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成熟

我从性格到思维方式都非常“单线程”。举例说就是思考自己的事情的话想不到其他人,观察一个人的时候观察不到另一个人,思考问题的时候除非有纸笔记录否则只能考虑到事情的一个层面一种后果,甚至看小说的时候都还是习惯性的把角色分为“好人”“坏人”两大阵营。因此,虽说我从来没觉得自己不成熟——我自认为自理能力和心理素质应该都达到了我这个年龄的标准了吧——当非常多人说我“不成熟”的时候,好吧,我认。 所谓“不成熟”最大一个表现就是不太会待人接物,至少我爸经常批评我这方面。几乎每次我参加我爸和他同事或亲戚的局,出来了我爸都会好好教育我一顿说我哪哪做的不对(比如和长辈聊天的时候总是“我觉得我认为”啊,有些话不该说的乱说啊等等)。教育完了我也都记得住,同样的错误也不会再犯第二次,但是又会出现别的各种错误。于是他自省说,我们对你这方面从小就疏于教育才导致这样!你妈这方面就不咋地,也就勉勉强强!你就更不行了! 他这么说的时候其实我是很疑惑的,因为我觉得我妈其实这方面不差啊,从小也确实都在教我啊,一直在教我“要有眼力价儿”,比如说一起吃饭的人茶杯空了要给满上啊,到别人家做客看到主人家在洗碗什么的上去帮个忙啊什么的。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我爸和几个朋友出去郊游其中另外两位叔叔也带了女儿,都比我大上几岁。在某个休息站我想去麦当劳买个冰激凌让我妈和我一起去(帮我付钱orz),于是问另外两个姐姐说要不给你们也带个冰激凌吧你们想要啥?两个人都要了甜筒,我还觉得为啥呀明明新地更好吃……结果到了麦当劳我妈给她俩买了新地,一杯草莓的一杯巧克力的。我说她们要的不是甜筒吗!你买新地你怎么确定她们想要这个口味的呢!我妈说这你都不知道,她们不好意思挑贵的呗!当时的我觉得我妈想太多了吧。很久以后开始有半生不熟的人请我吃东西,而我只敢从便宜的里面挑时,我才恍然大悟。 类似的情形不在少数。比如“你看你怎么怎么样你的朋友们肯定都笑话你/讨厌你”“不可能他们从来没和我说过”“他们哪里会跟你说呀!”这种对话发生的时候,我其实很不屑的觉得她想太多。那时候我上中学,而我中学那几个朋友各个互相都有话直说的,我早就被他们伤害成筛子了他们对我有什么不满意的怎么会不说!而我妈不了解我的情况瞎推测也是常有的事,比如到现在她都以为正常有文化的女孩子都不会说脏话……但是过后当我发现我“怎么怎么样”可能确实会让人笑话或让人讨厌的时候我明白了,也许当时我那些朋友确实没好意思对我说,也许他们确实对我有话就说只是对我妈批评我的事情没放在心上但这并不代表我之后交的朋友也会如此。 但最近接触了几个其他长辈后,我觉得我有点明白我爸的意思了——和另外一些中年大妈相比,我妈确实“不太能来事儿”。抢买单一般抢不过人家,有人送礼或请吃饭一概直接拒绝(而我爸会在并不损害对方利益的情况下“给个面子”)。对比别的长辈对我和我妈对别的晚辈,就更加明显了。 