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st

中国式成熟

我从性格到思维方式都非常“单线程”。举例说就是思考自己的事情的话想不到其他人,观察一个人的时候观察不到另一个人,思考问题的时候除非有纸笔记录否则只能考虑到事情的一个层面一种后果,甚至看小说的时候都还是习惯性的把角色分为“好人”“坏人”两大阵营。因此,虽说我从来没觉得自己不成熟——我自认为自理能力和心理素质应该都达到了我这个年龄的标准了吧——当非常多人说我“不成熟”的时候,好吧,我认。 所谓“不成熟”最大一个表现就是不太会待人接物,至少我爸经常批评我这方面。几乎每次我参加我爸和他同事或亲戚的局,出来了我爸都会好好教育我一顿说我哪哪做的不对(比如和长辈聊天的时候总是“我觉得我认为”啊,有些话不该说的乱说啊等等)。教育完了我也都记得住,同样的错误也不会再犯第二次,但是又会出现别的各种错误。于是他自省说,我们对你这方面从小就疏于教育才导致这样!你妈这方面就不咋地,也就勉勉强强!你就更不行了! 他这么说的时候其实我是很疑惑的,因为我觉得我妈其实这方面不差啊,从小也确实都在教我啊,一直在教我“要有眼力价儿”,比如说一起吃饭的人茶杯空了要给满上啊,到别人家做客看到主人家在洗碗什么的上去帮个忙啊什么的。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我爸和几个朋友出去郊游其中另外两位叔叔也带了女儿,都比我大上几岁。在某个休息站我想去麦当劳买个冰激凌让我妈和我一起去(帮我付钱orz),于是问另外两个姐姐说要不给你们也带个冰激凌吧你们想要啥?两个人都要了甜筒,我还觉得为啥呀明明新地更好吃……结果到了麦当劳我妈给她俩买了新地,一杯草莓的一杯巧克力的。我说她们要的不是甜筒吗!你买新地你怎么确定她们想要这个口味的呢!我妈说这你都不知道,她们不好意思挑贵的呗!当时的我觉得我妈想太多了吧。很久以后开始有半生不熟的人请我吃东西,而我只敢从便宜的里面挑时,我才恍然大悟。 类似的情形不在少数。比如“你看你怎么怎么样你的朋友们肯定都笑话你/讨厌你”“不可能他们从来没和我说过”“他们哪里会跟你说呀!”这种对话发生的时候,我其实很不屑的觉得她想太多。那时候我上中学,而我中学那几个朋友各个互相都有话直说的,我早就被他们伤害成筛子了他们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怎么会不说!而我妈不了解我的情况瞎推测也是常有的事,比如到现在她都以为正常有文化的女孩子都不会说脏话……但是过后当我发现我“怎么怎么样”可能确实会让人笑话或让人讨厌的时候我明白了,也许当时我那些朋友确实没好意思对我说,也许他们确实对我有话就说只是对我妈批评我的事情没放在心上但这并不代表我之后交的朋友也会如此。 但最近接触了几个其他长辈后,我觉得我有点明白我爸的意思了——和另外一些中年大妈相比,我妈确实“不太能来事儿”。抢买单一般抢不过人家,有人送礼或请吃饭一概直接拒绝(而我爸会在并不损害对方利益的情况下“给个面子”)。对比别的长辈对我和我妈对别的晚辈,就更加明显了。 比如说我去同学家或菜师傅家,家长们一直在忙前忙后的张罗,烧水倒茶自不必说,一会儿给削个苹果一会儿给个梨的,我说我不饿他们还非要给我楞塞。上了饭桌更没话说各种给夹菜,还非要劝我“多吃一点”(拜托劳资想减肥好吗)。在沙发上坐下了就是“要不要看电视?我把我们家电影什么什么碟都给你找出来吧”。天气冷了一定让我披件衣服,干了一定拿护手霜啥的逼我抹,甚至要出门了看我除了外套啥都没有也会跑去给我找围巾手套,甚至“你的鞋太薄了,我有双鞋很好的你穿走吧!不要啊,我们再给你买双鞋吧!”咳嗽两声就是“哎呀我给你熬个雪梨汤”然后一般还真的会熬出来逼我吃掉……当然他们一定会说的话是“在我们家就和在自己家一样!”但问题来了,我在自己家所有事情都是自己亲手做的没人替我忙前忙后的张罗,还以为我真的不介意穿别人的鞋戴别人的手套…… 而我妈呢,就拿我高中某年生日举例子好了。请了5个基友,结果头4个先到了。我妈出来打了个招呼,认识的问问近况不认识的互相介绍一下,然后去烧了个水,我顺便给他们几个都倒了橙汁。然后我出门接第5个不认路的同学,我妈就直接回书房关门上网了,我几个同学自己翻抽屉翻出了一套American Pie就开始自己看……后来我带着同学5号回来了,吹蛋糕唱生日歌各种喧闹我妈也没来管我们,还是我切完了蛋糕往书房里送了一块进去…… 天哪。简直觉得我妈是模范家长。帅得没边。我觉得让20岁的人在这两个类型d额长辈中选一个相处的话,肯定都会选我妈这样的! 