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颦儿 一本江湖

很久前师黍给我推荐了一本古龙,叫《欢乐英雄》。我俩都是金庸迷,习惯了金庸的壮观,可能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偏见觉得古龙有点小清新。所以他会给我推荐古龙的书多少让我有点怀疑,于是决定去读一下这本书。这本小说确实很有意思,非常无限制的理想化。四个人个性迥异但三观相似的人,莫名其妙地住到了一起,成为了互相完全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却都能毫不犹豫为彼此卖命的神交。这种理想境界的友谊《水浒传》自然也写过,却由于梁山泊人数太过庞大,等级太过明显,而令人觉得有生硬之感。这样的友谊,也许生活在现实世界的我们无法拥有,但总可以追求。其实我想说的,是郭大路和燕七。是郭靖和黄蓉。是所有武侠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因为当读了基本武侠小说以后,我发现其实每本书的女主角其实都是——林黛玉。也有很多像湘云。或者是妙玉。偶尔有探春熙凤秦可卿。基本没有薛宝钗。所以说其实林黛玉才是中国萝莉的鼻祖啊! 看每本武侠小说的女主角和男主角斗嘴斗气,都像“俏语谑娇音”;每次女主角露小儿女娇憨态,都像“春困发幽情”。总之,我每每看红楼,都会想到金庸;每每看金庸,都会想到红楼。想来,这些大侠们写女子的笔法,都是和雪芹学来的吧。总是想,如果林黛玉是武林中人,如果林黛玉没有遇到贾宝玉,机灵睿智,充满书卷气,又置功名利禄传统礼法于不顾——她可能会变成黄蓉吧? 又不知道我再写什么了。闲下来了,我应该去重读红楼梦。

词汇短缺

每当我发现我大脑中来来去去只有“数组,二叉树,链表,节点,堆栈,队列,递归,迭代,dynamic programming”几个词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该写个博客换换大脑了。应试教育虽然最为公平,但是对大脑尤其是右脑的伤害,基本不可逆。 还记得初中的时候听说过一个方法“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创造力”,这个方法我至今记得并认为无比靠谱——一个人觉得自己有创造力他就一定有创造力,一个人觉得自己没有创造力,他就没有创造力。而我是,15岁以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有创造力。15岁以后,我认为自己曾经有创造力,但现在基本没有了。 因为我和这个社会一样急功近利——初中希望高中能上好学校,高中希望有大学录取,大学毕业希望快快有工作——我选择了应试教育(也就是刷题)的方法来达到目的。因为它确实是速度最快的方法,且不易出错。几个恶性循环下来,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创造力。我初中的时候为之自豪且珍惜的创造力,在现实压力面前,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2004年深外初中部的选拔考试题是这么写的:答对加分,不答不给分,答错倒扣分。并且当时的广播里还强调了很多遍。其中一个一起去考的小学同学是个海归,实力很强,最终却无奈落榜。就是因为考试前被太多老师教导了太多次“不会就乱涂可能能蒙对”……想必,现在的我,也差不多就这样了。 (脑洞开一开有助于增加词汇量,欧耶)

风花雪月和柴米油盐

这个月过得很是不爽。和自己不爽和男票不爽和leetcode不爽和所有的HR还有求职论坛都不爽。总之就是我这些年来的负能量全都聚焦到此刻了。一开始不爽是——我拼了老命刷题啊找空缺还电话HR(三年做Phonathon的经历并没有治好我的电话恐惧症),为什么就没有一家公司愿意哪怕给我个面试呢?尤其是每天在水木和一亩三分地上面都能找到一堆人给内推,结果内推了还什么信儿都没有。我只能说对这个连内推都不管用的职场沮丧至极了,然后就不停的在想如果我简历漂亮点,读书努力点,在校成绩好一点,学历高一点,再搬家搬到湾区或西雅图的话,(此处是忽略白日梦数个)。后来也算是有4家公司回了我邮件愿意给我一个初试,但恰逢那个时候我又开始不停的跑DC,一边跑一边路上还想着二叉树找节点之类的问题,坐地铁的时候手上都拿着笔和草稿纸。于是乎我身心疲乏,每天到了晚上就开始丧着脸说“好累啊好累啊”。虽然并不后悔大学四年来不努力打基础刷题而选择了“活在当下”,但是出来混总要还。欠了四年的负能量我现在得慢慢还,也不知道是还得上还是还不上,而我也懒的改善自己的心情,就任由自己的情绪这么自甘堕落。结果昨天上午有一家我申了实习的NPO给我发邮件,看样子是有希望了。其实也没觉得有多兴奋,但突然不烦了也不累了,我又变回我一直以来没心没肺正能量爆棚的样子了,开始风花雪月起来了,你看我还发这么长一博文。同时我肯定没有继续放弃刷题,毕竟能去湾区或西雅图总比窝在Cville想着10周后怎么办来的好。主要是这个真的只能是“有希望了”,完全八字没一撇的;就算最后真的下offer letter,也只是个10周的实习,10周后的日子还是不知道会是咋回事儿。所以根据以上我得出的结论是你必须保证柴米油盐才能保证风花雪月。其实我觉得能得出这个结论我挺羞耻的,因为我长时间以来一直相信并追求没了柴米油盐也能风花雪月,毕竟你再怎么饿你的大脑你的灵魂都还没丢的嘛。所以我收回刚刚的结论再下一个:对大多人的大多时候来讲!我没有地图炮哦!你必须保证柴米油盐才能保证风花雪月。我很佩服能够没了柴米油盐也能风花雪月,或者是能把柴米油盐变成风花雪月的人。我也在努力追求这样的境界,而且其实我曾经做到过。大二有段时间我银行账户里面只剩15美金,虽说学费生活费家里已经提前帮我给了,但当时刚好赶上我要去芝加哥和纽约……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疯狂的找校内的工作,最后在Phonathon的截止日期当天看到了广告,递交了申请,面试,被录用(以上四件事发生在一小时之内);还有那次在古巴和小崔,俩人饭都吃不饱,但玩儿的质量基本不影响。我也有不少朋友从来不把“没钱”当回事儿,没钱照样有没钱的玩法。当然你可以说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穷过,但我觉得从小没有心理上的物质匮乏感的人们,似乎都不那么怕穷。当然太穷也不行,我可以忍受住小房子睡硬板床,但是脏的毫无文化的地方我还是不愿意住的。所以再次总结和剖析一下就是,没钱是不影响我风花雪月的。真正影响我风花雪月的事——周围人都独立了,我TM还要啃老到什么时候啊好丢脸啊啊啊啊啊。可能从小时候到现在都一直在被照顾而没有照顾过别人,所以我心理上真正匮乏的,不是财产或地位,而是自力更生的成就感。好吧这篇完全碎碎念了= =PS:为了实践我的“风花雪月”,我决定之后写博文的时候尽量找回点高中的感觉,雕琢一下文字,让文章美一点别这么白话连篇的。