比如说我去同学家或菜师傅家,家长们一直在忙前忙后的张罗,烧水倒茶自不必说,一会儿给削个苹果一会儿给个梨的,我说我不饿他们还非要给我楞塞。上了饭桌更没话说各种给夹菜,还非要劝我“多吃一点”(拜托劳资想减肥好吗)。在沙发上坐下了就是“要不要看电视?我把我们家电影什么什么碟都给你找出来吧”。天气冷了一定让我披件衣服,干了一定拿护手霜啥的逼我抹,甚至要出门了看我除了外套啥都没有也会跑去给我找围巾手套,甚至“你的鞋太薄了,我有双鞋很好的你穿走吧!不要啊,我们再给你买双鞋吧!”咳嗽两声就是“哎呀我给你熬个雪梨汤”然后一般还真的会熬出来逼我吃掉……当然他们一定会说的话是“在我们家就和在自己家一样!”但问题来了,我在自己家所有事情都是自己亲手做的没人替我忙前忙后的张罗,还以为我真的不介意穿别人的鞋戴别人的手套…… 而我妈呢,就拿我高中某年生日举例子好了。请了5个基友,结果头4个先到了。我妈出来打了个招呼,认识的问问近况不认识的互相介绍一下,然后去烧了个水,我顺便给他们几个都倒了橙汁。然后我出门接第5个不认路的同学,我妈就直接回书房关门上网了,我几个同学自己翻抽屉翻出了一套American Pie就开始自己看……后来我带着同学5号回来了,吹蛋糕唱生日歌各种喧闹我妈也没来管我们,还是我切完了蛋糕往书房里送了一块进去…… 天哪。简直觉得我妈是模范家长。帅得没边。我觉得让20岁的人在这两个类型d额长辈中选一个相处的话,肯定都会选我妈这样的! 结果有一次当我和我妈吐槽哎呀那个什么什么阿姨好热情啊我好受不了的时候我妈居然开始自我反省了……原话不记得了,大概意思就是她每次也想好好招呼客人的,奈何自己实在是没什么经验,所以总是显得不够热情,非常高冷,很担心来咱家的客人会对她有想法。我赶快和她说噢天请您千万保持这样我代表我的好基友们爱死您。但是…… 是不是对于他们那一代人来讲,或者是对于所有“懂得待人接物”的人来讲,那些让我浑身拧巴的热情家长才是“成熟”或者说“中国式成熟”的呢?说“中国是成熟”是因为我其实很少和不是教授的外国长辈打交道,就算打交道的时候,说错做错什么事情也不会有人反馈给我……而且西方文化中人与人之间的界限也确实比中国文化要明确一些,所以我猜在待人接物方面达到西方文化的标准应该是更容易一些吧? 细细想来,真觉得所谓“成熟”的待人接物里面有不少文化陋习(至少我认为是陋习)。诚然,有眼力价儿是好事,不以自我为中心也是好事,但是总是给别人塞自以为的“好意”则有剥夺对方的选择权的嫌疑,抢买单这种毫无道理地逼对方欠自己人情的行为则更让我无语,可当和我同桌吃饭的人非要和我抢买单,我也不太可能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跟着抢(如果是和同龄人的话我可能还会提出来大家AA,如果我带着我妈对方也有长辈的话就更……)。其实就算是最基本的“茶杯空了给满上”这一点,我也觉得槽点满满毫无意义——为啥我一边吃饭还要一边随时关注你茶杯空了没有好帮你倒?你杯子空了想喝茶你自己倒也不是很难的事吧? 我想我外公应该是很鄙视这种文化陋习的。