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orityQueue

Forever, 1749

每次看到这篇文章https://www.douban.com/note/581877141/ 就会有想写自己大学生活的冲动。 六年前的8月底,我从Roanoke机场下飞机,第一次见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几位新同学新学长。坐上了小面包车,从此被拉往一个时间停滞的地方。 那是1749年的秋天。草坪正绿,落叶金黄,一条一条的白色柱子映着红色的砖墙。抬头看到乔治华盛顿跨着大步如行云流水俯视四方;低头看到绿色大斜坡上金黄色头发的女孩子们抻着大长腿讨论着文学艺术宗教,一身的风华正茂。偶尔有三两个隔壁军校的男生,制服笔挺从画面中小步跑过。 然后大雪一下,瞬间金色的树木绿色的草坪都被银白色覆盖,天地之大只有白色和砖红色相间,偶尔路过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靴子却光着膝盖的勇士。然后,冬去春来,草长莺飞,太阳慢慢升高把浅绿变成深绿色,入夏的时候学生们成群结队的离开回家放暑假。 等过两个月,从Roanoke坐着小面包车回来,迎接我们的又是一个1749年的秋天。 几个轮回后,我从1749年突然快进到2015年(嗯,虽然我是14年毕业的,但在Virginia呆到了15年3月份……)仿佛是在那个平行世界里突然按错一个什么键,瞬间从二次元瞬移到三次元,时间的维度突然的延展开来。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我几个小伙伴,还有1749年多少甩着长腿躺在树下的人们,到底有多么的荒谬——在18-22岁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离开了给“青春”一词赋予意义的第四维度,从现实生活中失踪。 本该是时间流动最快的几年,我们身上的时间突然无处安放。 于是,先是大家开始努力寻找出口逃离这个二维空间。谈恋爱的出双入对上演排列组合狗血剧情,想打入Greek life的人开始学会喝酒装逼高谈阔论,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贵圈真乱”。其实贵圈一点都不乱。只是一群横冲直撞找不到出口的人撞到一起去了而已。 后来经历了一段也许是最黑暗的时期以后,大家与其是慢慢接受了现状,不如说是被现状渐渐消磨掉了自身带的时间这一维度。为什么要为了“融入”而接受我们并不能完全认同的价值观,为什么要为了有人陪伴而爱上一群根本配不上自己的男生,我们已经不需要这些出口了。就连大一时经常被提起的“转学”,慢慢也没人提起了。我们自己慢慢也成为了一群画中人,坐在图书馆小房间里啃着笔头写18世纪男作家女作家的差别,挤在冰激凌店的小桌子边如看客般吐槽前赴后继的往自己身上贴标签的同学们,然后大聊特聊脱离了实际的人生理想爱情。看着每年又有一批人回到现实世界心生羡慕,然后看着又有一批18岁带着青春模样的人,来到了这个二次元,然后一个个开始抑郁然后去找Student Counceling。周而复始。 后来,学士服穿上又脱掉,毕业帽往天上一扬,经历了一段暗无天日的找工作时光后我去了纽约。一切新鲜刺激,在工作中能感到自己一天一天长大。于是,从城市中来的我,就这样又回到了城市里。而那几个1749年的轮回,竟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好像从我的人生中失踪而没有留下任何烙印,一切感觉像个梦,甚至好像不是印象很深的一个梦。 在纽约,我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高高的金发的浑身洋溢着自信的新来的男同事。对,就是那种我完全可以想象在我们学校操场上打球的那种男生。当我们交流曾经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时候我说我学校你不一定知道,Washington and Lee Unviersity. 他说,唉,我知道啊,当年还把我录取了,觉得人太少就没有去。 