结果有一次当我和我妈吐槽哎呀那个什么什么阿姨好热情啊我好受不了的时候我妈居然开始自我反省了……原话不记得了,大概意思就是她每次也想好好招呼客人的,奈何自己实在是没什么经验,所以总是显得不够热情,非常高冷,很担心来咱家的客人会对她有想法。我赶快和她说噢天请您千万保持这样我代表我的好基友们爱死您。但是…… 是不是对于他们那一代人来讲,或者是对于所有“懂得待人接物”的人来讲,那些让我浑身拧巴的热情家长才是“成熟”或者说“中国式成熟”的呢?说“中国是成熟”是因为我其实很少和不是教授的外国长辈打交道,就算打交道的时候,说错做错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人反馈给我……而且西方文化中人与人之间的界限也确实比中国文化要明确一些,所以我猜在待人接物方面达到西方文化的标准应该是更容易一些吧? 细细想来,真觉得所谓“成熟”的待人接物里面有不少文化陋习(至少我认为是陋习)。诚然,有眼力价儿是好事,不以自我为中心也是好事,但是总是给别人塞自以为的“好意”则有剥夺对方的选择权的嫌疑,抢买单这种毫无道理地逼对方欠自己人情的行为则更让我无语,可当和我同桌吃饭的人非要和我抢买单,我也不太可能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跟着抢(如果是和同龄人的话我可能还会提出来大家AA,如果我带着我妈对方也有长辈的话就更……)。其实就算是最基本的“茶杯空了给满上”这一点,我也觉得槽点满满毫无意义——为啥我一边吃饭还要一边随时关注你茶杯空了没有好帮你倒?你杯子空了想喝茶你自己倒也不是很难的事吧? 我想我外公应该是很鄙视这种文化陋习的。外婆后来和我说她当时和我外公是偷偷结的婚,近几年非常时髦的“裸婚”——俩人各自偷了户口本去登记的,登记完了家里不知道。并不是因为哪方有谁不同意两人的婚事,而是因为我外公——不希望有人送礼!第一次听这故事的时候我有些无法理解,觉得因为这个理由竟然要偷偷结婚也是画风太清奇了,瞒着父母结婚给父母带来的打击远远超过了几份贺礼的价值啊!(果然,据说我曾祖奶奶听说俩人瞒着自己结婚给气生病了)但后来开始有朋友结婚了,认识的人很多开始讨论“结婚的时候谁给多少彩礼”这种问题后我开始猜想,或许我外公讨厌的不是收礼,他讨厌的是结婚就要备嫁妆这种俗套的习俗。有这样的外公外婆,也难怪能养出我妈和我这对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公举orz 但是后来我们认识了更多人处理更多复杂的事情,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外公外婆这样画风清奇。尤其对于我妈来讲,嫁给了我爹这种传统农村家庭就更需要适应,人情世故整个体系都需要重新学习。当我慢慢了解我在待人接物方面确实需要多学习一个的时候我开始刻意观察周围“会来事儿”的人并记在心里,于是现在慢慢掌握了一些比较简单的技能:吃饭的时候要随时关注大家茶杯空了没有好满上;做客的时候要随时关注主人是否有做家务的倾向,有就起来帮忙做。说话尽量少提自己的事情要多问对方的事情(鉴于我实在无法装做对不感兴趣的事情感兴趣,我决定干脆不说话了)。但我也只会把能记得住的这几件事情当程序一样定期引发。单线程的我没有办法做到在做自己的事情同时,还思考周围其他所有人的需求。可能真的是从小环境单纯,需要我操心别人的事情太少了;也可能是我从小都笃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信条,懒得去理会别人的事但也不希望别人理会我的事。 那么前面说了待人接物很成熟的人会相对显得“成熟”,但怎样才能做到成熟的待人接物呢,怎样才能“有眼力价儿”随时想到周围人可能的需求并提供呢,感觉真的是好需要随机应变能力啊……可能是天生的,可能是经验多了总结的。打个比方就是某些资深蛤丝,不管对方说什么都能quote蛤三篇,好事一颗赛艇坏事图样图森破,有什么变动就是于是我念了两首诗…… 前面写了那么多,确实是想替自己辩解说我真不是幼稚不成熟,我只是个单线程思维又没有应变能力的普通人而已哇……那么问题又来了,我需要更努力学习一下“待人接物”让行为更加“成熟”符合年龄吗?答案看似是肯定的,不管成熟时好时坏,谁都希望能让周围的人感到舒服不是?眼力价儿提高一点总是好的,至少能随时感知到周围人的需求,可是感知到需求后该怎么响应才是真正“成熟”而不只是“中国式成熟”呢?中国的语境下的“成熟”所包括的各种文化陋习已经让我不堪其扰,我又如何愿意将同样的压力施与他人呢。曾经想过也许可以把握一个“度”,在热情的同时不要让人感到有压力……但看现在这状况感觉把握这个“度”实在很难,谁知道当对方推辞你的热忱时只是“客气客气”还是真心厌恶呢。做人真是一门大学问啊。