外婆后来和我说她当时和我外公是偷偷结的婚,近几年非常时髦的“裸婚”——俩人各自偷了户口本去登记的,登记完了家里不知道。并不是因为哪方有谁不同意两人的婚事,而是因为我外公——不希望有人送礼!第一次听这故事的时候我有些无法理解,觉得因为这个理由竟然要偷偷结婚也是画风太清奇了,瞒着父母结婚给父母带来的打击远远超过了几份贺礼的价值啊!(果然,据说我曾祖奶奶听说俩人瞒着自己结婚给气生病了)但后来开始有朋友结婚了,认识的人很多开始讨论“结婚的时候谁给多少彩礼”这种问题后我开始猜想,或许我外公讨厌的不是收礼,他讨厌的是结婚就要备嫁妆这种俗套的习俗。有这样的外公外婆,也难怪能养出我妈和我这对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公举orz 但是后来我们认识了更多人处理更多复杂的事情,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外公外婆这样画风清奇。尤其对于我妈来讲,嫁给了我爹这种传统农村家庭就更需要适应,人情世故整个体系都需要重新学习。当我慢慢了解我在待人接物方面确实需要多学习一个的时候我开始刻意观察周围“会来事儿”的人并记在心里,于是现在慢慢掌握了一些比较简单的技能:吃饭的时候要随时关注大家茶杯空了没有好满上;做客的时候要随时关注主人是否有做家务的倾向,有就起来帮忙做。说话尽量少提自己的事情要多问对方的事情(鉴于我实在无法装做对不感兴趣的事情感兴趣,我决定干脆不说话了)。但我也只会把能记得住的这几件事情当程序一样定期引发。单线程的我没有办法做到在做自己的事情同时,还思考周围其他所有人的需求。可能真的是从小环境单纯,需要我操心别人的事情太少了;也可能是我从小都笃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信条,懒得去理会别人的事但也不希望别人理会我的事。 那么前面说了待人接物很成熟的人会相对显得“成熟”,但怎样才能做到成熟的待人接物呢,怎样才能“有眼力价儿”随时想到周围人可能的需求并提供呢,感觉真的是好需要随机应变能力啊……可能是天生的,可能是经验多了总结的。打个比方就是某些资深蛤丝,不管对方说什么都能quote蛤三篇,好事一颗赛艇坏事图样图森破,有什么变动就是于是我念了两首诗…… 前面写了那么多,确实是想替自己辩解说我真不是幼稚不成熟,我只是个单线程思维又没有应变能力的普通人而已哇……那么问题又来了,我需要更努力学习一下“待人接物”让行为更加“成熟”符合年龄吗?答案看似是肯定的,不管成熟时好时坏,谁都希望能让周围的人感到舒服不是?眼力价儿提高一点总是好的,至少能随时感知到周围人的需求,可是感知到需求后该怎么响应才是真正“成熟”而不只是“中国式成熟”呢?中国的语境下的“成熟”所包括的各种文化陋习已经让我不堪其扰,我又如何愿意将同样的压力施与他人呢。曾经想过也许可以把握一个“度”,在热情的同时不要让人感到有压力……但看现在这状况感觉把握这个“度”实在很难,谁知道当对方推辞你的热忱时只是“客气客气”还是真心厌恶呢。做人真是一门大学问啊。

