车,或者去Roanoke坐飞机。为了省钱,我每次都坐Staunton的火车,隔两天才会有一班,还经常晚点。 然后为了便宜去挤青旅。十二个人的混合间,一进去已经有十一个男的。让作为一个女生的我很悲伤的是,没有一个人回头看我一眼…… 就在这种恶劣的交通条件生活条件下,我去了纽约。费城。华盛顿。旧金山。芝加哥。西雅图。加拿大。墨西哥。古巴。嗯,大学这几年跑过的地方太多,无法每个都想起来了。 每一次的出游似乎都是对闭塞环境的消极抵抗。增长了阅历和勇气和旅行经验和独立经验以后,每次回到Lexington都很可耻的有一种终于回家了可以好好睡觉了的感觉,于是明白了所谓的抗争说到底还是徒劳。 而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我才发现,四年内去了这么多地方的我,竟然没有去Shennandoah Valley National Park. 觉得很可惜,很愧对自己每次认识新朋友说的那句I’m from Virginia. 只有专门回去看看,然而冬天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 毕业以后偶尔和几个关系熟的校友聚会,比如在写这篇文章的10个小时前,我正和曾经的远房学长老刘坐在北京的华茂广场吃晚饭。上次见到应该是两年前。 更别说,十一的时候见到了当年毕业前夕突然人间蒸发的忠臣同学。时光突然倒流回五年前的暑假,他带我穿过成都的小巷子吃啊吃,吃到最后我胃痛不行吞了了健胃消食片算是吃货一天的总结…… 然后还有在纽约的小崔,秋池姐,还有暑假过来实习的学妹,还有虽然没怎么见面但联系不断的小涂,还有零零星星在毕业后还有联系的人。 每次的小聚,除了互相问问现状意外,必然的话题就是回顾那几年,惊讶于它的不真实感,顺便聊聊从二次元回到三次元有没有被吓到。聊起W&L,不是说大家对学校没感情,但吐槽永远是更多的。谁谁谁又depression了,谁谁谁跟你讲是个奇葩哦,谁谁谁以前跟谁谁谁好像有一腿…… 但还是,大家会以一种有点怀念的语气,聊起当年那个幽默风趣的老师,指点江山的同学,一摞一摞不沾地气的美国历史英国文学佛洛依德女权主义,末了感叹一句虽然怎么怎么但是W&L这个教育条件真是无可挑剔……曾经抱怨过无数次的不接地气,因为不接地气引起的各种找工作等等的现实困难,在2016年这个过于接地气的生活中,竟然成为了我们的精神支柱,让我们有底气不消失在芸芸众生中。 (所以真的还是博雅教育好文理学院好哇……) 所以去年看到我们学校居然被经济学人在某个学校排行榜上排到了第一名,心里还是很骄傲的,无法回避的骄傲。但我想不出来有什么可骄傲的。 曾几何时当我还在那个二次元空间里的时候我面无表情的说过,我在这里生活的还不错,但这里真的不是一个我离开以后会想念的地方。毕业后找工作不顺而发现归属感所在,终于证明flag不能乱立,所谓离开后不会想念真是实力打脸。 精神财富很虚无,很二次元,很不贴近现实,不能当饭吃。但是当饭吃饱以后,没有精神财富,人照样是空虚的。 我已经写不下去了。 致敬Lexington。致敬1749年。致敬我那消失在二次元再也回不来的四年青春。 哦还有,其实大学4年居然没有strip the Colonnade,我挺后悔的。