又一次感觉到美国人选校有先天的文化优势,到底占了多大便宜。但同时,也许是因为对母校的感情吧,心里又有点替他可惜。也就是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明白了我放弃四年青春年华换回来了什么—— 对于从城市中来回城市中去的我,这4个1749年,是一段再也不会发生的,独特的人生体验。 不得不说这个收获算是很大的。但值不值得我赌上四年青春,我……不知道。 在这四年内,我养成最大的爱好是旅行。 W&L令我很欣慰的一点是假期比较多。秋假冬假春假。每次坐着火车离开,都不免有种从监狱中逃出生天的感觉。 每次都要经历非常繁琐的步骤。在Campus Notices上发广告或者看广告,希望能有个顺路的小伙伴给个ride。如果能求到ride的话,坐车45分钟去Staunton的Amtrak站,或者一个半小时以外的Charlottesville Amtrak站坐火车,或者去Roanoke坐飞机。为了省钱,我每次都坐Staunton的火车,隔两天才会有一班,还经常晚点。 然后为了便宜去挤青旅。十二个人的混合间,一进去已经有十一个男的。让作为一个女生的我很悲伤的是,没有一个人回头看我一眼…… 就在这种恶劣的交通条件生活条件下,我去了纽约。费城。华盛顿。旧金山。芝加哥。西雅图。加拿大。墨西哥。古巴。嗯,大学这几年跑过的地方太多,无法每个都想起来了。 每一次的出游似乎都是对闭塞环境的消极抵抗。增长了阅历和勇气和旅行经验和独立经验以后,每次回到Lexington都很可耻的有一种终于回家了可以好好睡觉了的感觉,于是明白了所谓的抗争说到底还是徒劳。 而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我才发现,四年内去了这么多地方的我,竟然没有去Shennandoah Valley National Park. 觉得很可惜,很愧对自己每次认识新朋友说的那句I’m from Virginia. 只有专门回去看看,然而冬天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 毕业以后偶尔和几个关系熟的校友聚会,比如在写这篇文章的10个小时前,我正和曾经的远房学长老刘坐在北京的华茂广场吃晚饭。上次见到应该是两年前。 更别说,十一的时候见到了当年毕业前夕突然人间蒸发的忠臣同学。时光突然倒流回五年前的暑假,他带我穿过成都的小巷子吃啊吃,吃到最后我胃痛不行吞了了健胃消食片算是吃货一天的总结…… 然后还有在纽约的小崔,秋池姐,还有暑假过来实习的学妹,还有虽然没怎么见面但联系不断的小涂,还有零零星星在毕业后还有联系的人。 每次的小聚,除了互相问问现状意外,必然的话题就是回顾那几年,惊讶于它的不真实感,顺便聊聊从二次元回到三次元有没有被吓到。聊起W&L,不是说大家对学校没感情,但吐槽永远是更多的。谁谁谁又depression了,谁谁谁跟你讲是个奇葩哦,谁谁谁以前跟谁谁谁好像有一腿…… 但还是,大家会以一种有点怀念的语气,聊起当年那个幽默风趣的老师,指点江山的同学,一摞一摞不沾地气的美国历史英国文学佛洛依德女权主义,末了感叹一句虽然怎么怎么但是W&L这个教育条件真是无可挑剔……曾经抱怨过无数次的不接地气,因为不接地气引起的各种找工作等等的现实困难,在2016年这个过于接地气的生活中,竟然成为了我们的精神支柱,让我们有底气不消失在芸芸众生中。 (所以真的还是博雅教育好文理学院好哇……) 所以去年看到我们学校居然被经济学人在某个学校排行榜上排到了第一名,心里还是很骄傲的,无法回避的骄傲。但我想不出来有什么可骄傲的。 曾几何时当我还在那个二次元空间里的时候我面无表情的说过,我在这里生活的还不错,但这里真的不是一个我离开以后会想念的地方。毕业后找工作不顺而发现归属感所在,终于证明flag不能乱立,所谓离开后不会想念真是实力打脸。 精神财富很虚无,很二次元,很不贴近现实,不能当饭吃。但是当饭吃饱以后,没有精神财富,人照样是空虚的。 我已经写不下去了。 致敬Lexington。致敬1749年。致敬我那消失在二次元再也回不来的四年青春。 哦还有,其实大学4年居然没有strip the Colonnade,我挺后悔的。

Thread

Gfw不能阻止我的文学创作!