Advertisements

2016 Review and 2017 Resolution

2015年是我活到现在过的最顺的一年,于是我2015年年末最大的愿望其实应该是,就让时光停在此刻,就让这种生活继续吧,不要改变,一变便糟。 2016年虽然也还不错,有很多个小高潮,但还是证明了一个道理,就是一切好事儿并不会持续太久……只能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2016比我大学那几年过的其实还是爽多了,但是和15年一比就呵呵了= = 前几年我的新年愿望基本上都实现了,而今年却并没有实现去年所有的愿望。一没有中H1B,二没拍到星轨。都挺遗憾的。 我的2016年大概是这么过的—— 一月到三月,平平淡淡,接待了个朋友生了场大病,其他没什么大事儿。四月,自了驾爬了山,虽然照片质量不如之前去夏威夷,但挑战了自己的车技和体能,成就感自然是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五月份没抽中签,基本上就是一个晴天霹雳劈下来,要割舍我二十几年来最棒的生活去适应我并没有选择的re-entry shock,别的事情我不太记得了,就记得某个星期五在电话里和某人哭了两个小时,然后星期六一个人上完陶艺班出来还在大街上淌眼抹泪的时候。 六月份没什么印象了,好像就是开始卖东西啊为回国做各种准备啥的。 七月份还不错,终于有了“我马上就离开纽约了所以该玩的都要玩到”的觉悟,解锁了不少成就:第一次租车,第一次在只有我会开车的情况下自驾(下一步就是一个人自驾了吧?),第一次在美国看病,洗牙,看了曼哈顿的悬日,吃了好多一直想吃但懒得吃的东西,看了ColdPlay演唱会,嗯最重要的是,7.24——和蛋妞合影了哇哈哈哈哈! 八月份基本上就是搬家了,纽约-->弗吉尼亚-->北京,开始了我祖国的绿萝的新生活orz= =九月份一直在找房子+为了房子的事情撕逼,十月份,北京的工作还是没上轨道,倒是hackathon玩的不亦乐乎,连续40小时敲代码不睡觉最终并没有白费,拿个奖我也是激动了半天= =只是依然无法弥补我这把年纪熬夜带来的精神损害…… 11月份基本上只有一个主题就是FANTASTIC BEASTS!!!!!!多的我在之前的文章里我也没少说,这里只说一句我是真没有想到它会让我惊喜到让我去了5次电影院…… 12月份还是很开心的!原因主要是美国的小伙伴一个接一个的回来了。先是菜师傅回来了一周,之后的周末我还一路跑清华去找了喀麦隆王子Blaise童鞋好好喝了几杯叙了个旧。圣诞节,我又发挥了在美国养成的“说走就走”的好习惯,一趟飞机跑到武汉找小涂吃热干面等等各种武汉好吃的(虽然大多我都不记得名字了),仿佛回到大学一样谈天说地交换八卦同床共枕orz,肯定是回国后过的最爽的一个周末了。然后就到了这两天,我也是第一次来到了西安,目前为止吃吃玩玩都心满意足。 说那么多,总结一下就是2016年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回国。如果要对比的话,个人感觉是国内的生活优势是超,方,便!好吃的外卖随便叫,24小时的餐厅楼下就有;劣势就是大家都说的,空气质量问题。不过呢,回国之前我曾以为我不适应的会是手机支付啦,过马路啦,要招手喊服务员,很多事情靠吼啦,等等生活方式问题,结果我适应起来还挺快的,真的是买菜都能扫二维码好方便啊……然,而!非常不适应的一点就是,朋友都不在但长辈到哪都是!刚到北京有我妈朋友各种个给我张罗,去同学家有同学家长,去男票家有男票家长,反而倒是回了家我妈不管我我比较舒服。我也是到了今年我才发现我非常非常抵触过分热情的长辈,老有一种病态心理就是“你们要给我这个给我那个,即使我真的需要也不能收,不能让你们觉得关心我还关心对了”……问题是过分热情的长辈他们也都是出于好意,所以每次我拒绝的狠了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我也知道我有很多朋友对热情的长辈有抵触心理,但好像我自己特别严重,可能是从小想和爹妈平起平坐想疯了…… 好了,新年愿望。鉴于去年的愿望今年没实现,那么今年的愿望我也不想写了,藏心里就好。 那么2017年,好好学习,好好赚钱,好好谈恋爱,走一步看一步吧。

Gfw不能阻止我的文学创作!

估计是因为三个月的时间做一件小事的思想工作确实足够,我原先想象中八月份上飞机肝肠寸断哭成泪人等场景,很幸运的没有出现。回到北京后的生活,虽不至于乏善可陈,但也并没有轰轰烈烈,总之一直过着没有很大情绪波动的生活。 但是有一点让我很不开心的,那就是。。。说好的翻墙更博呢! 翻墙,天天都翻。更博,天天都懒。。。 明明最近有很多事情可以说的。暂时被抛在身后的老朋友。认识的新朋友。生活了一年的纽约。初来乍到的北京。新书的读后感。正在渐渐被我遗忘的六年海漂青春。 仔细想想也许我并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很多事情不敢写。怕我没观察清楚朋友真正的内心世界就妄加推测无形中冒犯朋友(说的好像这事儿我少干了一样),怕写不出纽约的韵味,怕正襟危坐的北京在我笔下牛头不对马嘴。 但是不敢写也要写啊。写出来,顶多细节有疏漏。不写,发生的事情被忘记,就等于白白发生了不是嘛。回忆毕竟还是一笔伟大的财富的,丢了可惜。 好吧,此文其实是预告片。那我保证尽快更新博客。。