PriorityQueue

除夕例行篇

又到了一年黑魔王生日也就是12.31了。2015年实在是近几年中最顺利的一年,找到工作搬了家,谈恋爱,交了新朋友同时和旧朋友交集也频繁很多,想去的西藏夏威夷都去了,最神奇的是终于见到了十年来关系最好却一直没见过的网友第一名第二名。。。从初二就心心念念想见面的两个人儿啊,居然在同一年这么见到了。 去年今天我许了以下愿望: 1.找到一份可以给我办H-1B的全职工作:Check.在贵司工作真是蛮开心的,觉得找了那么长时间工作还是挺值! 2.参加李东玥的毕业典礼,用行动来讲一讲“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故事:Check.虽然后来被Spirit Airline坑了…… 3.回一次深圳:Check. 4.实现第3条后,给我妈做一顿饭:Check,四月份蒸了个鸡蛋羹,本来以为之后就没机会了,结果10月份来纽约,如愿给她做了碗汤面~ 5.和菜师傅继续相亲相爱相杀且不被宠成公主病病患:Check…虽然越来越有公主病驱使了。人类的劣根性啊,就是会慢慢对把其他人对自己好作为理所当然,尽管他其实没有任何义务为你做任何事情。道理都懂但是实现起来需要毅力,同志仍需努力orz 于是今年今天,我再许下2016年愿望: 拍星轨 在我的国家公园pass过期之前自驾以下线路:Yosemite — Death Valley — Las Vegas — Bryce — Zion — Antelope Canyon 继续和菜师傅继续相亲相爱相杀且不被宠成公主病病患 ……好吧这个比较俗,那就是抽中h1b= =