估计是因为三个月的时间做一件小事的思想工作确实足够,我原先想象中八月份上飞机肝肠寸断哭成泪人等场景,很幸运的没有出现。回到北京后的生活,虽不至于乏善可陈,但也并没有轰轰烈烈,总之一直过着没有很大情绪波动的生活。 但是有一点让我很不开心的,那就是。。。说好的翻墙更博呢! 翻墙,天天都翻。更博,天天都懒。。。 明明最近有很多事情可以说的。暂时被抛在身后的老朋友。认识的新朋友。生活了一年的纽约。初来乍到的北京。新书的读后感。正在渐渐被我遗忘的六年海漂青春。 仔细想想也许我并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很多事情不敢写。怕我没观察清楚朋友真正的内心世界就妄加推测无形中冒犯朋友(说的好像这事儿我少干了一样),怕写不出纽约的韵味,怕正襟危坐的北京在我笔下牛头不对马嘴。 但是不敢写也要写啊。写出来,顶多细节有疏漏。不写,发生的事情被忘记,就等于白白发生了不是嘛。回忆毕竟还是一笔伟大的财富的,丢了可惜。 好吧,此文其实是预告片。那我保证尽快更新博客。。

The List

一个迷妹的人生巅峰:邂逅Daniel Radcliffe

7月24日晚上7:30,纽约东村The Public Theater,丹尼尔·雷德克里夫的新剧Privacy准时上演。托常混剧院的朋友帮忙,花80美金的会员价买到了第一排中间的票,得以近距离和我们的蛋妞接触及互动。很巧的是7月23日正是蛋妞的27岁生日,于是我采纳了夜骐的建议,买了一瓶京都念慈菴,附了贺卡放在礼品袋里提了过去,觉得只要他能收到这份礼,我就算心愿已了。 三个半小时后,我双腿发软,一步一步挪出剧院,仍然不敢相信一切都远远超越了我的期望值—— 一、我庄严宣誓我不怀好意的堵门指南 几年前在百老汇看蛋妞的How to Succeed的时候也堵过门,但由于百老汇人比较多(不少没看戏的人提前就去后门排队了),安保也比较严,所以我没抢到任何互动机会。而Privacy因为并不在百老汇,观众和围观群众相对较少,所以堵门能说上话拍上照的概率要大很多。 The Public Theater没有后门,演员和观众是同一个门进出。一开始我以为直接堵在门口会不礼貌就走到后面一点排队,但后来发现安保人员直接在门周边拉了个界限,很多比我晚出来但站在门边的人就站在了第一排,而我赶快往门边跑也只站了个第二排……等的过程中,工作人员还很好心的专门把年龄小的孩子拉到前排的右手边,那时候我还是很羡慕那些孩子的。 之前在百老汇堵门的时候,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始有人尖叫起哄,于是我抱着希望看像门边却发现其实什么也没发生。后来演员终于出来了,但头几个也不是蛋妞,也让我空欢喜好几次。这次体验则好很多——虽然我也踮着脚尖等了半个多小时,但首先没有任何人假起哄,其次是——他是剧组第一个出来的。他一出来,直接走到右手边,先从那些孩子们那边开始签名。等了很久也没看他往左边挪动,我就努力侧头看了一下,瞬间惊呆……他居然和每个人都会聊天,而且会接过每个人,真的是第一排的每个人,的手机并与他们自拍合影。我手里拿了三本playbill,本来觉得只拿一本给他签名就好,但是发现另外一个姑娘直接给了他三本,他真的就把三本全都签了名,我顿时觉得大受鼓舞。 快走到我这边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却只能忍耐着看他和我前面的人一句一句聊天,签名,合影,觉得时间从来没有过的这么慢过。