人生选择困难症

大学毕业那一天,我爸跟我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以后到底想过怎么样的生活?” 他说大学毕业了,一定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非常重要。可是什么是怎么样的生活?这问题太大了我无法回答。你是说职业方向吗?(我知道我不太想当一辈子的程序员,觉得有机会转型产品经理是个不错的选择。也许以后等到积累够了资金和社会经验,并且如果有什么好的灵感的话,我愿意试试看创业呢,没有的话应该也无所谓。)还是指的是生活方式?(这点我很清楚,比起全身心投入干劲十足的职场生活提升自我能力,我更愿意活的悠闲一些,朝九晚五,煮酒烹茶。)还是说你想问我以后希望赚多少钱?(不好意思我答不上来,我到现在对于钱的概念还是“可以换成多少个冰激凌”“可以买多少张机票”,而宏观理财的概念完全为零)或者是想不想移民?(当然想,我一定要去一个孩子不会被预防针打死的地方。) 答不上这个问题还有个原因是,我是一个很懒也相对容易满足的人。除了被父母掌控的生活以外,命运给我扔什么我就可以要什么,不是很挑——当然,之所以不挑有个原因是,到目前我比较幸运,命运之神好像还没给我扔过什么完全无法接受的厄运…… 一转眼就大学毕业快两年了,而我觉得我的性格和阅历并没有相应的长大两岁。这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因为它说明到目前为止我遇到的人都对我很好,很包容我。之前实习那段时间,我每天下班后除了和有限的朋友的有限的社交时间外,就是努力刷题投简历找工作,不能算充实但也还不错了。现在来了纽约就更是——老朋友聚齐了,新朋友(同事为主)也认识了,各种各样的活动我可以参加,不同味道的美食等我去开发,加上工作还很顺利,我感觉我基本上该有的想有的,目前全都有了。然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我以后到底想过怎么样的生活? 之所以发现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最近开始意识到,目前的我,似乎没有想到任何方法,也没有做任何努力,去追求我“想过的生活”,原因除了我懒得天神公愤以外,也是因为我好像也没有什么“想过的生活”。而一旦我没有一个“想过的生活”,我就完全完全无法预测10年后的我会是什么样。我现在的生活是这样的——早上进了办公室开始敲代码或者和客户撕逼,晚上下班放空脑袋好好吃顿或者去看个电影什么的,到家了随便翻两个小时网页然后睡觉。周末拉上李东玥吃个烤肉。一年放两次年假。 这生活挺好的,可我总觉得,如果10年后我的生活还是这样子,会非常不对劲。而如果不是这样子的话……我有点悲观的认为,命运塞给我的生活,多半不会比这更好了,于是如果我自己不努力的话,33岁的我除了怀念23岁的我一样,在下坡路的人生中找不到任何值得高兴的事情。 我也终于有那么点理解为什么已经工作的人会想回到学生生活。在象牙塔生活里,能够选择的目标毕竟比较有限——“成绩好”“多读书”“劳逸结合”“我不关心成绩但我要努力找份工资够花的工作(这个是我)”“我不关心成绩但我希望能够融入校园生活交很多朋友”“坚决与应试教育制度作斗争!”这些目标也许很难实现,但毕竟都是比较平面化的目标,而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也都相对的简单直接。 所以,我现在还是有点迷茫的——像我这种自认为不挑剔又甘愿被动的懒人,应该如何采取主动?好在23岁依然还年轻,还有时间先慢慢参悟生活再慢慢想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还是要想的,因为它确实存在,并且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照亮或侵蚀全部的我。

I need to blog more often!

我简直无法相信我已经大概三四个月没有写博客了,估计是我最长时间不写博客的记录了。其实经常会瞬间冒出很多想法,会有强烈的倾诉的欲望想要在博客上直抒胸臆,但是一想到要打那么多字就会觉得好……麻……烦…… 说出来不怕看官笑话,我上高中的时候每周最期盼的就是——周末回家上网写博客!若问我的高一高二是怎么过的呢,应该是这样的:周一二三四——构思本周博客内容和标题;周五——回家写博客;周六周日——盯着博客提醒看看有没有小伙伴们来评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在这点上我虚荣心实在是挺强,我的自信有很大一部分是需要建立在存在感上的(说出来我自己都有点鄙视自己了)。 但写博客依然是个好习惯,高中时候的我除了享受这么点存在感意外,能够坚持写博客很大程度上还是享受这个过程的。而现在的我想表达点什么想法,也就是推上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写上两句。这样做的好处是不用等,任何想法都不需要在脑子里憋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才能忘掉。但同时,这个想法不在脑子里憋上几个小时打磨打磨,将它说出来的快感爽感成就感,其实大打折扣。 所以,写博客还是好习惯。多写字的益处,我觉得并不比多读书要差。 好吧,我本来想写的不是这个内容的,结果写着写着发现完全跑题。那么,改个题目,真正想说什么我还是另起一篇文章说吧。。。