PriorityQueue

一个特殊的朋友

又是好久没发博了。自从买了智能手机可以随时上网,我用电脑的时间骤减,博客更是落灰了,惭愧。 既然好不容易写个博,本来呢是不想用这么直白没文采的标题的。但是在大致构思这篇博文以后,觉得我这位特殊的朋友呢,真的是非常非常难描述。只能用最直白最浅显的语句,至少让自己明白一些。难描述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在高中的时候就并没有什么深交,毕业后更是毫无联系。不记录下来,只怕日子久了,就将这个人,这段经历忘记了。 于是,这里要说的是一个高中同学。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剪着小平头,身材微矫健。高中嘛,穿的又都是清一色的毫无剪裁可言的运动服。总之,是需要稍微反应一下,才会想“哦,是个女生”的造型。 认识的过程相当奇特,可以说是我目前经历过的第二奇特的。高一我在13班她在12班,宿舍在同一层,用同一个卫生间。每到晚上十点多晚自习结束了,卫生间那个长条形的水池边上就会挤满穿着睡衣洗脸刷牙的姑娘们,现在想想那个景象还是挺亲切挺美好的。 那年的10月份,哈利波特的最后一本书中译本终于出版,但是大多数同学还没来得及看。当然嘛,我作为多半是全年级最铁杆的哈迷,那时候早就把英文版来来去去翻了几百遍。某天晚上大家刷牙的时候好像是有谁提了个头,我立即滔滔不绝地大谈特谈哈利波特,以及哈七各种不厚道剧透。。。然后可能是过了一段时间吧,我发现我一直在和同一个人聊这个话题。我现在已经不太记得那时候她有没有开始看哈7了,只记得聊到哈利波特,她和我一样一样的热情兴奋滔滔不绝。后来睡觉铃打起来,大家各自回宿舍睡觉,连名字好像互相都没有问。。。而且因为她的发型,我那时候完全把她归类为假小子了。。。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就成为朋友了。现在回想一下,感觉她倒是更主动拉近关系的那方。我高中没有什么朋友,有人主动来和我交朋友,当然我是感激不尽的。 关键是,在后来的一次聊天中,我们又发现,除了哈利波特以外,我俩居然还都很爱很爱金庸。原因也一样:大气。(后来我们还发现我们注意到了语文课本里面的同一篇课文,文风也是气势磅礴的类型,当然也就不奇怪了。。。)她还和我吐槽她如何顶撞她班上的语文老师,因为语文老师认定哈利波特是“小孩子看的书”,语文老师否定金庸的大气而太高古龙的风情…… 因为这些共同喜欢的书让我们发现互相的三观很有些相通之处,高中三年内,除了有那么几个初中就和我很要好的同学以外,就数她和我最最有话聊。也不是说我高中没有交别的朋友,但是即使是聊天也都是一些琐事八卦,完全不像和她的聊天一样说的全都是些脚不沾地的事又如此舒心自然。嗯,也许不是说她和我最有话聊,而是比起其他人,我最最喜欢和她说话,感觉如沐春风。 所以,总觉得我们其实是很好的朋友。但是问题来了——我们其实真的没有说过几次话。大多时间都呆在各自的班级或宿舍里,即使走廊上碰到也是随便打个招呼,也没有机会互相深入了解,事实上交情应该是比君子之交还要淡如水。事实上,除了刚认识的时候聊哈利波特聊的火热意外,我印象中只有一次和她聊天是特别有质量的。那个下午我们是一聊一个小时,就在两个班教室外面。从哈利波特聊到金庸,然后聊到她的家庭她的性格。这时候她给我展现出我平素看不到的,非常细腻而柔软的一面——她跟我说她的善感她的脆弱,她如何思念她过世的外公外婆并总是觉得他们还会回来……(好像还导致我当晚做噩梦了)最后还和我说她已经完全信任我了所以把她真实的一面告诉我。因为我其实真的真的不了解她,所以也只是那么一听,虽然听的很感动但对她其人增进的了解也就只有“哦好吧看来不是假小子。”就算是现在回想,我也不能保证她就是真心和我说那些话。主要吧,我还是真的觉得没有到那么熟的地步,至少如果当时角色调换过来,我是不会对她这个完全不了解的人敞开心扉什么都说的。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那一个小时,我过得很有意义。 说起来,其实这种友谊这种相处,说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但这个姑娘多年来总是让我有些无法释怀,不知道如何给她归类。说关系好吧,觉得完全完全不熟不了解,甚至不会完全信任;说只是普通朋友吧,我内心最感性那部分却一直在暗示我,她是一个真正能和我心照不宣的知己。 怎么说呢,有点类似我和大多数网友的交情。因为喜欢同一本书同一个角色而认识并且可以无话不谈,但是互相又了解甚少。除了有一点——大多数相熟的网友后来都升级到2.5次元了,因为好奇心会产生强烈的互相了解的冲动。 或者说像是古龙那本《欢乐英雄》里面几个人。脾气中那“视金钱名利如粪土”一部分相投,就住在一起,互相的背景一概不知,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但就成为了关键时刻可以互相卖命的生死至交。用个比较奇怪但似乎还挺合景的比喻就是,三次元里的二次元朋友吧。想来想去,我交过的这么些朋友里面,也只有她一个是这样的,所谓特殊就特殊在这里了吧。 最后想说,庆幸的一点是,毕业典礼那天,特地找她拍了张合影,多半现在还能找到。这样,就不至于一边写这篇文章,一边空自后悔了。