这时候我右边有个姑娘趁他和人聊天的间隙突然喊了一句,Happy birthday。 蛋妞稍微一呆,然后马上笑着道谢。这时候我感到我的机会来了,此时不行动更待何时,要不然我挤在第二排,怎么可能引起他注意呢。 于是我努力从前排两个人头之前伸出拎着礼品袋的手,大喊Happy birthday!此时一起堵门的群众都发出了awww的声音。蛋妞呆了大概半秒钟,显然是并没有想到会有人会给他送生日礼物。我看他喜出望外的拿了我的礼品袋,看着我的眼睛和我说Thank you,然后把袋子递给旁边保安。那一刻我心中简直是😳😍😻🌟💫✨⚡️💥🚀💕❤️❗️🌋🇨🇳!我想顺便请他给我签了名呗,结果他非常慢条斯理有礼貌的和我说,对不起啊,你介不介意我先把前面这个哥们playbill签了,签完了马上轮到你。 我震惊了。我听说过hp圈子的人都很礼貌有涵养,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多半已经厌烦了狗仔队无处不在的跟随和脑残粉们水泄不通的围堵的明星,能够对粉丝们如此谦和有礼低声下气。这种教养涵养甚至让我感到汗颜——他对我们是如此的平和和谦卑,而我却一直在想如何挤开前面的人站到第一排就为了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多少还是挺没教养的。 等到给我签完名以后,我隔着第一排的人问他介不介意来一张合影,他说没问题并马上靠近我准备摆pose,第一排的人也自觉的往两边挤了开来。我手机早已打开摄影模式,把手机递给了他让他来给我们自拍。短短几句对话居然让我忘记了他是那个我多少年来只能在荧屏上看到的哈利·波特,而让我觉得反而更像一个经常就会勾肩搭背出来喝一杯的老友,我虽然有些小紧张小兴奋,但完全没有拘束感。或许是隔着屏幕看了他15年,他早就成为了我的老友吧,我们不是经常说哈利罗恩赫敏就像我们生活中的好朋友一样么。 我想我当时幸福感太爆棚了,以至于之后挑照片发朋友圈才发现,他居然拍了两张。太照顾人了! 二、Privacy无剧透版观剧指南及观后感 纽约东村的The Public Theater是纽约最大的off-Broadway theater,也是最近很火的Hamilton的诞生地。我一直觉得这部叫Privacy的剧在名字叫The Public Theater的地方上演一定是故意的,讽刺意味实在很强。 确切的说这部戏很难有什么剧透,因为本身并没有什么剧情,重点更加在于科普你在网上泄漏信息的1000种方式——你的Google帐号会记住你的名字照片搜索记录并泄露给广告商,黑客可以黑进你的路由器监控你上过的所有网站填过的所有信息,等等。中心思想就是讨论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以及在信息时代人与人之间保持距离是有多么难。 虽然剧情并不出挑,但形式新颖特殊,观众体验非常独特。看戏的体验其实从买票那一刻就决定了,只要你单独买票,那么剧组就会利用你买票时填写的信息在网上人肉你,并且可能会在征求你的同意后,在剧中用到这些信息,并邀请你上舞台与主角进行互动。我看剧的过程中,一共有5个人被选中走上舞台。不过我不确定他们是否都是看戏群众,还是说其中有藏得很深的群演…… 入场的时候自然工作人员会给你发playbill。这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playbill了。 蛋妞在剧中演一个剧作家,为了完成他的新剧本他需要去采访一些人。