The List

其实呢每次生病都应该写个博客12.31更新版

记录一下吃了什么药,每天什么症状,以后感冒了也方便参考嘛。而且,每次生病的时候心理状态都会很微妙,觉得自己脆弱的一捏就碎,整个人的气质也会安静如鸡 很少有的符合我现在的年龄orz 多么值得纪念 好了这次病还没治好,我每天更新一下。。。 周末在武汉冻着了,戴围巾就痒的体质的我感受到了世界满满的恶意 周一早上醒来吞咽就嗓子疼,上班路上买了一大包板蓝根并且当天冲了三杯,到了晚上嗓子就没事了,觉得这板蓝根还挺管用 周二又冲了两杯板蓝根,结果呵呵,拉了一天肚子,在公司厕所上了一天班以后我含泪挥别了板蓝根。开始有很浓的鼻涕和痰,天真如我竟然以为那是病快好了的症状。。 今天终于gg了。不拉肚子了但是觉得自己发烧了,流了一天清鼻涕,又不敢乱吃药所以只能一直喝包治百病的热水。四个字来形容我今天就是,蓝瘦香菇。。。 鉴于后天要上飞机,我只好明天请个假去看病了。。不知道打个点滴会不会让我至少去西安的时候保持围笑orz 好了以下是12.31星期六写的了 星期四 醒来了终于不鼻塞流清鼻涕了 如果之前有发烧的话应该也退了 虽然还是一直咳嗽有鼻涕有痰 于是请假去了家附近诊所 想着打个点滴或许就一切都好了!结果那个医生吧,让我去验了个血。我表示我上次扎手指应该还是小学的时候吧。。然后医生说我没啥大事儿连消炎药都不用吃,于是开了俩药,一个保护嗓子的中药还一个西药,成分带麻黄碱。果然。。每天一粒,每次吃完一个小时后就觉得,哎哟喂好兴奋想跳舞。。 周五周六吧,精神头儿还可以,就是一直还是在咳嗽吐痰擤鼻涕,一边在外面玩真是亚历山大。。明天啥的应该就没什么好更新的了吧