PriorityQueue

【小公主影评】Your heart will kindle my heart

最近重温了1995年的小公主。嗯,就是我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天天看的一部片。 我最近才知道它和哈3居然是同一个导演导的,Alfonso Cuaron。知道这个事实后顿时觉得两部影片风格确实相似。就是那种魔幻,异域,而时间缓慢到慢慢凝固的感觉。 ----------------------- 最让我惊喜的地方是,我居然听到了好多首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我脑海里回响,却每每找不到其出处的旋律。 对。就是那首kindle my heart。还有那首欢快的教堂歌。还有那首很伤感的,就是Sara爸爸死去的时候她蜷缩在自己画的圈圈里的时候,那首背景音乐。 当我听到这几首我无意识中会哼唱的旋律的时候,我惊喜感动无以复加。仿佛是,听到了自己的潜意识。 潜意识。 我的潜意识里还有什么呢?对,我还总是记得这一幕。就是悲伤的时候独自舔舐伤口的时候,拿一支笔在自己周围画个圈,自欺欺人的觉得在这个圈圈内就没有任何人都不能伤害自己。 对,我潜意识里一直有这一幕。大一上英语课老师提到过这一幕(不过她没有提到这部影片),我就觉得,啊,好熟悉好熟悉。仿佛自己曾经这么做过,可是又没有这个印象。 现在再来看这部影片,觉得这一幕真心真心是神来之笔。没有更传神又更梦幻更有创意的方法,来表达一个11岁的小公主的伤心了。 还有最经典的一幕,自然是Sara对Miss Minchin那一段公主论——她面对校长的威胁丝毫不惧,声音不大但铿锵有力地说,每个女孩都是公主。值得注意的是Minchin情绪彻底失控后,甩了房门后开始自己抹眼泪。可以想象,也许她就是因为有个太悲惨的童年,只好相信人世间的丑恶,并把自己变的和那个年代的纽约一样一样的冷酷才能生存下去。而Sara却有了她想要而没有的东西(美好的童年),抗争了她想抗争却最终投降的社会权威。不用说Minchin了,就连我都不能不嫉妒啊。 忘了在哪里看到影评,说这部片开头到高潮都不错,就是结局烂尾了——因为觉得哪有“父亲回来了”这个完全不现实的情节,就应该像原著里那样,让她失去父亲,克服伤痛,然后继续勇敢的生活。但我觉得其实这部影片拍的已经很现实了。首先我们也看到了没有父亲的Sara是如何坚强克服伤痛,和Becky苦中作乐的。同时,它对于最大的反派Miss Minchin,还有Sara的朋友们和敌人们,其实都用了很生动的细节来描绘。 关于Minchin印象很深的,除了她被Sara惹到抹眼泪,其实还有一个细节就是影片最后Sara差点坠楼的时候她惊恐万分双手捂着眼睛。这一幕让我相信她毕竟还是有人性的。她再讨厌Sara也是真心不希望看到Sara摔死。 还有Sara那几个朋友,当然我最喜欢的必须是那个小萝莉叫Lottie。感觉影片中气氛最紧张的地方差不多就是4个女孩子帮她偷项链那一段了!那几个姑娘站在不同的地方,等校长一走就开始互相打手势,这个组织纪律性至少把小学二三年级那个我给震到了,好像从此以后还一直想以这种方式发明个什么游戏来着。有了这几个即使在Sara落难了还能缠着她讲故事,深信不疑地把她当成公主的朋友,我相信Sara就算真想失去希望,也是挺不容易的。 还有一点就是这部片其实也表现出来了一个11岁的小女孩子面对权威时候不卑不亢的抗争。我之前想到小公主这个故事的时候总还觉得,她是用美好的想象来麻痹自己,好让自己安于现状。可是电影看着看着我就觉得我错了。相反,她将美好的想象当作面对强权的武器,让它们支撑自己从头到尾不对Minchin低头,并坚持自己的信仰——那就是对生活对世界的美好希望。 里面的魔幻主义因素嘛我就不多说了,我相信导演和编剧其实是真正相信Sara讲的那些神奇的故事的。我到现在也搞不懂最后那一桌子宴席是怎么跑到她们桌上的。但没关系,不用搞懂。就让我们相信Sara吧——那是印度的神秘魔法。 噢,最后来一句……嗯,这部片改善了我对烙印的偏见,非常可以。。。

PriorityQueue

Mockingjay.