可是因为他和人交流有障碍,无法鼓起勇气去采访,只得找心理医生求助,并从伦敦来到纽约,准备在美帝热情文化(??此处需要黑人问号表情)的熏陶下试着敞开自己的心扉。那么这位作家在纽约发生了什么呢?嗯……那就请自己进剧院看吧。 心理医生告诉作家,他的生活中有很多观众,而他必须得和他的观众们有所交集有所互动。这里,我们这些看剧的观众则充当了他生活观众的角色。在互动环节中,心理医生经常请大家掏出自己的手机—— 没错,这是一部欢迎带手机入场的剧!是不是和你看过的所有其他剧都不一样? 在互动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进行了各种谷歌搜索,自拍(也给了我很多偷拍舞台的机会),而且还有机会给剧组发邮件……哦对,剧组自己提供wifi 一边用着手机一边和舞台上演员喊话的感觉,想象一下,是不是很爽? 然后之前听说还有一个彩蛋——斯诺登将会出镜。很遗憾,个人感觉斯诺登的出场既没有推进对于剧情发展,也没有深化主题,总之只是来打了个酱油。不过还是放个图,毕竟人家长得蛮帅的: 斯诺登这一段情节也算是本剧缺点的集中表现——对于主题的探讨流于表面和形式而不够深入。不过鉴于本剧的试验性质,未来发展空间还是非常大的,之后一定会有类似形式但是主题更深入的剧出现。我想既然现在所有人都用智能手机生活了,那么用智能手机看的剧怎么会不很快流行起来呢? 番外篇:安利一发Swiss Army Man 这是蛋妞的奇葩新电影,本片导演Daniels获得了今年圣丹斯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故事讲的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哥们Hank(Paul Dano饰)被困荒岛,碰到了一句能说话能放屁的尸体(蛋妞饰),于是一活一死一起走上漫漫回(搞)家(基)路的故事。 首先我要郑重声明,请千万不要把Swiss Army Man翻译成“瑞士军人”。正确的翻译应该是“瑞士军刀人”!Swiss Army本身含瑞士军刀的意思,至于为什么要这么翻译,我想大家看看预告片就清楚了——蛋妞演的“活尸”Manny的身体简直和瑞士军刀一样无所不能,能砍柴能喷水能点火,甚至还能当指南针用! 电影的设定和情节毫无逻辑可言,甚至无法自圆其说,主题思想又感觉前后矛盾。我之所以愿意五星推荐,是因为里面的情感渲染太棒了!虽然整部电影以搞笑怪诞为基石,但是我作为观众,居然能够在两个小时里每一秒都感到温馨欢乐的同时又感到悲伤苦涩孤独,以前很少能同时感知如此自相矛盾的情绪。 基情的烘托应该是本片的点睛之笔。按照设定来讲,这两个人应该都是直男,共同爱好之一就是看美女。但是两个人一路上互相依赖,Hank为了让尸体君心甘情愿帮他,总是和他细细描绘在人群中生活那些温暖而美好的情愫——朋友们喝酒开派对狂欢,一个人戴着耳机坐公交车静静的看着喜欢的姑娘上车下车,这都是尸体君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讲到情深处他甚至开始还原现场,两个人拿树枝搭出了类似公交车的形状,两条树藤当作耳机,假装听音乐看风景。在和尸体君一起体验人间美好的过程中,Hank对他产生了微妙的感情,甚至比基情还要更隐晦和深远……每次想到这儿我就很可怜他——好好一个直男,被一具尸体掰弯了,而且尸体居然还是直的! 最后结局的画面特别美——夕阳,海滩,尸体放着屁一骑绝尘,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