The List

一个迷妹的人生巅峰:邂逅Daniel Radcliffe

7月24日晚上7:30,纽约东村The Public Theater,丹尼尔·雷德克里夫的新剧Privacy准时上演。托常混剧院的朋友帮忙,花80美金的会员价买到了第一排中间的票,得以近距离和我们的蛋妞接触及互动。很巧的是7月23日正是蛋妞的27岁生日,于是我采纳了夜骐的建议,买了一瓶京都念慈菴,附了贺卡放在礼品袋里提了过去,觉得只要他能收到这份礼,我就算心愿已了。 三个半小时后,我双腿发软,一步一步挪出剧院,仍然不敢相信一切都远远超越了我的期望值—— 一、我庄严宣誓我不怀好意的堵门指南 几年前在百老汇看蛋妞的How to Succeed的时候也堵过门,但由于百老汇人比较多(不少没看戏的人提前就去后门排队了),安保也比较严,所以我没抢到任何互动机会。而Privacy因为并不在百老汇,观众和围观群众相对较少,所以堵门能说上话拍上照的概率要大很多。 The Public Theater没有后门,演员和观众是同一个门进出。一开始我以为直接堵在门口会不礼貌就走到后面一点排队,但后来发现安保人员直接在门周边拉了个界限,很多比我晚出来但站在门边的人就站在了第一排,而我赶快往门边跑也只站了个第二排……等的过程中,工作人员还很好心的专门把年龄小的孩子拉到前排的右手边,那时候我还是很羡慕那些孩子的。 之前在百老汇堵门的时候,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始有人尖叫起哄,于是我抱着希望看像门边却发现其实什么也没发生。后来演员终于出来了,但头几个也不是蛋妞,也让我空欢喜好几次。这次体验则好很多——虽然我也踮着脚尖等了半个多小时,但首先没有任何人假起哄,其次是——他是剧组第一个出来的。他一出来,直接走到右手边,先从那些孩子们那边开始签名。等了很久也没看他往左边挪动,我就努力侧头看了一下,瞬间惊呆……他居然和每个人都会聊天,而且会接过每个人,真的是第一排的每个人,的手机并与他们自拍合影。我手里拿了三本playbill,本来觉得只拿一本给他签名就好,但是发现另外一个姑娘直接给了他三本,他真的就把三本全都签了名,我顿时觉得大受鼓舞。 快走到我这边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却只能忍耐着看他和我前面的人一句一句聊天,签名,合影,觉得时间从来没有过的这么慢过。这时候我右边有个姑娘趁他和人聊天的间隙突然喊了一句,Happy birthday。 蛋妞稍微一呆,然后马上笑着道谢。这时候我感到我的机会来了,此时不行动更待何时,要不然我挤在第二排,怎么可能引起他注意呢。 于是我努力从前排两个人头之前伸出拎着礼品袋的手,大喊Happy birthday!此时一起堵门的群众都发出了awww的声音。蛋妞呆了大概半秒钟,显然是并没有想到会有人会给他送生日礼物。我看他喜出望外的拿了我的礼品袋,看着我的眼睛和我说Thank you,然后把袋子递给旁边保安。那一刻我心中简直是😳😍😻🌟💫✨⚡️💥🚀💕❤️❗️🌋🇨🇳!我想顺便请他给我签了名呗,结果他非常慢条斯理有礼貌的和我说,对不起啊,你介不介意我先把前面这个哥们playbill签了,签完了马上轮到你。 我震惊了。我听说过hp圈子的人都很礼貌有涵养,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多半已经厌烦了狗仔队无处不在的跟随和脑残粉们水泄不通的围堵的明星,能够对粉丝们如此谦和有礼低声下气。这种教养涵养甚至让我感到汗颜——他对我们是如此的平和和谦卑,而我却一直在想如何挤开前面的人站到第一排就为了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多少还是挺没教养的。 等到给我签完名以后,我隔着第一排的人问他介不介意来一张合影,他说没问题并马上靠近我准备摆pose,第一排的人也自觉的往两边挤了开来。我手机早已打开摄影模式,把手机递给了他让他来给我们自拍。短短几句对话居然让我忘记了他是那个我多少年来只能在荧屏上看到的哈利·波特,而让我觉得反而更像一个经常就会勾肩搭背出来喝一杯的老友,我虽然有些小紧张小兴奋,但完全没有拘束感。或许是隔着屏幕看了他15年,他早就成为了我的老友吧,我们不是经常说哈利罗恩赫敏就像我们生活中的好朋友一样么。 我想我当时幸福感太爆棚了,以至于之后挑照片发朋友圈才发现,他居然拍了两张。太照顾人了! 二、Privacy无剧透版观剧指南及观后感 纽约东村的The Public Theater是纽约最大的off-Broadway theater,也是最近很火的Hamilton的诞生地。我一直觉得这部叫Privacy的剧在名字叫The Public Theater的地方上演一定是故意的,讽刺意味实在很强。 