从上周四就说要去看Mockingjay,今天感恩节终于实际去看了。 看之前没有期望值,因为推上差评略多,各种说看睡着了醒来还能跟得上……最后真正看下来觉得还是很好看的。 就是,总体让我觉得有点恐怖…… 首先每场Plutarch出来我都觉得恐怖,因为我知道这演员拍电影的时候挂了,于是有几个他的镜头是电脑合成的。每次看到他我都不由得在想这到底是咋回事啊,是真人还是电脑…… 然后最后面包店少爷鼻青脸肿的出场也是。我知道原著里他见Katniss第一眼就对她使用了武力,于是等的时候一直有点紧张。没想到那个瞬间还是来的非常非常的突然。。。然后结尾的那个镜头,我不说了,看过的都懂得。总结:Josh Hutcherson可以演鬼片了不解释。 还有各种尸体鲜血之类的,实在不忍直视啊。 影片的节奏相当不错,张弛有度,故事也解释的很清楚,该催泪的地方也成功催泪了(医院那段),于是我一路看下来都觉得很精彩,也不觉得想睡。只有最后看完了想总结一下才发现……其实没发生什么啊,就是到最后大家把几个人救出来了而已……其它时候都是到处拍拍宣传片嘛加上点打酱油的感情戏嘛。大概还能记得的片段就是女主当了起义代言人-->去医院拍第一个小广告-->7区起义-->去自己家拍第二个小广告-->5区起义并且断了首都的电-->首都飞机来袭击-->Finnick拍小广告-->救出面包店少爷和Johanna等人 然后,大表姐的演技一如既往的给力,Effie和Haymitch一如既往的有气场,Liam Hemsworth一如既往的很帅。(我上次看到大表姐她还是裸着的呢。。。囧 最后必须大赞的是。。。音!乐!!! 首先,背景音乐听着很熟悉。沿用了前两部的背景音乐,好像没有新的。比如说katniss和gale在湖边那首歌和第一部里katniss第一次在竞技场里拿到治烧伤的药的背景音乐一样。 除了很好的调动了气氛以外,对于我这种喜欢把老电影重复看的孩子来讲,感觉还是很连贯的。 其次就是这部片最大的惊喜——Hanging Tree! 当时大表姐在荧屏上两句我就觉得这个旋律好上口,慢慢插入了背景音乐就觉得这首歌好悲伤。配着大表姐并不专业但很真挚浑厚的声线更有感染力。回家查了一下才发现现在这个单曲卖的好火。。。 下面是歌(放心 没剧透) Are you, Are you Coming to the tree Where they strung up a man they say murdered three Strange things did happen here No stranger would it be If we met up at midnight in the hanging… Continue reading Mockingjay.

PriorityQueue

一个颦儿 一本江湖

很久前师黍给我推荐了一本古龙,叫《欢乐英雄》。我俩都是金庸迷,习惯了金庸的壮观,可能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偏见觉得古龙有点小清新。所以他会给我推荐古龙的书多少让我有点怀疑,于是决定去读一下这本书。 这本小说确实很有意思,非常无限制的理想化。四个人个性迥异但三观相似的人,莫名其妙地住到了一起,成为了互相完全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却都能毫不犹豫为彼此卖命的神交。这种理想境界的友谊《水浒传》自然也写过,却由于梁山泊人数太过庞大,等级太过明显,而令人觉得有生硬之感。这样的友谊,也许生活在现实世界的我们无法拥有,但总可以追求。 其实我想说的,是郭大路和燕七。是郭靖和黄蓉。是所有武侠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因为当读了基本武侠小说以后,我发现其实每本书的女主角其实都是——林黛玉。 也有很多像湘云。或者是妙玉。偶尔有探春熙凤秦可卿。基本没有薛宝钗。 所以说其实林黛玉才是中国萝莉的鼻祖啊!   看每本武侠小说的女主角和男主角斗嘴斗气,都像“俏语谑娇音”;每次女主角露小儿女娇憨态,都像“春困发幽情”。总之,我每每看红楼,都会想到金庸;每每看金庸,都会想到红楼。想来,这些大侠们写女子的笔法,都是和雪芹学来的吧。 总是想,如果林黛玉是武林中人,如果林黛玉没有遇到贾宝玉,机灵睿智,充满书卷气,又置功名利禄传统礼法于不顾——她可能会变成黄蓉吧?   又不知道我再写什么了。闲下来了,我应该去重读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