The List

没抽中h1b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标题果断的知乎体。是的,我确实在知乎上看到了这个问题,其实很想凑个热闹去回答一下。但终究,我想这个话题我还是写到博客上比较好。这终究是一种私人定制的体验,太主观,太多个人情绪在里面,而且不亲自体验,真的无法想象。 我应该是比很多人要幸运了。一来我公司靠谱,可以保证让我回国一年后再把我接回美国。二来我家条件也不差,让我啃老一年或者接着读书并不会有经济上的负担。三来就算我拼死了要留在美国,我还没有硕士学位,接着读个书也不算亏。所以说,比起很多没有退路的同学们根本不敢直视抽不中的可能,我应该说是老早就列好了b计划c计划d计划,应该说,已经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 但当别人开始一个个报喜的时候,当immigration girl上预计我基本没有希望了的时候,我情绪上受到的打击却令我始料未及。粘人,怕孤独,精神恍惚,动不动就想哭,害怕未来害怕挑战又毫无自信,我现在仿佛退化为我14岁的时候了。 意识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妈呀。我要回国了。我不能每两个月就见到一次我男朋友了,怎么办呀! 这个想法慢慢也算是克服下来了,毕竟其实只要我和他肯花功夫多坐两次国际航班的话,三个月见一次还是做得到的。下一个袭击我的是re-entry shock. 慢慢还泛上来一种近似乡愁的情绪,那就是——我实在不太舍得美国。这听上去可能有点崇洋媚外的嫌疑,我也并不觉得美国一定就比中国好或者中国就比美国好。只是,不能否认地球两端,文化不同习惯不同,处事方式也不同。而让我改掉这些好不容易养成的适应这边的文化和生活的习惯,甚至要开始努力养成一些截然相反的习惯,我心理上很抗拒的。 最重要的是,虽然我高中毕业后才出国,和很多高中就走的朋友比算晚,但是我所有成人必要的生存技能都是在美国学会的。做饭,开车,税务,保险,租房,出行,理财,求职,赚钱,等等等等。小事包括找餐馆使用Yelp/4sq,打车用Uber,火车坐Amtrak飞机看Kayak这些,都是在美国慢慢掌握的技能。我还记得上次回国的时候,看着我妈用去哪儿买机票,带我出去吃饭每次吃完了开大众点评找团购券,诸如此类,我看的简直眼花缭乱,觉得她好像在变魔术一样。 总之,我从来没有作为一个大人在中国生活过。心里有期待,但更多的是害怕。也因此,我对自己的退化觉得失望又可笑:18岁的那一年我自个拎个大箱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来闯美利坚了。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自信而又勇敢啊,为什么现在反而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畏手畏脚的了? 异地恋和re-entry shock. 这些都是剧变的生活所带来的挑战。对于不能逃的挑战,我只能战战兢兢地说一声,challenge accepted. 而必须离开美国的失落感,却给我的情绪造成了我未曾想象的刺激。 就像我之前说的——即使美国万般不好,生活不方便,存在歧视问题,朋友比国内更难 交,饭菜不好吃服务质量差(当然,以上说的都是弗吉尼亚),因为身份问题所以各类行动受到限制——但它给了我我从小一直想要的,自由而独立的成人生活。成 为自己的自由女神,一开口便是一段独立宣言。因此可以想像,我对弗吉尼亚(成人第一站)和纽约(职场第一站),都有着很深的归属感,应该不输于我对2010年时的深圳的归属感。 然后去年4月份我去广州美领馆更新F-1嘛,当时pp说,你在美国那么久了来美国居然还需要办签证,美国应该想让你来就让你来。诚然,呆了很久的人就可以随便来这个逻辑本身并不对,但是它非常形象的体现出了我这段时间感受到的心理落差——几年的时间我对美国的归属感慢慢赶上甚至可能超越了我对深圳的归属感,我觉得这里是我的家。然后现实给了我一拳,说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你就算这里脱了裤子爬到床上,这里也不是你的家。 每次心情一差,就会因此开始难过,需要嗓子咽一下,才不会哭出来。 嗯,感性的部分应该就差不多这样了。其实也是有学到一些东西的。 学到的一个东西是,放宽视野的话,其实人生有很多很多机遇。我仿佛是一直走在大马路上准备走到地平线那个终点,结果马路封路了。这时候我才会注意到,周围有很多小岔路,似乎到的是同一个终点,而且说不准风景还更好。 学到的更重要的东西是,对自己的命运的主动权,终究可以且应该牢牢握在自己手上。只要知道要去哪,一两个“人生转折点”根本无法阻拦。我看到很多人对于抽h1b不中的感慨是“自己不能决定自己命运”的无力感,也许因为我运气好选了好专业进了好公司,但是我认为,认为一次抽签就能改变自己命运的,那纯粹是扯淡。我相信,在你有了明确目标的那一刻(即使目标就是在美国工作),那么“如果抽签不中我怎么达到目标”这个问题和它的各种答案会立即应运而生。在你开始考虑这些答案的一瞬间,你就把主动权夺回了自己手中。 最后,我还是要和所有这个局中的失意者一样,狠狠的吐槽一下这个扯淡的抽签系统。也就是在抽签前不久,我还是很圣母的觉得,要移民美国的人那么多而美国能接受的移民毕竟也有限,所谓的抽签制度也是在所难免。而轮到自己了,才发现这个制度实际上有多么扯淡多么不公平——在这个局中,最有能力和最努力的人,并不一定能赢过那些没能力不努力或甚至不需要这个签证的人。如果一定要设一个移民人数限制,也许可以让工作难找点,工资要求高一点?写完以后我意识到这也会造成很多不公平。算了。 到此结束吧。其实我还打算再等5天。虽然希望渺茫,但还是默默的希望,也许能等来好消息。共勉。