确切的说这部戏很难有什么剧透,因为本身并没有什么剧情,重点更加在于科普你在网上泄漏信息的1000种方式——你的Google帐号会记住你的名字照片搜索记录并泄露给广告商,黑客可以黑进你的路由器监控你上过的所有网站填过的所有信息,等等。中心思想就是讨论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以及在信息时代人与人之间保持距离是有多么难。 虽然剧情并不出挑,但形式新颖特殊,观众体验非常独特。看戏的体验其实从买票那一刻就决定了,只要你单独买票,那么剧组就会利用你买票时填写的信息在网上人肉你,并且可能会在征求你的同意后,在剧中用到这些信息,并邀请你上舞台与主角进行互动。我看剧的过程中,一共有5个人被选中走上舞台。不过我不确定他们是否都是看戏群众,还是说其中有藏得很深的群演…… 入场的时候自然工作人员会给你发playbill。这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playbill了。 蛋妞在剧中演一个剧作家,为了完成他的新剧本他需要去采访一些人。可是因为他和人交流有障碍,无法鼓起勇气去采访,只得找心理医生求助,并从伦敦来到纽约,准备在美帝热情文化(??此处需要黑人问号表情)的熏陶下试着敞开自己的心扉。那么这位作家在纽约发生了什么呢?嗯……那就请自己进剧院看吧。 心理医生告诉作家,他的生活中有很多观众,而他必须得和他的观众们有所交集有所互动。这里,我们这些看剧的观众则充当了他生活观众的角色。在互动环节中,心理医生经常请大家掏出自己的手机—— 没错,这是一部欢迎带手机入场的剧!是不是和你看过的所有其他剧都不一样? 在互动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进行了各种谷歌搜索,自拍(也给了我很多偷拍舞台的机会),而且还有机会给剧组发邮件……哦对,剧组自己提供wifi 一边用着手机一边和舞台上演员喊话的感觉,想象一下,是不是很爽? 然后之前听说还有一个彩蛋——斯诺登将会出镜。很遗憾,个人感觉斯诺登的出场既没有推进对于剧情发展,也没有深化主题,总之只是来打了个酱油。不过还是放个图,毕竟人家长得蛮帅的: 斯诺登这一段情节也算是本剧缺点的集中表现——对于主题的探讨流于表面和形式而不够深入。不过鉴于本剧的试验性质,未来发展空间还是非常大的,之后一定会有类似形式但是主题更深入的剧出现。我想既然现在所有人都用智能手机生活了,那么用智能手机看的剧怎么会不很快流行起来呢? 番外篇:安利一发Swiss Army Man 这是蛋妞的奇葩新电影,本片导演Daniels获得了今年圣丹斯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故事讲的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哥们Hank(Paul Dano饰)被困荒岛,碰到了一句能说话能放屁的尸体(蛋妞饰),于是一活一死一起走上漫漫回(搞)家(基)路的故事。 首先我要郑重声明,请千万不要把Swiss Army Man翻译成“瑞士军人”。正确的翻译应该是“瑞士军刀人”!Swiss Army本身含瑞士军刀的意思,至于为什么要这么翻译,我想大家看看预告片就清楚了——蛋妞演的“活尸”Manny的身体简直和瑞士军刀一样无所不能,能砍柴能喷水能点火,甚至还能当指南针用! 电影的设定和情节毫无逻辑可言,甚至无法自圆其说,主题思想又感觉前后矛盾。我之所以愿意五星推荐,是因为里面的情感渲染太棒了!虽然整部电影以搞笑怪诞为基石,但是我作为观众,居然能够在两个小时里每一秒都感到温馨欢乐的同时又感到悲伤苦涩孤独,以前很少能同时感知如此自相矛盾的情绪。 基情的烘托应该是本片的点睛之笔。按照设定来讲,这两个人应该都是直男,共同爱好之一就是看美女。但是两个人一路上互相依赖,Hank为了让尸体君心甘情愿帮他,总是和他细细描绘在人群中生活那些温暖而美好的情愫——朋友们喝酒开派对狂欢,一个人戴着耳机坐公交车静静的看着喜欢的姑娘上车下车,这都是尸体君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讲到情深处他甚至开始还原现场,两个人拿树枝搭出了类似公交车的形状,两条树藤当作耳机,假装听音乐看风景。在和尸体君一起体验人间美好的过程中,Hank对他产生了微妙的感情,甚至比基情还要更隐晦和深远……每次想到这儿我就很可怜他——好好一个直男,被一具尸体掰弯了,而且尸体居然还是直的! 最后结局的画面特别美——夕阳,海滩,尸体放着屁一骑绝尘,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