未入膏肓

来纽约一个月不到,就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病。 不知道为什么,天气预报上纽约的天气总是比体感要高上那么一些,于是我衣服永远没穿够。上周三出去看房,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天气已经转凉,我虽然披了一件外套但是还是冷的直打哆嗦。第二天醒来就觉得扁桃腺肿大,吞咽很困难。想到周六还要去波士顿周日要参加婚礼,婚礼完了要连夜搭车回纽约,顿时心急如焚。于是在上班擤了一天鼻子后,回家就找住一个公寓的室友要了点药吃。他给了我两种药,每种都是“每日三次每次4粒”。虽然心里觉得这量有点大了吧,我还是乖乖的照做了。果然撑过了一个周末,虽然还是要一直不停的擤鼻涕但是精神头非常好。 但是没有真正调养好就是不行。周二周三又晚上在外面跑了一大圈后,上周末逃掉的头晕,发烧,清鼻涕翻了倍的朝我压了过来。半夜醒了一次,发现鼻子塞住了完全无法呼吸,喉咙由于不停的在帮鼻子呼吸而感到个别干燥,最诡异的是居然不停的有眼泪再往外冒,只好洗把脸擦把鼻子重新入睡。醒来后,本来不想说入职三个星期没到就要请假的于是强撑着上了班,结果到了下午,头晕的连电脑上的字都要看不清了,只得提早回了家,顺便把周五的病假也请了。 这一周因为生病的缘故,不敢吃油炸的西式的,好吃精细的粤菜或者浙菜虽然纽约有很多但可惜我住的地方和上班地方附近都没有。为了健康,也为了比起米饭我真的是更喜欢面条……只好天天点日式乌冬,有些挺好吃的有些就也不怎么样。尤其是最近几天因为病的不想出门,天天都是叫的汤面外卖,就更觉得很没意思——好不容易进城了,却只能吃这些!然后自然的,在这个时候就会想家想朋友,想各种身边能帮忙烧壶水熬碗稀饭的人(现在暂时住在别的地方,自己没有买厨具和食材,不太好意思自己下厨)。摸摸自己烫的可以煮鸡蛋的额头,知道自己肯定是发烧了但是没有温度计无法判断时高烧还是低烧,真的是特别孤独茫然。再加上本来想六月份能够找到个不错的房子入住,结果碰了n个钉子只得改变计划(六七月份暂时住New port,不过那个房子好像很高端的样子),就更有一种——诗意点说就是“寄人篱下的萧索感”,实际上就是“我tm勒个去啊我怎么能这么背”的感觉。 应该说这次搬到纽约,是我适应环境最辛苦的一次。因为生病,因为没地方住,因为第一份工作,因为纽约的快节奏。原因很多。到目前为止住在纽约让我最爽的一点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临时决定逛个街,临时决定会个朋友,临时决定吃个饭——比起小镇里一成不变的生活当然是要有趣的多了。让我最不爽的一点就是,真的不太适合我这个慢性子。我最享受的事情之一就是“躺在床上没事干大睡懒觉”,可是生活在纽约“没事干”会让我有一丝罪恶感。当然我觉得这和我现在住的房子太小了也有关系,居住环境略嫌压抑。希望搬到新泽西以后会好一些吧。 希望我能赶快养好病。早点适应工作,早点找到家早点适应纽约。但是我又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典型的纽约客——我不希望自己那“慢半拍”但是很笃定的节奏,被纽约的快节奏打乱。 噢,有个人明天早上约了我去吃早茶。我和他说我生病了回头再说——希望我能去,毕竟来纽约后我还没吃过早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