Thread

人生选择困难症

大学毕业那一天,我爸跟我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以后到底想过怎么样的生活?” 他说大学毕业了,一定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非常重要。可是什么是怎么样的生活?这问题太大了我无法回答。你是说职业方向吗?(我知道我不太想当一辈子的程序员,觉得有机会转型产品经理是个不错的选择。也许以后等到积累够了资金和社会经验,并且如果有什么好的灵感的话,我愿意试试看创业呢,没有的话应该也无所谓。)还是指的是生活方式?(这点我很清楚,比起全身心投入干劲十足的职场生活提升自我能力,我更愿意活的悠闲一些,朝九晚五,煮酒烹茶。)还是说你想问我以后希望赚多少钱?(不好意思我答不上来,我到现在对于钱的概念还是“可以换成多少个冰激凌”“可以买多少张机票”,而宏观理财的概念完全为零)或者是想不想移民?(当然想,我一定要去一个孩子不会被预防针打死的地方。) 答不上这个问题还有个原因是,我是一个很懒也相对容易满足的人。除了被父母掌控的生活以外,命运给我扔什么我就可以要什么,不是很挑——当然,之所以不挑有个原因是,到目前我比较幸运,命运之神好像还没给我扔过什么完全无法接受的厄运…… 一转眼就大学毕业快两年了,而我觉得我的性格和阅历并没有相应的长大两岁。这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因为它说明到目前为止我遇到的人都对我很好,很包容我。之前实习那段时间,我每天下班后除了和有限的朋友的有限的社交时间外,就是努力刷题投简历找工作,不能算充实但也还不错了。现在来了纽约就更是——老朋友聚齐了,新朋友(同事为主)也认识了,各种各样的活动我可以参加,不同味道的美食等我去开发,加上工作还很顺利,我感觉我基本上该有的想有的,目前全都有了。然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我以后到底想过怎么样的生活? 之所以发现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最近开始意识到,目前的我,似乎没有想到任何方法,也没有做任何努力,去追求我“想过的生活”,原因除了我懒得天神公愤以外,也是因为我好像也没有什么“想过的生活”。而一旦我没有一个“想过的生活”,我就完全完全无法预测10年后的我会是什么样。我现在的生活是这样的——早上进了办公室开始敲代码或者和客户撕逼,晚上下班放空脑袋好好吃顿或者去看个电影什么的,到家了随便翻两个小时网页然后睡觉。周末拉上李东玥吃个烤肉。一年放两次年假。 这生活挺好的,可我总觉得,如果10年后我的生活还是这样子,会非常不对劲。而如果不是这样子的话……我有点悲观的认为,命运塞给我的生活,多半不会比这更好了,于是如果我自己不努力的话,33岁的我除了怀念23岁的我一样,在下坡路的人生中找不到任何值得高兴的事情。 我也终于有那么点理解为什么已经工作的人会想回到学生生活。在象牙塔生活里,能够选择的目标毕竟比较有限——“成绩好”“多读书”“劳逸结合”“我不关心成绩但我要努力找份工资够花的工作(这个是我)”“我不关心成绩但我希望能够融入校园生活交很多朋友”“坚决与应试教育制度作斗争!”这些目标也许很难实现,但毕竟都是比较平面化的目标,而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也都相对的简单直接。 所以,我现在还是有点迷茫的——像我这种自认为不挑剔又甘愿被动的懒人,应该如何采取主动?好在23岁依然还年轻,还有时间先慢慢参悟生活再慢慢想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还是要想的,因为它确实存在,并且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照亮或侵蚀全部的我。