The List

没抽中h1b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标题果断的知乎体。是的,我确实在知乎上看到了这个问题,其实很想凑个热闹去回答一下。但终究,我想这个话题我还是写到博客上比较好。这终究是一种私人定制的体验,太主观,太多个人情绪在里面,而且不亲自体验,真的无法想象。 我应该是比很多人要幸运了。一来我公司靠谱,可以保证让我回国一年后再把我接回美国。二来我家条件也不差,让我啃老一年或者接着读书并不会有经济上的负担。三来就算我拼死了要留在美国,我还没有硕士学位,接着读个书也不算亏。所以说,比起很多没有退路的同学们根本不敢直视抽不中的可能,我应该说是老早就列好了b计划c计划d计划,应该说,已经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 但当别人开始一个个报喜的时候,当immigration girl上预计我基本没有希望了的时候,我情绪上受到的打击却令我始料未及。粘人,怕孤独,精神恍惚,动不动就想哭,害怕未来害怕挑战又毫无自信,我现在仿佛退化为我14岁的时候了。 意识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妈呀。我要回国了。我不能每两个月就见到一次我男朋友了,怎么办呀! 这个想法慢慢也算是克服下来了,毕竟其实只要我和他肯花功夫多坐两次国际航班的话,三个月见一次还是做得到的。下一个袭击我的是re-entry shock. 慢慢还泛上来一种近似乡愁的情绪,那就是——我实在不太舍得美国。这听上去可能有点崇洋媚外的嫌疑,我也并不觉得美国一定就比中国好或者中国就比美国好。只是,不能否认地球两端,文化不同习惯不同,处事方式也不同。而让我改掉这些好不容易养成的适应这边的文化和生活的习惯,甚至要开始努力养成一些截然相反的习惯,我心理上很抗拒的。 最重要的是,虽然我高中毕业后才出国,和很多高中就走的朋友比算晚,但是我所有成人必要的生存技能都是在美国学会的。做饭,开车,税务,保险,租房,出行,理财,求职,赚钱,等等等等。小事包括找餐馆使用Yelp/4sq,打车用Uber,火车坐Amtrak飞机看Kayak这些,都是在美国慢慢掌握的技能。我还记得上次回国的时候,看着我妈用去哪儿买机票,带我出去吃饭每次吃完了开大众点评找团购券,诸如此类,我看的简直眼花缭乱,觉得她好像在变魔术一样。 总之,我从来没有作为一个大人在中国生活过。心里有期待,但更多的是害怕。也因此,我对自己的退化觉得失望又可笑:18岁的那一年我自个拎个大箱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来闯美利坚了。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自信而又勇敢啊,为什么现在反而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畏手畏脚的了? 异地恋和re-entry shock. 这些都是剧变的生活所带来的挑战。对于不能逃的挑战,我只能战战兢兢地说一声,challenge accepted. 而必须离开美国的失落感,却给我的情绪造成了我未曾想象的刺激。 就像我之前说的——即使美国万般不好,生活不方便,存在歧视问题,朋友比国内更难 交,饭菜不好吃服务质量差(当然,以上说的都是弗吉尼亚),因为身份问题所以各类行动受到限制——但它给了我我从小一直想要的,自由而独立的成人生活。成 为自己的自由女神,一开口便是一段独立宣言。因此可以想像,我对弗吉尼亚(成人第一站)和纽约(职场第一站),都有着很深的归属感,应该不输于我对2010年时的深圳的归属感。 然后去年4月份我去广州美领馆更新F-1嘛,当时pp说,你在美国那么久了来美国居然还需要办签证,美国应该想让你来就让你来。诚然,呆了很久的人就可以随便来这个逻辑本身并不对,但是它非常形象的体现出了我这段时间感受到的心理落差——几年的时间我对美国的归属感慢慢赶上甚至可能超越了我对深圳的归属感,我觉得这里是我的家。然后现实给了我一拳,说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你就算这里脱了裤子爬到床上,这里也不是你的家。 每次心情一差,就会因此开始难过,需要嗓子咽一下,才不会哭出来。 嗯,感性的部分应该就差不多这样了。其实也是有学到一些东西的。 学到的一个东西是,放宽视野的话,其实人生有很多很多机遇。我仿佛是一直走在大马路上准备走到地平线那个终点,结果马路封路了。这时候我才会注意到,周围有很多小岔路,似乎到的是同一个终点,而且说不准风景还更好。 学到的更重要的东西是,对自己的命运的主动权,终究可以且应该牢牢握在自己手上。只要知道要去哪,一两个“人生转折点”根本无法阻拦。我看到很多人对于抽h1b不中的感慨是“自己不能决定自己命运”的无力感,也许因为我运气好选了好专业进了好公司,但是我认为,认为一次抽签就能改变自己命运的,那纯粹是扯淡。我相信,在你有了明确目标的那一刻(即使目标就是在美国工作),那么“如果抽签不中我怎么达到目标”这个问题和它的各种答案会立即应运而生。在你开始考虑这些答案的一瞬间,你就把主动权夺回了自己手中。 最后,我还是要和所有这个局中的失意者一样,狠狠的吐槽一下这个扯淡的抽签系统。也就是在抽签前不久,我还是很圣母的觉得,要移民美国的人那么多而美国能接受的移民毕竟也有限,所谓的抽签制度也是在所难免。而轮到自己了,才发现这个制度实际上有多么扯淡多么不公平——在这个局中,最有能力和最努力的人,并不一定能赢过那些没能力不努力或甚至不需要这个签证的人。如果一定要设一个移民人数限制,也许可以让工作难找点,工资要求高一点?写完以后我意识到这也会造成很多不公平。算了。 到此结束吧。其实我还打算再等5天。虽然希望渺茫,但还是默默的希望,也许能等来好消息。共勉。