Thread

I need to blog more often!

我简直无法相信我已经大概三四个月没有写博客了,估计是我最长时间不写博客的记录了。其实经常会瞬间冒出很多想法,会有强烈的倾诉的欲望想要在博客上直抒胸臆,但是一想到要打那么多字就会觉得好……麻……烦…… 说出来不怕看官笑话,我上高中的时候每周最期盼的就是——周末回家上网写博客!若问我的高一高二是怎么过的呢,应该是这样的:周一二三四——构思本周博客内容和标题;周五——回家写博客;周六周日——盯着博客提醒看看有没有小伙伴们来评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在这点上我虚荣心实在是挺强,我的自信有很大一部分是需要建立在存在感上的(说出来我自己都有点鄙视自己了)。 但写博客依然是个好习惯,高中时候的我除了享受这么点存在感意外,能够坚持写博客很大程度上还是享受这个过程的。而现在的我想表达点什么想法,也就是推上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写上两句。这样做的好处是不用等,任何想法都不需要在脑子里憋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才能忘掉。但同时,这个想法不在脑子里憋上几个小时打磨打磨,将它说出来的快感爽感成就感,其实大打折扣。 所以,写博客还是好习惯。多写字的益处,我觉得并不比多读书要差。 好吧,我本来想写的不是这个内容的,结果写着写着发现完全跑题。那么,改个题目,真正想说什么我还是另起一篇文章说吧。。。

PriorityQueue

除夕例行篇

又到了一年黑魔王生日也就是12.31了。2015年实在是近几年中最顺利的一年,找到工作搬了家,谈恋爱,交了新朋友同时和旧朋友交集也频繁很多,想去的西藏夏威夷都去了,最神奇的是终于见到了十年来关系最好却一直没见过的网友第一名第二名。。。从初二就心心念念想见面的两个人儿啊,居然在同一年这么见到了。 去年今天我许了以下愿望: 1.找到一份可以给我办H-1B的全职工作:Check.在贵司工作真是蛮开心的,觉得找了那么长时间工作还是挺值! 2.参加李东玥的毕业典礼,用行动来讲一讲“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故事:Check.虽然后来被Spirit Airline坑了…… 3.回一次深圳:Check. 4.实现第3条后,给我妈做一顿饭:Check,四月份蒸了个鸡蛋羹,本来以为之后就没机会了,结果10月份来纽约,如愿给她做了碗汤面~ 5.和菜师傅继续相亲相爱相杀且不被宠成公主病病患:Check…虽然越来越有公主病驱使了。人类的劣根性啊,就是会慢慢对把其他人对自己好作为理所当然,尽管他其实没有任何义务为你做任何事情。道理都懂但是实现起来需要毅力,同志仍需努力orz 于是今年今天,我再许下2016年愿望: 拍星轨 在我的国家公园pass过期之前自驾以下线路:Yosemite — Death Valley — Las Vegas — Bryce — Zion — Antelope Canyon 继续和菜师傅继续相亲相爱相杀且不被宠成公主病病患 ……好吧这个比较俗,那就是抽中h1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