The List

好好活着,因为你明天就挂了

知道《肿瘤君》很催泪,于是我抱着挑战自己泪点的心态去了。小时候看读者也看过不少,对于“得了绝症却依然保持良好心态”的故事也是屡见不鲜,每次看也都没有怎么样。再加上看正片之前在豆瓣上已经被剧透光了,所以觉得,也算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吧,就算是哭,也应该是文艺的抹掉眼角一滴泪。。。 结果我扑街了。 电影开始半小时后我就开始忍不住哭出来了,并且之后一直没停止过。看到一半,和ginger出去吃饭,吃吃玩玩好几个小时开心的不得了,回来打开视频,接着哭到电影结束,最后那一段更是哭到抽抽噎噎泣不成声。直到现在想起来她为自己主持葬礼那一段,我眼睛都会条件反射开始湿润起来。 。。。。好了我写不下去了我又要哭了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想哭的话我强烈推荐这部片

The List

寄居蟹搬家记

来纽约三个月搬了三次家。 第一次是从弗吉尼亚搬过来,在美国五年的东西打了好几个包,寄了几个到圣子家,然后一次次拎着箱子爬五层楼进哥大边上那个小的伸不开腿的公寓。 第二次是搬到newport的豪宅。东西本来就不算多,加上有人帮忙,这次搬家倒是非常轻松,newport那个河景公寓住的也很舒服。后来七月初,李东玥还来和我一起住了一个月,住的一直很愉快,就是临走前和同住的另外几个人发生了点不愉快。。。 然后就是这次往北搬到North Bergen.离上班的地方很远,除此之外从房租到设施到环境到治安,一切没得挑。这次搬家可谓是耗时最长也最麻烦的一次——先花了一天去宜家买家具,又挑了个周末去装家具累的浑身酸痛三天,装床过程中还发生了各种故事orz然后就是前几天,在崔海宝的帮忙下,又把newport那些东西运到新家。刚刚把一切归置好,又拿吸尘器吸了一遍地,终于感觉自己是“收拾好了”。就是说,以后进我房间就必须穿拖鞋或赤足了。这个地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至少可以住到明年八月。想到一年内估计不用再搬家了就觉得很爽——自从来了美国,我就从来没在同一个地方住超过十个月。 每年搬一次家(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搬)的后果就是,我的东西真的是非常少且便宜。真的是只要不缺东西就从来不敢买啊,总是心里绷着一根弦儿,想着“我搬家的时候拿得动么。”再加上我真的,真的,真的很讨厌扔东西,就更不愿意买东西了。 记得很久前读了一篇推崇“极简主义”的文章,里面说了极简主义者的多种特征,这个少,那个少,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两条是“手机上app少”和“信用卡少”。靠,这说的不就是我么。我信用卡只有两张并且不打算再申;我爱疯五上的apps在不分组的情况下也占不满三页;我的衣服裤子夏天冬天的加起来大概三十件左右,鞋子有个十双;护肤品化妆品也没多少,所有的加起来应该还是可以被我双手捧住不掉。不知道我这么一个90年代生的并且从小养尊处优的人,怎么会有如此守旧的消费观,主要表现形式就是“不舍得浪费东西”。扔东西对我而言是个极大的负担,如果一样东西没有坏到不能用的地步,想到它再也不能发挥作用了,我就会很自责很压抑。同样的,拥有太多东西对于我而言,也是个沉重的负担。懒惰而杂乱如我,根本无法好好使用那么多个app,无法管理那么多张信用卡,也没有机会穿那么多件衣服。 (插一句,所以我发现总结一下我的消费习惯,除了吃的以外,发现花在服务上的总是比花在实际物品上的要多。。。人太懒没办法) 所以说,其实我非常不喜欢搬家。每一次搬家,不仅意味着更多的体力劳动,还意味着告别更多旧物,斩断更多旧情。但同时我也并不希望总是待在一样的地方,天天过一样的生活——也是因为我太怀旧,害怕生活一成不变的话,怕不创造更多的“过去”,以后就没有素材来“怀旧”了。 再说回搬家本身。 虽然供求关系确实差别很大,可我真的没有想到在纽约片区租房比在弗吉尼亚要麻烦那么多,那些申请表填起来堪比报税,最搞笑的是还要老板前老板前前老板的电话。说实话来纽约前我连broker fee为何物都不知道,因为在弗吉尼亚租房不用房客付这笔钱。人生地不熟的我们,只好在Zillow上按照条件在地图上搜啊搜,估计还是挺不得要领的。还好,就在这无头苍蝇一般乱转的时候,我们认识了Ingrid,一位房地产公司的经纪人。这位姐姐实在是个很神奇的人,首先嘛她很会说话很会聊天——这应该是正常的毕竟是天天和不同客户打交道的工作;其次呢她记忆力好的恐怖,我和小崔分别对于想找的房子有各种奇奇怪怪的要求,甚至是我们自己都不那么在意只是顺口提到过的偏好,她居然都能一一记得住;当然啦也确实是非常热情且敬业,每次带我去看房都是车接车送,服务非常贴心。 但以上这些都不是重点。她最震撼我的还是两个方面。其一是,她真的做得到在陪我们看房的过程中影响我们的决定!我看了那么多间房子也遇到了那么多个房产经纪人,其他人从来都是,我进那个房间他们就站在那里,我问问题一定回答,不问问题就不说话。Ingrid则不同,我们走到哪个房间,她就特别嗨得在那里给我们比划,你看这房间总共有多宽,你看(手一指)床可以放在这里,桌子可以放在这里,有个什么什么可以放在这里。有时候房间特别小她就会撺掇说,你把床放在房间就行了,你看客厅这么大,你可以把书桌放过来……每次她开始这么说,我就觉得,嗯,这房间既然可以这么用的话,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 其二就是我真的觉得她是真心真心在努力帮我们啊!第一次看房失败后她一直在表示抱歉,然后一直在和我们保持联系(其他人才不会来加我LinkedIn)再给我们提供各种信息,帮我们筛选适合我们的选择(关键她也不像很多广告一样看到啥都给我们乱投,她给我们看的所有房子我个人基本上都挺愿意花她给的那个价格住的)。当我们看到喜欢的房间的时候她以最快速度去跟房东要申请表,帮我们排队,为了保证我们能租到喜欢的房子跟房东沟通周旋云云。 心里总觉得,她这么努力在帮我们,并不是稀罕多两个少两个客户。她是真的在关心我们,想帮助我们找到一个舒服的家。这份心意我真的无以回报,只好尽我所能——签了合同后我马上跑到她的LinkedIn主页写了个recommendation… 再说说纽约。 已经来了三个月了。对于纽约吧其实到现在也没有太多好恶之情。喜欢它的生机勃勃喜欢它永远充满惊喜,喜欢它的包容,喜欢它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更喜欢这里的很多老朋友新朋友。但同时我不喜欢人群,不喜欢繁忙,不喜欢快节奏的生活,不喜欢那种让我感觉很不安全的治安环境,也不喜欢街边全都是垃圾堆。。。 不过几个月下来我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纽约真的不适合我。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结论:I don’t really care. 我觉的最适合我的地方应该是那种,生活节奏慢慢的,街道宽宽的那种大城市。不需要太多灯红酒绿的娱乐活动,只要有几个大超市,能保证基本的生活需求就好。极简主义者嘛,还是不那么适合纽约这种“极繁”的地方的。 但是又觉得无所谓。如果让我想象一直在纽约生活个好几年,我觉的。。。好像也还是挺开心的。事实上是,我觉的在哪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我自己过得如何。自己遭遇如何。有没有好朋友。过得开不开心。 ——“此心安处是吾乡。” 所以呢,我相信,即使是一只背着壳儿到处安家的寄居蟹,心里也是有归属感的!只是……好吧,我现在越来越有点想念弗吉尼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